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在連接通道之中與眾人告彆,陳英下線,退出了遊戲,由於今天的練級都是連續進行的,現在的時間也纔剛剛到晚上八點。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想起自己很久都冇有到樓下去看看了,陳英換上一身衣服,打開了房間門。

一路走下來,陳英先到了三樓的辦公室之中,現在工作室之中的二線成員也是一次次的更新換代,工作室租下了整個三層的區域,多出了不少房間,一些高技術的玩家就這樣一路晉升,直至住進小單間為止。

走到了三層最裡麵的辦公室之前,陳英敲響了房門。

“進來吧。”轉而,牛哥的聲音傳了出來。

“牛哥。”開門走了進去,陳英微笑招呼著正在辦公桌前奮筆疾書的牛哥。

看到陳英,牛哥立刻站了起來,“小陳啊,你來了直接進來就好,還敲什麼門,誠心寒磣我呢?”

聽過牛哥的話,陳英大笑了起來,“哈哈,牛哥現在也是經理了,怎麼著也的有點經理的派頭唄。怎麼樣,最近工作室情況還好吧。”

幫陳英到了一杯茶,兩人在沙發上座了下來,牛哥出聲道,“工作室情況不錯,咱們這邊的成員已經有一千五了,成員素質提高也很快,我們已經把三層整體租下來了,下麵也加開了宿舍,但是位置還是不夠。最近我們已經停止納新了。”

“牛哥,你把咱們星辰的成員報表,還有收入支出的表格給我看看。”點了點頭,陳英出聲道。

“好,早給你準備著呢。”站起身,牛哥走回電腦之前,敲動幾下鍵盤,列印機立刻轉動了起來,少許時間,幾張表格已經出現在了牛哥手裡。

“這是成員等級能力表,這個是收支報表,你看一下。”將那表格遞給陳英,牛哥又坐回了自己的沙發。

快速的瀏覽起來,陳英在評估著星辰現在的實力,現在七十級以上的成員有三百人,六十五級以上的有六百人左右,剩餘的成員基本都是前期落後的,不過現在也都超過了六十級。

其實陳英知道,七十級是一條線,現在可以達到七十級,就說明玩傢俱備在一個月之內衝擊到七十五級以上的可能,從而為進入綜合地圖打下了一個基本的基礎。如果不到七十五級,在加上裝備和技術的缺陷,這些玩家想要進入綜合地圖,那就是難上加難了。

以中國大區其他大國的一線實力和燕國國內幾個頂尖工會的發展速度來看,一個月之後大家就要大舉進入中國大區綜合地圖,到時候,可用的成員起碼要達到5000人纔可以應對可能發生的危機。

工作室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現在積累的流動資金已經超過了兩萬千,而且所有的玩家基本都配備了擬真設備。在加上封地的大城即將開放,星辰的收入還是比較穩定的,接下來就是再一次擴大規模了。

想到這裡,陳英出聲道,“牛哥,咱們的工作室需要在擴大,現在手頭的資金也比較充足,足夠支援咱們進一步將工作室做大了。”

“可是,海星這邊已經冇有空間了,我也想過在找其他的樓層,可是已經都滿租了。”帶著一絲為難,牛哥出聲道。

思量了片刻,陳英作出了決定,“這樣吧,牛哥,咱們明天就著手找地方,可以在一些城區小區內部的小廠房找地方,建一個類似大型網吧或者lfot的地方,這樣可以容納不少人。”

“對啊,咱們完全可以找一個廢舊廠房,多弄些隔間,這樣可以容納很多人居住。”眼睛亮了起來,牛哥出聲道。

“去辦吧,這個廠房最好要在城區,咱們這裡的人大多都還是年輕人,喜歡熱鬨,離開城區不好。另外,統計一下有多少人願意在工作室過年,統計完把表格拿給我。海星這裡依舊算是咱們的接待地點,留一部分人在這裡,大部分人還是要轉移到新地點。”該談的已經談完了,陳英站起了身。

“嗯,好的,我一定馬上辦好。”找廠房、休整,放置小房間之類的事情在現在的社會環境下並不難辦到,速度快的話,一週就可以辦好。隻要新的工作室地點一確定,這裡就可以開始再度招募新成員了。

隨著陳英和星辰在燕國聲望的一步步上升,還真的有不少玩家想要進入星辰,現在是大好時機,一定要爭取快速發展。既然陳英都已經提出了方案,接下來也就要靠他來具體施行了。

與牛哥一道出了辦公室,陳英思量了一下,星辰進一步擴大,人員要超過5000,玩家的等級也要進一步的提高,剩下的就是一支可以保障星辰在中立區可以占住腳跟的奇兵了。

到了綜合地圖,光靠賬麵上的力量是絕對不足以取勝的,因為大家都會在暗中留一張底牌,星辰也必須要有一張底牌在手才能更加的保險。

“牛哥,我先回房間了,你幫我叫小樂上來。”想到底牌,陳英想起了自己留在傳媒學院那裡的混混兄弟們,傳媒學院那邊現在也有超過1000的成員,而且那裡的玩家能力遠遠超過了星辰這裡的玩家。

混混相處講究一個義氣,一些人想要熟絡進去也不是很容易,所以在吸收光了熟悉的兄弟之後,那邊的發展也不會太快,但是如果可以將人數在弄多一點,達到兩千人左右,想要組成一支奇兵還是有把握的。

“好的,我下去時候順便叫他。”點了點頭,牛哥迴應出聲。

轉而,兩人在三樓的電梯口分彆,一個向上,一個向下。

***

陳英已經在為星辰謀劃進入中國大區綜合地圖的事宜了,另外一邊,秦紫盈也正在陳嘯的陪伴下返回北京。

兩人坐在基地安排的直升機之中,親密的靠在一起交談著。

忽而,秦紫盈想起了那天見到陳嘯父親時的那個辦公室,想起在那辦公室之中看到的一切,心中頓時有了一絲小疑惑。

“嘯,叔叔他到底在研究什麼?我那天在他辦公室看到的那個模型,好像是一座太空城?”支起了身體,秦紫盈出聲詢問。

聽過秦紫盈的問話,陳嘯的臉上頓時顯出了一絲不自然。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