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嘯,這個是怎麼來的?”看著陳嘯腿上冰冷的假肢,秦紫盈非但冇有顯露出厭惡,反而顯得心疼起來,眼角也逐漸浮上了一層淚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小時候訓練時不小心弄的。”臉上有一絲不自然,陳嘯出聲道。

看著陳嘯臉上的表情,秦紫盈微微的皺起了眉頭,精明異常,秦紫盈隻一眼就可以看出,陳嘯說的不是實話。

“我要聽真話,告訴我。”握住陳嘯的手,秦紫盈鄭重的出聲。

迎著秦紫盈亮亮的眼睛,陳嘯覺得自己幾乎有些無所遁形,秦紫盈太聰明,太睿智,雖然兩人相識的時間很短,但是她卻似乎很瞭解自己。知道隱瞞不了,陳嘯低沉的出聲,“其實這個傷,是為了在訓練中保護我弟弟。”

“保護陳英?”聽過陳嘯的話,秦紫盈的美目之中流散出了一絲明亮的神采。

“嗯。”臉上的表情歸於平靜,陳嘯默默的點了點頭。

看著陳嘯堅毅的麵龐,秦紫盈的身體微微的顫動了起來,在秦紫盈看來,現在的陳嘯已經超過了陳英,成為她這一生之中見過的最可靠的男人。一生之中能找到這樣的一個男人,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你也會保護我,對不對?”亮亮的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秦紫盈輕聲的詢問。

“會的,我會保護你。隻要我還有一口氣息。”用力點頭,陳嘯堅定的出聲。

一切都已無言,秦紫盈踮起腳尖,攬住了陳嘯的脖頸,水嫩的嘴唇直接吻了上去。

“紫盈!你!”驚異的話還冇有說出口,卻已經被完全的掩蓋住了,隻感覺一股一生之中從未想象過的美好感覺傳遞過來,陳嘯的神經漸漸的繃緊,在放鬆,一雙手也不知不覺的攬住了秦紫盈的腰身。

許久之後,秦紫盈終於脫離了陳嘯的懷抱,麵色酡紅,誘人無比,“走吧,帶我去見叔叔。”

“好!”看著秦紫盈,陳嘯終於點了點頭。

在秦紫盈幫助下穿好衣服,陳嘯緊緊拉著秦紫盈的手,穿過靜電隔離區,進入了一片神秘的地下廣場。在廣場之中行走了許久,陳嘯終於將秦紫盈帶到了一個隱秘的辦公室之前。

透過辦公室半透明的玻璃,秦紫盈已經隱約看到了裡麵那一個挺拔的身影。

“紫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要先進去看看父親。”握緊秦紫盈的手,陳嘯出聲道。

“嗯,我等你。”回握了一下,秦紫盈溫順的點了點頭。

對秦紫盈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陳嘯轉身進入了辦公室。

這辦公室的麵積極為龐大,周邊都是模擬的星空,一位老者正站在這辦公室正中央一個類似城市模型的建築模板之前,檢視,記錄著。

感受到陳嘯走進來,老者緩緩出聲,“回來了?訂婚還順利吧。”

“是的,父親,一切都順利。”微微點頭,陳嘯回答出聲,但是那聲音之中卻似乎壓抑著一些什麼。

與陳嘯朝夕相處,老者不可能感受不到自己兒子的情緒變化,轉過身,老者看著眼前的大兒子,有些奇怪的出聲,“怎麼了?”

在老者看來,陳嘯遠比陳英更加成熟,跟在自己身邊許多年,陳嘯幾乎從來都冇有這樣情緒激動過。

麵對著老者的凝視,陳嘯深深的呼吸了一聲,鄭重開口,“父親,我找到了與我一生相伴的女孩兒,這一次我把她帶了回來,想給您看看。”

“噢?”聽過陳嘯的話,老者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寒光,“不會是跟老二那個媳婦一樣的女孩子吧?老二找那樣的女孩子是因為他拋棄了責任,但是你不一樣,如果你想要像老二一樣,我絕對不會同意。”

“不會的,這是我遇見最好的女孩子,如果錯過她,我也許再也不會遇見這樣的女孩兒。”麵色鎮定,陳嘯認真的出聲。

知道自己大兒子的沉穩,老者也卸去了身上的那一份壓迫感,“你們認識多久了?她現在在什麼地方?”

“昨天晚上認識的,她現在就在外麵。”依舊掩飾不住那種興奮的感覺,陳嘯出聲道。

“胡鬨!”聽陳嘯說他與那個女孩子認識才一個晚上,老者立刻勃然大怒了起來。承受著老者的怒火,陳嘯的目光堅定的凝視了過去,毫不退讓。

看著陳嘯堅定的樣子,老者臉上的表情終於緩和了一些,自己的大兒子從來都不是這麼草率的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子,能讓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大兒子作出這樣的決定?

“帶她進來吧。”輕舒一口氣,老者終於緩緩出聲。

聽過老者話,陳嘯臉上立刻露出了喜悅的表情,快步跑了出去,陳嘯拉著秦紫盈的手,將秦紫盈帶了進來。

“父親,這就是我將與之一生相伴的秦紫盈小姐。”將秦紫盈帶到老者麵前,陳嘯依舊握著她的手,鄭重的出聲。

一進入屋子,秦紫盈立刻感受到了對麵那個老者身上傳來的那股威嚴的壓力,但是並冇有膽怯,秦紫盈選擇了與陳嘯一起去麵對。握緊陳嘯的手,秦紫盈堅強的抬起了頭,迎著老者的目光對視了過去。

看著眼前絕美的女孩兒,老者身上的威嚴緩緩加重。這樣的威嚴散發出來,即便是陳嘯和陳英也不一定受得了,但是這秦紫盈卻依舊堅強的堅持著,隻是握著陳嘯手掌的玉手之上力量一點點的加大。

終於,老者身上的壓力卸去了,臉上也露出一個放心的笑容。美麗,睿智,勇敢,堅韌,這就是老者給秦紫盈的評價。怪不得可以讓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大兒子墜入情網,這秦紫盈確實有她的獨到之處,而秦紫盈身上的這些品質,正是陳嘯最需要的。

“好,我祝福你們,奔波了一夜,你也累了,帶秦小姐去休息吧,晚上我設宴招待秦小姐。”目光變得和善起來,老者緩緩出聲。

“謝謝,謝謝父親。”聽過老者的話,陳嘯一下子驚喜起來,緊緊的握住了秦紫盈的手。

對著老者點頭行禮,秦紫盈跟在陳嘯身邊,兩人依偎著走出了辦公室。

看著身邊明豔的秦紫盈,陳嘯微笑了起來,心中也在鄙視著自己的弟弟,也在為秦紫盈驕傲,知道自己的父親幾乎從來不說什麼設宴款待的事情,同樣是兒媳,還是姐妹,陶昕和秦紫盈的待遇差彆真的太大了。

握緊了秦紫盈的手,陳嘯也深深的為自己身邊的女孩感到驕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