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菸灰,來一下潘夜海島,現在方便麼?”柳風拂葉的訊息帶著一絲小心翼翼,讓陳英心疼。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收起了呼機,陳英對著王鵬出聲,“老王,我有點事情的先走了,這裡就拜托你了。”

“嗯,快去吧。落成的時候我會聯絡你。”點了點頭,王鵬出聲道。

“好。”感激的拍了拍王鵬的肩膀,陳英快速的開啟回城卷,回到了大城之中,轉而通過傳送陣來到潘夜島,陳英沿著海邊跑了起來。

雖然柳風拂葉冇有告訴陳英她現在的座標,但是陳英卻依稀可以感覺到柳風拂葉人在那裡。

果然,十分鐘過後,海邊的一塊礁石上,柳風拂葉有些纖弱的身影進入了陳英的視線。

策馬跑過去,陳英在那礁石之後下了馬。

小心的走了過去,陳英坐在了柳風拂葉旁邊。

感受著陳英的氣息,柳風拂葉的睫毛輕輕的顫動了一下,緩緩的抬起雙臂挽住了陳英的胳膊,柳風拂葉輕輕的將側臉靠在了陳英的肩膀上。

“柳兒,不要這樣,我已經,,,”感受到柳風拂葉的動作,陳英立刻為難了起來,已經和陶昕訂婚了,這一幕如果被陶昕看到了,那真的就不好了。

“讓我靠一會兒吧,隻靠一會兒,好不好?我知道你跟昕兒訂婚了,我其實也會祝福你們。”終於不願在堅強了,柳風拂葉的聲線都帶上了一些哭腔。

身體輕輕的震顫了一下,陳英也在冇有辦法拒絕。

知道柳風拂葉對自己的情誼,陳英的心中是不可能不感動的,但是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自己畢竟是先有陶昕,而且一路走來,陶昕對自己也很好,給了自己很多的快樂,雖然知道柳風拂葉也許更適合自己,但是陳英卻不能放棄陶昕,做一個負心的陳世美。

想起最初自己頹廢潦倒的時候,如果冇有陶昕,陳英真的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會是什麼樣。那時的陶昕就像一個善良美麗的天使一般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之中,其實,陶昕對於自己是有恩情的,雖然這樣的恩情並不是陶昕刻意去給的,但是這樣的事實卻是真實存在的。

而且陳英知道,如果冇有陶昕,自己和柳風拂葉根本就不會相逢。

“以後我可能要帶著昕兒一起遊戲了,對不起,柳兒。”抬起手臂,陳英第一次攬住了柳風拂葉的肩膀,緩緩出聲。

聽過陳英的話,柳風拂葉的身體輕輕一顫,“我在看看吧,我不知道。”

也懂得柳風拂葉說的是什麼意思,陳英知道,如果自己每天帶著陶昕一起玩,柳風拂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承受這樣的畫麵。也許,到那個時候柳風拂葉在遊戲中也要徹底離開陳英了吧。

感受到陳英有力的臂膀環著自己,柳風拂葉緊緊的閉上了眼睛,貪戀的體會著陳英身上的那種味道。

潘夜海島的海邊,兩人就這樣靜靜的依偎在一起,誰都冇有說話。

心中知曉,也許這是自己最後一次陪伴柳兒了,陳英靜靜的攬著身邊女孩兒肩膀,兩人一同默默的看海。

另外一邊,陳嘯經過一夜的跋涉,終於帶著秦紫盈來到了位於內蒙古一處戈壁之中的國防部某科研基地。

從車上走下來,陳嘯親自為秦紫盈打開了車門,伸出手,陳嘯將秦紫盈帶下了車。

第一次看到這麼壯觀的沙漠戈壁奇景,秦紫盈歡快的尖叫著,雙臂伸起,就好像擁抱陽光的精靈。

看著秦紫盈歡樂的樣子,陳嘯微笑了起來,“紫盈,走吧,去見見我的父親,讓他為我們做主。”緊緊的握住秦紫盈的手,陳嘯出聲道。

“嗯。”點了點頭,秦紫盈攏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示意狼去聯絡基地的人出來接自己,陳嘯看著眼前的秦紫盈,鄭重的出聲,“紫盈,不知道你有冇有看出來,我是有殘疾的,你介意麼?”

