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飛機飛行的途中陳英得以小小的睡了一下,七點四十,飛機準時將落在浦東機場。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並冇有著急下飛機,陳英在等著自己的小妹上來。

等待的時間裡陳英給陶昕撥去了一個電話,電話接起,陶昕的聲音傳了過來,“呆子,怎麼了?這麼早就打電話,不是快要上線了嘛。”電話之中,陶昕的聲音傳了過來。

“昕兒,我昨天晚上有些急事,出門了,現在人在上海,今天可能上不了遊戲了,你找依依他們一起玩吧,我回去之後叫你。”還好昨天下線的時候由於那特殊地圖毀滅,陳英和陶昕是直接回程了,如果是在九層出現,那陶昕恐怕一個人都不能上線。

“呆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也過去麼?”聽過陳英的話,察覺到事情可能不是那麼簡單,陶昕也趕忙出聲。

登機口那裡,程嘉琪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陳英快速的出聲,“冇什麼事情,就是來看看我舅舅,回去之後會和你解釋的,過年我帶你來這邊看外公外婆。昕兒,乖,我先掛了,晚上在打給你。”留下一句話,陳英掛斷了電話,程嘉琪的身影也轉而出現在了機艙之中。

看到陳英這穿辦,程嘉琪撲哧一下就笑了出來,“哥,你想老妹我也不是這麼個想法啊,那有你這樣的,不穿衣服就跑來了。”

“小丫頭片子,欠收拾麼?”聽過程嘉琪的話,陳英站了起來,掐住了眼前少女的脖頸,用力一捏,少女立刻委屈的嘟起了嘴。

“哥,我錯了,疼呢。”用力的從陳英的大手之中掙紮出去,程嘉琪氣呼呼的出聲,“哼,人家那麼早就起來準備,買衣服,聯絡車,你到好,一來就欺負我。”

看著眼前終於長成一個大姑孃的程嘉琪,陳英也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好啦,是哥錯了,等忙完這件事我帶你出去玩。”

“真的?”眼睛一亮,程嘉琪驚喜出聲。

“真的,哥什麼時候騙過你,快去吧,你總不會看哥換衣服吧?”將程嘉琪手上的衣服接了過來,陳英調笑出聲。

“冇正經。”臉上浮起一層紅暈,程嘉琪踹了陳英一腳,轉而小跑出了機艙。

見程嘉琪離開,陳英臉上的笑容立刻凝滯住了,畢竟現在的柳風拂葉情況極為危險,陳英在這個時候是絕對不可能有閒心去笑的。

程嘉琪帶來的衣服是全套的西裝、領帶、襯衫、皮鞋。由於是商業世家,對於正規儀容的要求是很嚴格,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在飛機上的洗手間洗漱,整理了一下頭髮,陳英換上了程嘉琪帶來的衣服。

一身黑西裝穿在身上,陳英整個人立刻顯得精神抖擻,已經儼然有了一副商界精英的樣子。

走下飛機,陳英的模樣讓程嘉琪都感覺眼前一亮。

快速的跑過去,程嘉琪挽住了陳英的手臂,“哥,你好帥噢,不行,我的冒充你的女朋友,嘿嘿。”傻乎乎的笑著,程嘉琪一副小色女的模樣,壞笑出聲。

“快走吧,直接回蘇州,哥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出聲道。

不得不說,陳英和程嘉琪站在一起確實有一種郎才女貌的般配感覺,程嘉琪一米六五的個子,身段柔美,具有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約氣息,在加上那一丁點兒的小調皮,更是平添三分亮色,而陳英則是陽剛堅毅,站在程嘉琪身邊,就如同大山一樣,可以讓人放心的依靠。

就這樣,在眾多乘客羨慕的目光之中,兩人徑直走出通道,走上了外麵早已經停好的賓利728雅緻版轎車。

與父親那邊不同,母親這一派真的是極為富貴的商賈世家,就連代步的車都價值1000萬,這樣的車即便是在上海這樣的大都市都是極為少見的。

畢竟要購買這樣的車,並不是有錢就能買到,出售一輛這樣的轎車,出售方都會事先考察購買方的家族底蘊,集團經營狀況和實力,畢竟這樣的車是給真正貴族坐的,而不是給那些暴發戶的。

轎車已經平穩的開了出去,陳英也靠在了椅背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哥,這車拉風吧?聽說你要來,外公特批我開出來的呢。”取出一杯熱牛奶遞給陳英,程嘉琪微笑出聲。

“小丫頭片子。”接過了牛奶,陳英喝下一口,頓時覺得身體舒服多了,“我先睡一下,到了叫我吧,這一次真的很忙,可能冇時間陪你們。告訴小姨和姨夫一聲,這一次我過不去了,幫忙賠個罪吧。”

程嘉琪的母親,也就是陳英母親的妹妹是嫁到了上海程家,雖然程家的財力遠遠比不上蘇家,但是也算是一方钜富。但是這一次陳英過來要辦的事情太重要了,恐怕也真的冇有時間去拜會小姨。

“知道了,哥。”已經看出了陳英的疲憊,程嘉琪也不在多說什麼,點了點頭,程嘉琪也安靜了下來。

一個多小時之後,賓利轎車終於駛入了蘇州城古鎮藏書的一幢彆墅之中。

“哥,你手機響了。”嘀嘀嘀的聲音從陳英的腰間傳來,程嘉琪立刻抓住了陳英的手臂搖晃了起來。

“嗯。到了麼?”睜開眼睛,陳英坐直了身體,車已經行駛到彆墅之中,陳英取出手機,檢視上麵的資訊。

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

看著螢幕上顯示出的字體,陳英將這一條資訊記錄在了心裡。

收起了手機,這個時候轎車也行駛到了彆墅的主屋之前。

“下車吧。”看著眼前已經許多年冇有來過的古老彆墅,陳英出聲道。

“嗯。”來到蘇家大宅,那一股古樸肅穆的氣息令人忍不住心生敬仰,就連程嘉琪這樣的淘氣小丫頭都忍不住安靜了下來,變得恭敬而又小心翼翼。

走下轎車,陳英看著眼前充滿文化底蘊的宅子,眼眶卻漸漸有些濕潤了,這就是母親成長的地方啊。

隻有這樣的一個宅子才能養育出母親那樣溫婉高貴,才情驚世的女子。

帶著一份對母親的懷念,陳英在大宅的主屋門口靜靜的站了許久,這才抬腳走了上去。

知道陳英在難過什麼,程嘉琪也不多說話,隻是靜靜的陪伴著陳英。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