content->殺死了這韓蕭子,整箇中國大區都陷入了震動之中,之後的幾天韓蕭子也不敢跑出來殺人練級了,而陳英等人也依靠在宋國得到的經驗直接升級到了七十五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雖然各國的大勢力都不在出國殺人練級,但是一些不知名的小團隊卻開始了投機取巧,六國都是一片混亂,外敵的數量比任何時候都要多!

三天的時間已經靜靜的過去了,遊戲了一整天,陳英下線退出了遊戲。

方纔洗了一把臉,準備下樓吃飯,陳英的房門卻響了起來。

“誰來了?明天就訂婚了,昕兒那小妮子不會今天還跑來吧。”聽著這敲門聲,陳英無奈的笑了笑。最近與陶昕的感情越來越好,陳英覺得自己很幸福。

擦了一把臉,陳英趕忙跑過去開門。

“大哥!?”看著門外站著的人,陳英驚喜的喊了出來,這些天太忙了,光想著練級,竟然忘記了這一次訂婚陳嘯要過來陪自己,作為自己的家人代表參加這一次的訂婚。

“臭小子,自己叫我來,竟然也不打個電話問問我啥時候到,也不說接一下。”錘了陳英一拳,陳嘯笑罵出聲。

“不好意思大哥,我錯了,這幾天真的忙暈了,快點進來吧。”抱歉的陪著笑,陳英想要將自己的大哥迎進屋子。

擺了擺手,陳嘯製止住了陳英的動作,“今天不進去了,走吧,狼在下麵等咱們,去吃個飯吧,我訂了房間,今天不住你這裡。”

看著陳嘯確實冇有進去的意思,陳英也點頭出聲,“好,我穿件衣服,大哥你等等。”

“嗯,你去吧,我去叫狼,咱直接去大廈門口見。”拍了拍陳英的肩膀,陳嘯轉身走下了樓。

快速的跑了回去,陳英抓起一套衣服換在身上,轉而跑出了屋子。

海星大廈之下,三個人在一起聚在了一起。並不是什麼講究排場的人,都是生死裡打滾過來的人,隻要不是軍用乾糧和壓縮餅乾,無論是什麼東西這三人都覺得很好吃。

隨便找了一個館子,三個人坐在了一起。

“明天就訂婚了,雖然父親冇有來,但是他也並不反對這個事情。老二,我祝賀你。”三個人喝酒都是按瓶子算的,一上來就是三捆拚酒,一人一捆。打開一瓶,陳嘯對著陳英舉起了瓶子。

“謝謝哥,謝謝老狼,謝謝你們了。”從小一起訓練,很多戰友都在訓練中死亡了,陳英,陳嘯,狼,這是那一支隊伍之中最強的三個人,就是彼此關係最好的三個人。

瓶子撞在了一起,陳英的眼角也微微有些紅潤。

喝下一瓶酒,陳英默默出聲,“大哥,你也會幸福的,明天我們一起去,看看我給你介紹的那個女孩子。”

聽過陳英的話,陳嘯的臉上忽而浮起了一絲靦腆,“明天再說吧。”

已經與狼談過這件事情了,兩人都覺得這事情相當靠譜,對視一眼,兩人臉上都浮起了一絲笑容。

“英,你在遊戲裡的抓緊啊,綜合地圖開放了,你要把隊伍趕快拉起來,起碼的要有一個五千人以上的超級團隊。隻有這樣,你們才能在綜合地圖之中站住腳。”看著陳英,陳嘯囑咐出聲。

“嗯,我會注意的,現在我手下已經有兩千多快三千人了,技術力量都不錯,訂婚以後我會在擴張一次,把人數拉夠的同時也會抓好訓練。”點了點頭,陳英出聲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除了這個,我以前交代你的事情你也要多留心,早點和陶小姐商量一下吧,孩子的事情不能拖了。”吃著菜,陳嘯隨意的言語。

臉色也變得有些發紅,這事情怎麼說呢?雖然陶昕也對自己表示過,兩人訂婚,一些親密的事情她也就不會在抗拒了,但是孩子那是說來就來的麼?總不能對陶昕說,‘昕兒,咱努力奮鬥一下,生個寶寶吧?’。

要是真這樣說,恐怕自己也的被陶昕一腳從房間裡踹出來。

“總之你抓緊就對了。”看著陳英靦腆的樣子,陳嘯也不在逗他,對著陳英舉起了瓶子。

“喝酒,喝酒。”搖了搖頭,陳英也舉起了酒瓶。

一夜的時間,三人起碼喝掉了快40個啤酒,半夜兩點多才紛紛回到自己的住處睡下。

明天就是訂婚了,想著陶昕,陳英臉上露出了一個溫柔的表情,緩緩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陳英一直睡到下午三點纔起來,好久都冇有好好睡上一覺,這一覺算是把最近缺的睡眠都補充回來了,今天是自己的大日子,陳英隻覺得自己已經精神百倍了。

起身洗漱,陳英換上了那一套陶昕為他準備的白西裝。

“老二,走了,我和狼在下麵等你了。”門口,已經準備好的陳嘯叫著門。

“嗯,來了。”強行壓下了心中的震動,陳英裝起了早已經選好的首飾盒子,打開了房門。

今天的陳嘯也是一身黑色的西裝,顯然已經整理過儀容,陳嘯也是一身的挺拔英姿,與陳英站在一起,一黑一白,還真有些範兒。

一起下樓,陳英立刻看到了倚在一亮奧迪車前蓋兒上的狼。

“你這車不是偷的吧?”想起前一次營救陶昕時候的狀況,陳英打趣出聲。

“就是偷的,你今天不也是偷陶家的女兒出來麼?咱索性就一偷到底。”哈哈大笑著,狼也打趣出聲。

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鑽進了車子。

陳嘯也轉而上了車子的前座,一輛奧迪就這樣靜靜的開了出去,駛向了郊區的陶家彆墅。

晚上五點半,車已經到達,陶老爺子竟然親自等在門口迎接了,看到站在那裡的老者,陳英連忙下車。

“陶爺爺,怎麼能勞煩您親自出來呢?”快步走過去,陳英有些恐慌的出聲。

身後,陳嘯也下了車,快步走了過去,雖然腿腳有一點點不方便,但是陳嘯卻依舊如陳英一般的瀟灑,甚至還要比陳英顯得更加穩重可靠。

“陶爺爺你好,我是陳英的哥哥,我父親有重要的工作,今天隻能我代表家裡過來了。”握起了陶老爺子的手,陳嘯出聲道。

“不礙,不礙,這一次訂婚就是一家人的一個小儀式,陳先生不能來,我也不怪他,快進來吧。”其實等在這裡,老爺子就是想看看陳英的這個哥哥是個什麼樣的人,到底能不能為陳英做這個主。

現在看見了陳嘯,老爺子心中的疑惑已經完全解除了。

互相客氣一番,幾人一同進入了陶家的客廳之中。

進入溫暖的客廳,陳英立刻看到了穿著一身白色禮服的陶昕,今天的陶昕化了淡淡的狀,頭髮盤了起來,白色的禮服襯托著少女苗條的身段,美到了極點。

此刻的陳嘯也有些呆滯了,而令他呆滯的卻是陶昕身邊那個穿著紅色禮服的絕美女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