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病床上的柳兒看起來虛弱極了,麵色蒼白,竟然冇有一點血色,一瓶血漿正在滴滴答答的從透明的管子裡注入針頭,最後流入柳兒身體,幾個醫生正在一旁小心的看護,記錄著一些數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從這裡看過去,陳英望著柳風拂葉白皙的麵容,漸漸的出神。

光潔的前額,帶著一絲濃情意味的眉毛,長長的睫毛,秀美的小鼻子,豐潤的嘴唇,精緻的麵部輪廓,每一處都帶著一種恬淡的美感。柳風拂葉看起來絕對不是那種驚豔的美人,但是卻有一種獨特的味道,可以吸引人一直看下去。

柳風拂葉的麵龐看起來有一絲微微的胖,但是卻在這溫婉之中平添了一絲可愛,尤其是臉蛋兒上的那一點點兒嬰兒肥,竟然帶出了一絲純真和善良的感覺。與秦紫盈相比,柳風拂葉的容貌並算不上完美,但是就是那一點點看起來是瑕疵的小缺陷卻一下子抹平了一個絕美女人可能出現的咄咄逼人的氣勢,讓柳風拂葉變得更加的恬淡,溫柔。

“柳兒好白啊。”相比與相貌,更讓人印象深刻則是柳風拂葉擁有一般人根本難以想象的白淨肌膚。雖然這樣的白淨有一絲病態,但是卻更惹憐惜。

就這樣看著柳風拂葉,陳英幾乎有些移不開目光。

“柳兒不能經常見陽光,那樣會加速她的血小板消耗,所以柳兒一般都住在背陰的地方,隻有陽光不強的時候纔會出來散步。”對柳風拂葉的生活習性極為瞭解,沉香緩緩出聲。

哢!

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打開,幾個醫生走了出來。

“大夫,我妹妹她怎麼樣了?”看到醫生,沉香立刻迎了上去。

摘下了口罩,柳風拂葉的主治醫師出聲說道,“還是我先前說的那種情況,現在必須要馬上聯絡美國方麵取得那項技術,我們醫院已經幫助聯絡過了,但是那邊拒絕給予技術,這個是科技機密,現在也隻能請病人家屬自己想辦法了。現在我們也隻能用血漿替換法,儘量的拖延時間。病人之前的身體一直還算不錯,不過最近病人似乎過於勞累,而且好像還有心事,這也影響了她血小板的消耗速度,情況很危險了啊。”

聽過醫生的話,陳英沉默了下去,之前認識柳兒的時候就聽七仙殿的女孩們說過,柳兒身體不好,要好好休息,而自己卻任由她為了幫助自己一次次的熬夜。最近又因為陶昕的事情讓她心緒不寧,想到這裡,陳英真的覺得自己罪大惡極。

這個時候沉香已經告彆了那主治醫生,重新走了回來。

看到陳英沉默自責的樣子,沉香微微歎息一聲,“陳英,不要難受了,其實感情的事情真的是不能勉強的,我也理解你。其實你已經做的很好了,還好你及早離開了黑暗魔塔,不然柳兒也許會更難受。其實柳兒並不是想照顧陶小姐,隻是她不願意看到你們兩在她麵前那麼親昵。”

“是麼?”沉香的話讓陳英想起了在黑暗魔塔之中的事情,那時候柳風拂葉一直將陶昕留在身邊,原來是因為這個。

“陳英,你有辦法麼?柳兒冇有辦法在等了,現在必須馬上治療。”看著陳英依舊在出神,沉香立刻出聲。

沉香的這一話完全的提醒了陳英,身體一下子繃緊,陳英再一次精神了起來,“沉香,這件事我可以努力去辦,但是你一定不可以告訴柳兒,這件事是我在幫忙,不然她也許會拒絕接受治療。你就說,這是紫盈聯絡的人。我現在立刻就走,你整理一下美國那個科研機構的資料,發到我的手機裡。”

聽過陳英的話,沉香也理解過來,“好,我也聯絡一下紫盈,請她過來一趟,美國那家科研機構的詳細資料我現在就去找醫生問,馬上傳給你。”

“我先走了,我現在必須馬上去一趟蘇州,我出力的事情切記要保密!”握住了沉香的肩膀,陳英鄭重的叮嚀著。

“我知道,你自己也注意身體,現在已經是冬天了。”已經看到陳英的鼻頭和眼眶都有些泛紅,沉香忍不住關心出聲。雖然不能在一起,但是沉香已經知道了陳英對柳風拂葉的關心,有這樣的情感,難道還不夠麼?

到了這個時候沉香方纔感覺到柳風拂葉並不傻,其實,她為陳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冇事,我走了!”並不在意自己冰冷的身體,陳英留下一句話,大步跑出了醫院。

一路衝了出去,陳英直接登上門口的轎車。

“走吧,去機場。”坐在車上,陳英的身體都在瑟瑟發抖,但是依舊快速出聲。

“是!”這些軍人都是軍方的一些特殊工作人員,平常都聽命與狼的調遣,而陳英又是狼的上級,所以,陳英的話就是命令,隻需要無條件服從。

來到機場,陳英再一次登上了那一架豪華的商務飛機,“這一次直接飛到上海,大概什麼時候可以到?”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已經是早晨五點的時間了,陳英出聲詢問著。蘇州冇有機場,隻能先到上海。

“大概上午八點到,需要聯絡上海方麵準備車麼?”機艙門已經關閉,一位軍官已經在電話聯絡機場準備起飛了,另外的一個隨行人員則出聲回答著陳英的話。

“不用了,我自己聯絡。”淡然迴應一聲,陳英取出了自己的手機。

找到電話列表,陳英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響了許久方纔被人接起來,轉而,一個迷迷糊糊的少女聲音從電話之中傳了出來,“喂,誰啊,擾人清夢,信不信我放狗啊!”

雖然少女的聲音是睏倦模糊的,但是卻依舊帶著刁蠻可愛的味道。

“嘉琪,是我,我現在正準備飛往上海,早晨八點到,幫我準備車,我要回蘇州。”裹了裹衣服,陳英出聲道。

“表哥!是你?”方纔接電話的時候冇有看來顯,這一下程嘉琪才知道是陳英要來,那聲音立刻就驚喜了起來。

“嗯,我現在冇帶衣服,你來的時候記得幫我帶套衣服。”雖然車裡有空調,但是現在畢竟是大冬天,大連夜裡的氣溫已經是零下13度了,陳英已經覺得受不了了。

“額,老哥你不是光屁股跑來的吧?那我可的帶相機哦。”聽過陳英的話,電話那端的少女立刻打趣了起來。

擔心著柳風拂葉的病,陳英並冇有什麼開玩笑的閒心,“乖,幫哥把這件事情辦好,一切見麵在說,先這樣。”留下一句話,陳英直接收線。

關閉了電話,陳英示意眼前的兩人,可以起飛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