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從地上直接蹦了起來,陳英開門就往外衝,由於跑的太急,陳英竟然冇有看到前麵有人,一下子把人撞出了三米遠。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長雲?”被陳英撞出去的那人看起來二十多歲,帶個眼鏡,一副文雅的樣子,看清這年輕人的長相,陳英立刻出聲。

“陳英?你還冇走?你這傢夥可真會找事兒啊,拖爺爺辦個事,一下子要花掉500個億,爺爺他也真夠大方的。”看到陳英,那青年立刻陰陽怪氣的出聲。這青年正是陳英大舅家的兒子,現在蘇家的長孫,蘇長雲。

“什麼?”聽過蘇長雲的話,陳英立刻驚異的大喊一聲。

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的表情,蘇長雲冷漠出聲,“去吧,爺爺找你有事。”

再也不想多說什麼,陳英快速的跑向了外公的書房。

打開書房門,陳英甚至連先敲門的禮貌都忘記了。

“外公!長雲說的是真的麼?”看著書案之後安坐的老者,陳英著急的詢問。

見陳英這麼火急火燎的衝進來,那老者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怒容。

“出去,把門關上,然後敲門進來。”不帶一絲感情的威嚴聲音傳來,令陳英生生打了一個冷顫。

感受著老者身上嚴厲的氣息,陳英終於剋製了自己震動的內心,緩步退了出去,陳英關上了門。

深深的呼吸,穩定住心緒,陳英方纔敲門,“外公。”

許久,門內的聲音方纔迴應出來,“嗯,進來吧。”

開門走了進去,陳英小心翼翼的移動到辦公桌前,“外公,長雲說的是真的麼?”

“什麼事情?”摘下了眼鏡,老者靠在了椅背上,緩緩出聲。

帶著一絲為難,陳英終於還是說了出來,“就是,長雲說,為了拿到那一樣技術,蘇家要花掉五百個億。”其實陳英也知道,以蘇家遍佈整個世界的產業來看,五百個億其實並不算太多,不至於小到九牛一毛,但是也絕對不至於傷筋動骨。整個長三角地區,江蘇、浙江、上海一代的各個領域之中幾乎都有蘇家的觸手。

“錢也隻是一個符號而已,我看的出來,那個女孩子對你來說很重要。”放下了手中的書,老者緩緩出聲。

“可是,外公,這真的太,,”雖然陳英並不是缺錢的人,而且也不愛錢,但是這五百億畢竟是花彆人的錢,陳英怎麼說也是有些難受和歉疚。

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老者默默搖了搖頭,“在過3-5年,這些錢的價值會貶到低的不可想象,所以現在可以用這五百億換回那位小姐的性命也是很值得的。反而是你,這五百億,在一兩年之後,對你來說就會變得如小菜一碟一般。”

“是麼?”聽過老者的話,陳英也顯得有些呆滯。

“你的那個朋友,嘉琪會陪著她一起去美國,好了,你趕快回去吧,做家裡的飛機走,在幻月裡要好好努力。”重新拿起了書,老者緩緩交代出聲。

聽過老者的話,陳英再一次疑惑了起來,為什麼自己的父親,哥哥,甚至外公,都會不止一次的叮囑自己,一定要在幻月之中好好努力。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難道這幻月之中真的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讓自己的父親和外公這樣的重要人物都為之忌憚三分?

“知道了,外公,那我就先回去了。”雖然疑惑,但是陳英卻不敢不聽老者的話,對著老者鞠躬行禮,陳英退了出去。

書房之外,程嘉琪已經等在了那裡,看到陳英,程嘉琪立刻走了過去,“表哥,怎麼樣?”

看著眼前的少女,陳英忽然想起了方纔外公的交代,“嘉琪,你陪著柳兒去美國,一定不要告訴她這一次的事情我有出力,你就說,是北京的秦氏跟你們合作,一起向美國方麵發出請求,她纔可以到美國的醫治,知道了麼?”

“嗯,知道了,表哥。走吧,我要陪你一起去北京,然後從北京出發。”點了點頭,程嘉琪出聲道。

“好,走吧。”拉起程嘉琪的手,陳英帶著自己這個小表妹快步跑出了彆墅。

坐上蘇家安排好的車,陳英和程嘉琪直奔蘇家在藏書後麵的私人機場,這裡的飛機是直升機,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做這個飛機,兩人卻可以快速的趕到南京,那裡的機場蘇家有專用的跑道。

一番周折之後,陳英帶著程嘉琪回到了北京。

到達了北京,陳英第一時間與沉香進行了聯絡。

撥通了沉香的電話,陳英默默的等待著。

“陳英,怎麼樣了?”接起電話,沉香快速的詢問著。

“已經辦妥了,你們帶著柳兒趕快來北京吧,然後從這裡去美國,我安排我表妹陪著你們去,但是我表妹明麵上是紫盈的合作夥伴,柳兒醒來之後你們一定要說這一件事和我冇有關係。”一邊帶著程嘉琪往出走,陳英一邊出聲。

“嗯,我知道,紫盈現在也在這裡,我們明天一早就去北京,陳英,真的謝謝你了。”聽到陳英真的辦成了這件事,沉香激動的出聲。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你到了北京之後記得聯絡我一下,就明天晚上吧,我把我表妹帶給你和紫盈認識一下,安排一下去美國的事宜。”與程嘉琪一道上了狼的車,陳英出聲道。

“好,那就這樣,明天我打給你。”

“嗯,好好照顧柳兒。”留下一句話,陳英默默收線。

看著陳英神情之中的那一抹低沉,程嘉琪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最終還是冇有說出口。

另外一邊,沉香也放下了電話。

“怎麼樣了?他怎麼說?”沉香身邊,秦紫盈也很關心陳英到底有沒有聯絡到醫院。

“已經聯絡好了,他要我們明天去北京,這一次我要陪柳兒去美國,也謝謝你,紫盈。”依舊處在激動之中,沉香有些語無倫次。畢竟柳風拂葉這樣的女孩,誰也不希望她的生命就這樣草草結束。

聽沉香的話,秦紫盈的眼角也泛起了激動的淚水,兩個女子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

————————

大家的金牌都扔出來吧,血戰到底,這個月勢奪第一,老子不過了!

殺!!!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