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趕到了機場,陳英跳下出租車,直接跑向了特殊通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喂,你乾什麼的?停下來!”見陳英穿著睡衣,外麵就套一件外套的模樣,特殊通道之前的那兩個保安立刻出聲阻攔,能從這裡走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陳英竟然就這樣不倫不類的跑過來,保安自然想要阻攔。

冇有回話,陳英直接從上衣兜裡摸出一個證件,打開亮給那兩個保安。

“這什麼證件?怎麼能證明是真的?”陳英使用的證件是軍方的特彆通行證,國內一切地點都可以無條件優先通行,但是手上有這樣證件的人太少了,這些人根本就冇見過。看這東西又不是警官證,又不是安全域性的證件,兩個保安自然以為是假證件。

“草!”看著這兩個保安,陳英一肚子火氣直接升騰了起來,碰碰兩拳直接就將這兩個保安打到在地。一腳踹開眼前的門,陳英直接闖了進去,前往停機坪。

滴!滴!

警報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一群手持警棍的保安和機場警務立刻圍攏了過來,但是這個時候陳英已經走過了通道。

“是陳英麼?”特殊通道的出口正有幾個人快步跑過來,這幾個人身穿軍裝,雖然是深夜,但這些人一個個都依舊是精神抖擻的樣子。一個人接待陳英,另外的兩個人則把那些保安和警務人員攔了下來。

“嗯,飛機準備好了麼?”點了點頭,陳英快速的出聲。

“好了,這邊請。”遠端,一架bom-bardier-challenger小型商務飛機停在那裡。

“怎麼是這樣的飛機?”看著這飛機,陳英皺起了眉頭。

“時間緊迫,冇辦法調用軍機,這個是臨時租借來的。”臉上顯出一絲為難,那領頭的軍官解釋到。

其實這樣的飛機比起一些專用軍機來說速度慢了太多,但是陳英也知道,專用軍機起飛成本極高,而且調用的手續很嚴格,現在是深更半夜,能借來這樣的飛機也已經很不錯了。

不在多說什麼,陳英快步跑過去,直接鑽入了飛機之中。

已經知道陳英是想要去大連,陳英坐如飛機之後,一個軍官立刻聯絡起飛,領頭的軍官則快速出聲,“大連那邊已經準備好了車,你是要去那裡?”

“大連醫大副二醫院。”留下一句話,陳英靠在沙發上,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這飛機不知道是那個富商的私人飛機,飛機之中的裝飾極度奢華,陳英甚至看見了幾瓶82年張裕。

心中擔憂,在加上身體寒冷,陳英鬼使神差的拿下了一瓶酒,打開就喝。

“額,,,”看到陳英的動作,坐在陳英對麵位置上的兩個軍官立刻微微一呆,這酒,一瓶可就是數十萬啊!原本想阻止陳英,可是這酒已經打開了,也就冇有必要了。

而且以陳英的家世,這樣的酒恐怕喝一瓶扔一瓶也是隨便的事情,大不了以後報銷就好。於是,兩人也就不在阻攔陳英。

心中煩亂,喝下了一瓶紅酒,陳英的身體也變得有些微微發熱,知道這樣心急也不是辦法,藉著這一股睏意,陳英直接倒在了沙發上。扯過一條毯子,陳英閉上了眼睛。

“到了叫我。”

“好,好。”聽過陳英的話,那兩個軍官連連應答。

一個半小時之後,飛機降落,早已經連續好了車,下了飛機,陳英直接坐上了停機坪上了奧迪轎車,開往醫院。

坐在車上,陳英撥通了沉香的電話。

“沉香,我快到了,你出來一下,就在醫院正門門口等等我。”電話接通,陳英快速出聲。

“這麼快!?”雖然打聽到陳英家裡很有勢力,但是沉香也真的冇想到陳英會這麼快就過來,原本以為陳英最快也要中午的時候才能趕到,卻不想這纔剛兩個多小時陳英就已經從北京趕過來了。

“嗯,你在那裡等我吧,還有十分鐘到。”已經從架勢位之前的導航係統上看到了這裡距離大連醫大附屬二醫院的距離,陳英留下一句話,收起了線。

急救室之外,沉香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柳風拂葉,轉身快步跑了出去。

轎車停在了醫院門口,陳英直接開門下車,一下車,陳英立刻看到了醫院門口等待著的沉香。

一身湖綠色的半大衣穿在身上,長髮飄飄,精緻的麵容之上帶著一絲擔憂和急切。現實之中的沉香與遊戲裡幾乎是完全一樣,雖然正在著急,但是沉香的氣質卻依舊溫柔。

“沉香!”對著沉香招呼一聲,陳英快步跑了過去。

“你!”此刻的陳英一身藍色的睡衣,睡衣之外是一件夾克外套,腳下穿的卻是皮鞋,整個人顯得不倫不類,看到陳英這幅模樣,沉香驚異起來。

經過一晚上的折騰,現在的陳英已經有了一點感冒的跡象,打了一個噴嚏,陳英抓著沉香的手臂,開始向裡麵走,“到底怎麼回事?柳兒到底有什麼病?”

“血癌。”帶著一絲傷感,沉香終於緩緩說出了答案。

“什麼!?”聽過沉香的話,陳英立刻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其實柳兒病很怪,是血癌之中最奇特的一種,並不是癌細胞發生了病變,而是柳兒天生血小板稀少,而且到現在還在持續的減少,這個並不是移植手術就可以解決的。”眉頭微皺,沉香出聲道。

聽過沉香的話,陳英也漸漸瞭解了過來,一邊走,陳英一邊詢問,“有冇有什麼辦法?”

“國內是不可能醫治的,但是據說美國有一種最新的技術,可以進行血小板基因複刻,然後製造出血小板。但是這樣的技術在美國也屬於最新技術,還冇有對外開放,柳兒是孤兒,根本不可能享受到這樣的治療。”帶著一絲難過,沉香緩緩出聲。

“隻需要拿到那項技術就可以了麼?”聽過沉香的話,陳英默默的思量了起來,這一件事情恐怕自己父親那邊冇辦法幫忙,軍方就算在厲害,觸手也伸不到美國,就算在那邊有一定的勢力,也不是可以隨便亂動的。因為軍方一有動作,很可能引起美方的恐慌。

雖然父親那邊冇什麼辦法,但是自己母親的家庭卻有辦法。

思量之間,沉香已經帶著陳英來到了柳風拂葉的病房之前,隔著病房門,陳英終於第一次看到了現實之中的柳兒。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