聽過陳嘯的話,秦紫盈絕美的麵龐之上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冇事,隻要你身殘誌堅就好。”

看著眼前精靈般的美麗女孩兒,陳嘯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是說真的,我右腿膝蓋以下是假肢。”

凝視著陳嘯,秦紫盈默默的靠了過去,抱住了陳嘯的腰,“即便是這樣,你依然是我的幸運,我其實不太會說這樣的話,但是你能感覺到我的心意,對不對?”

秦紫盈雖然鬼靈精怪,但是在真正麵對感情的時候,一些感性的話卻並不是很容易說出口,但是這一個擁抱已經表明瞭秦紫盈的心意,有了這一個擁抱,還需要多說什麼呢?

哢!哢!

忽而,遠端的戈壁之中傳來了兩聲低沉的轟鳴,一個支架通道從戈壁之中支撐了起來。

“通道開了,紫盈,進去吧。”拉起秦紫盈的手,陳嘯出聲言語,有了秦紫盈,陳嘯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明朗,似乎天空都一下字晴朗了起來。

如果說,在這之前,身上的殘疾就是陳嘯最後的擔憂,那麼現在,這最後的一點點擔憂也已經被解除了。

隨著陳嘯一起走進了那個從戈壁之中開出的隱秘通道,秦紫盈小心的看著周邊的一切,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令人感到新奇。一塵不染的通道,精緻的金屬走廊,神秘的電光,種種元素都是秦紫盈之前完全冇有經曆過的。

將秦紫盈帶到了一個隱秘的房間,陳嘯取出了兩道純白色的工作服。

“換上吧,這裡全部是靜電真空,需要換上工作服才能進去。”將衣服遞給秦紫盈,陳嘯轉身就想要走到另外一個房間。

“一起換吧,就在這裡。”忽而伸出手,秦紫盈拉住了陳嘯的胳膊。

“在這裡?”有些呆滯的看著秦紫盈,陳嘯傻乎乎的出聲。

淡然一笑,秦紫盈冇有在出聲說什麼,而是很自然的脫掉了自己的禮服長裙和高跟鞋。隨著禮服滑落,秦紫盈隻穿著一套紅色內衣的身軀完全顯露了出來。

修長纖細的**,凝滯天成的細小腰身,豐腴迷人的胸,如天鵝般高貴絕美的脖頸和那精緻的鎖骨,秦紫盈身體的每一處都是絕美迷人的,尤其是那皮膚,更散發著一陣柔和的光芒,伴隨著點點的香氣,令人心馳神往。秦紫盈的美豔在這一刻被陳嘯看成了完美的藝術品,甚至都冇有任何一絲褻瀆之心。

褪下了長裙輕輕摺好,秦紫盈小心的換上了那一身工作服,將自己的絕美身體包裹了起來。

“怎麼了?換衣服啊?”看到陳嘯還在呆呆的看著自己,秦紫盈微笑走了過去,開始幫陳嘯解開西裝的釦子。

“紫盈,我,,”感受到秦紫盈的動作,陳嘯趕忙出聲阻止。

“冇事的,我總歸是會看到的,不要擔心了。”默默的看了陳嘯一眼,秦紫盈出聲言語,看到秦紫盈的堅持,陳嘯終於不在抵抗。

西服被褪去,陳嘯右腿膝蓋以下冰冷的金屬假肢終於進入了秦紫盈的視線。

看到眼前絕美女子微微沉默的樣子,陳嘯靜靜的閉上了眼睛,等待秦紫盈對自己的宣判。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