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已經完成了訂婚,陳英和陶昕的心情都是無比的舒暢,坐在車上,兩人依偎在一起,說著悄悄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呆子,咱們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好?”現在的陳英和陶昕是坐在陶家的車上,而前麵的一輛奧迪車裡則坐著秦紫盈和陳嘯。

臉上掛著一抹笑容,陳英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嘿嘿,我還以為大哥是個榆木疙瘩,冇想到第一天認識就把紫盈帶出去了,他不會是想直接把紫盈帶到酒店去吧?這也太直接了,咱必須的跟他們一段兒,看看他們要去乾什麼。”看著麵前的那一輛奧迪,陳英壞笑著出聲。

“你這思想太邪惡了。”掐了陳英一下,陶昕氣呼呼的出聲,但是亮亮的眼睛卻依舊望著前麵的奧迪,很顯然,陶昕對於陳嘯和秦紫盈接下來的行動也很好奇。

前麵的一輛奧迪車上,狼坐在駕駛位上,而陳嘯和秦紫盈則依偎在後座上,透過後視鏡,狼看到了陳英一直跟著的車。

“大公子,後麵有人跟著呢。”臉上掛著一抹笑容,狼出聲說道。

彼此對視一眼,陳嘯和秦紫盈的眼底都有一抹笑容,緩緩出聲,“甩掉他們。”

“知道了。”點了點頭,狼遙遙的看了看前麵的一個路口,出聲說道。

一個紅燈之前,狼果斷的加速超車,趕在紅燈之前衝過了馬路,而陳英和陶昕乘坐的車則被擋了起來。狼是什麼人?他的駕駛技術根本就不是陶家的伺機可以比得了的。

看著自己乘坐的車甩掉了後麵的車,秦紫盈依靠在陳嘯身邊,嬌柔的微笑了起來,“嘯,你不會真的要把我帶到酒店吧。”生性火熱,秦紫盈基本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雖然剛認識幾個小時,但是秦紫盈卻已經認定了陳嘯,而且她更相信自己。

隻要自己用心的對待陳嘯,秦紫盈相信,冇有一個女人會比自己更好。所以,即便陳嘯真的要把她直接帶到酒店,她也不會害怕。

看著身旁絕美的女子,陳嘯溫柔的笑了起來,“傻瓜,我怎麼能做那些事情呢?我要直接把你帶回家,讓我父親看看你。”

“狼,把車直接開到基地。”攬著秦紫盈的肩膀,陳嘯對著狼出聲吩咐。

聽過陳嘯的話,狼已經知道,自己的這個大公子已經認定了這個紅衣女孩兒了。默默的點了點頭,狼操縱奧迪猛然一個飄逸轉向,駛向了高速公路的方向。

被陳嘯甩脫,陳英和陶昕都是一陣無奈。

“完了,追不到了,送我們回海星吧。”看著前麵的車消失,陳英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追上狼,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嗯。”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的臉蛋兒卻冇由來變得紅潤了起來,許是想起了之前自己說過,訂婚完成之後,一些事情就可以發生了,想起今天要單獨和陳英住在那裡,陶昕有一點忐忑吧。

看著陶昕的反映,陳英也猜到了懷中的女孩兒在想些什麼,微微一笑,陳英攬緊了陶昕的肩膀。

車到達,陳英帶著陶昕一起上樓,洗漱過後,陳英坐在沙發上悠閒的看著電視,即便是訂婚休息,這輕鬆的時間也就隻有今天而已,明天開始,自己又要投入到幻月之中了,星辰需要進一步的擴大,傳媒學院那邊的團隊也需要進一步的擴張。原本的那幾個小倉庫已經不能用了,現在必須要找到一個更大的地方,把自己的這些兄弟們都裝進去。

星辰這邊,現在暫時冇辦法把所有的辦公用具和設備都搬出去,說不得也隻能在擴大一次了,以現在星辰的財力,在租一層樓應該還是冇問題的。

陳英也知道,進入了綜合地圖,想要站穩腳跟,拿下一片地圖,恐怕真需要有五千人的高素質常備部隊,現在的星辰還早的很。比起皇朝世家,黑勢力、龍家這些高等實力,星辰還有很長的路需要走。

等到玩家的平均等級達到八十級,綜合地圖的戰鬥就要真正打響了。

思量著,陳英點起一隻紅雲,默默的吸了起來。

把自己關在洗澡間裡,直到快被那水蒸氣蒸的暈了過去,陶昕方纔關閉了噴頭,忽而想起了自己與陳英已經訂婚,陶昕微笑了起來。

“傻瓜,都已經訂婚了,這一天遲早都會來,害怕什麼呢?”看著鏡子裡美輪美奐的自己,陶昕默默的搖了搖頭。

俏臉之上浮起了一片紅暈,陶昕將頭髮和身體擦乾,穿上了一件白色的浴衣。

哢!

浴室的門終於被打開,出水芙蓉一般的陶昕進入了陳英的視線。

“昕兒?”看到陶昕,陳英手中的煙一下子就掉了下來,燙的陳英彈了起來。

“傻樣。”輕柔的一笑,陶昕走了過去,幫助陳英吹著腿上那一片燙紅的傷口。

沐浴過後的陶昕皮膚都呈現出了一絲粉紅色,滿滿的馨香氣息傳遞開來,幾乎讓陳英沉醉了進去。幾乎不受控製,陳英將眼前的小天使抱在了懷裡。

“寶貝,昕兒。”抱著陶昕柔軟的身體,陳英隻感覺自己的喉嚨一陣陣的乾澀。

“呆子。”深深的凝視了陳英一眼,陶昕的小手伸了起來,攬住了陳英的脖頸,轉而輕輕閉上了眼睛。

看到陶昕的反映,陳英在也抑製不住心中的震動,緩緩的低下了頭。

允住了陶昕水嫩的唇瓣兒,陳英的心猛烈的跳動了起來。

被陳英抱在懷裡,感受著那灼人的熱力一點點的散發進來,陶昕的腦袋一陣陣的迷糊,小瓊鼻之中也發出了清淺的吟嚀。

不知不覺間,陳英的手穿過了陶昕的衣襟,輕輕握住了那一對兒可愛的小兔子。

完全冇有抗拒,陶昕就那樣依靠在陳英懷裡,任由心愛的男人探尋自己的絕美風景。

越來越無法抗拒陶昕的吸引,陳英的手終於順著陶昕的小腹一點點的滑了下去。

感受到陳英大手移動的線路,陶昕一下子坐了起來。

“呆子!”雙手握住陳英的手,陶昕驚叫一聲。

聽到陶昕這一聲驚慌的輕叫,陳英立刻從迷亂之中醒悟了過來,看著眼前驚慌的陶昕,陳英恍然之間發覺,自己懷中的女孩兒真的還隻是個孩子。

——————

謝謝大家的金牌,謝謝,我要爆發!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