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蘇家大宅的主屋流淌著一種古色古香的味道,其中並冇有多少現代的東西,全部都是一些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裝扮。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與程嘉琪一起走了進去,大廳中央的紅木椅子上,陳英看到了自己的外公外婆。

自母親過世之後,這還是陳英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外公外婆。七年的時間過去了,兩位老人都已經年近七旬,但是身體看起來卻依舊硬朗,這也讓陳英的心中多少安定了一些。

陳英的外公穿著一身藍色的唐裝,正在品茶讀書,整個人雖然蒼老,但卻有一股極為威嚴的氣息流淌出來。

“外公,外婆。”走了過去,陳英與程嘉琪一起行禮,恭敬的出聲。

“嗯,許多年不來了吧。”抬起了頭,老者放下了手中的書,抬頭看向陳英。

“是的。”點了點頭,陳英恭敬的回答。

凝視著陳英,老者的眼中顯出了一絲慈愛,站起身,老者緩緩走到了陳英的身邊。拍了拍陳英的肩膀,老者出聲道,“這些年你也辛苦了,隨我上來吧。”

“是,外公。”恭敬的應答一聲,陳英隨著老者一步步的走上二樓。蘇家家規極為嚴格,要談事情必須要在書房之中,知道陳英這一次著急回來一定是遇見了什麼難解決的事情,老者自然要將陳英帶到書房之中。

蘇家大宅的主人書房設在二樓,穿過長廊的時候,陳英的腳步停止了下來,深深的凝望了母親的房間一眼。

回頭看了看陳英,老者默默的搖頭歎息,轉而率先走進了書房之中。

默默的看了母親的房門許久,陳英方纔跟在老者的身後進入了書房。

“坐吧,這一次著急過來有什麼事情?”在書案之後坐下,老者示意陳英坐在旁邊的紅木座椅上。

安坐下來,陳英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緒,緩緩出聲,“外公,我有一個朋友得了一種很嚴重的病,這種病隻有美國的一家醫院有醫治技術,國內的醫院去聯絡過,但是美國方麵並不願意透露這一項技術,所以,我想請外公幫忙,因為這個朋友對我真的很重要。”

聽過陳英的話,老者的眼中微微閃過一抹亮光,“是女朋友麼?”

“不是。”搖了搖頭,陳英默默出聲,那表情有一絲黯然。

已經年近七旬,老者還有什麼事情是看不明白的?這女孩子即便不是陳英的女朋友,在陳英的心中也一定極為重要,如果不是這樣,陳英是斷然不會輕易回到蘇家的。

深深的看了陳英一眼,老者緩緩出聲,“說吧,是那家醫學機構,我要他們儘快聯絡一下。”

“謝謝外公,是美國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需要的繼續是血小板基因複刻。”聽過老者的話,陳英立刻出聲。

“嗯,我記下了,你去休息一下吧,有了訊息我會立刻通知你。”已經看出了陳英的疲憊,老者出聲道。

“謝謝外公。”點了點頭,陳英緩步退出了書房。

回到了自己母親當年的閨房之前,陳英站立了許久,終於還是打開了房門,這裡的樣貌二十多年來都冇有變過。現在陳英的外公還是蘇家的主人,所以母親的臥房纔會得以保留,等到未來的某一天,自己的兩位舅舅之中有人做了蘇家的主人,母親的臥房就會成為他們女兒的臥房。

但是,隻要自己的外公在一天,母親就永遠是蘇家的大女兒,這房間也就可以保留。

臥房之中的裝點並不華貴,但是卻有一股彆樣的溫暖氣息存留,每一處簡單的裝扮都能體現出母親的蘭心蕙質。

從床上取下一個靠枕,陳英枕著這靠枕在羊毛地攤上躺了下來,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另外一邊,海濱城市大連,秦紫盈也快速的從北京趕了過來,在醫院之中與沉香彙合了。

“沉香,柳兒的病怎麼樣了?”與柳風拂葉也是多年的姐妹,一接到訊息,秦紫盈立刻就趕了過來。

“已經穩定住了,但是國內卻不可能根治,陳英昨天晚上來過了,現在又走了,說是要幫柳兒聯絡美國方麵。”將秦紫盈帶到了醫院的咖啡廳,沉香說明著現在的情況。

“陳英?他有辦法麼?我們都已經聯絡過美國方麵了,那邊現在隻想要將醫院擴展到整個亞洲,起碼要覆蓋所有的一線城市,這可是需要極大的一筆資金啊,起碼要90億美金。除了錢,還要有相關的企業和係統,秦家不做醫藥衛生的生意,這方麵也冇有什麼辦法,難道陳英會有辦法?”心中奇怪,秦紫盈知道陳嘯和陳英是親兄弟,但是陳家不是軍方的家族麼?這事情就算是陳英的爸爸恐怕也冇有辦法,陳英會有什麼辦法?

聽過秦紫盈的話,沉香也皺起了眉頭,臉上浮現出一絲擔憂,“我也不知道,總之陳英看起來還是很有把握的,他唯一擔心的就是柳兒知道這一次是他幫的忙,會拒絕治療,所以陳英叫我請你過來,如果他那邊可以聯絡好,你就說這一次是你幫忙聯絡的,這樣柳兒就會接受治療了。”

已經瞭解了事情的經過,秦紫盈默默的點了點頭,“好,希望陳英可以有辦法吧。”

想著病房之中的柳風拂葉,兩女漸漸的出了神。

一天的時間漸漸過去,心中煩亂,在加上著涼感冒,陳英一直睡到了晚上七點方纔醒來。

意識漸漸迴歸,陳英卻發覺自己的身上多了一層毯子,房中的地暖也已經被打開,身體已經舒服了很多。

“哥,醒來了?”一聲女音傳來,陳英更是快速的坐直了自己的身體。

“嘉琪?你怎麼在這裡?”此刻的程嘉琪正倚靠在床沿上,身上披著一件外套。

“等你醒來啊,外公已經聯絡好了,那邊說了,技術不可以出讓,但是我們可以把人送到美國,他們負責治療。”已經得到了訊息,程嘉琪出聲說道。

“太好了!”聽過程嘉琪的話,陳英頓時從地上跳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