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與三女一起吃了一頓晚飯,商量好了送柳兒去美國的事情,陳英開車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今天晚上程嘉琪會跟沉香一起住在秦紫盈家裡,明天兩女則會一起帶柳風拂葉去美國。

回到了海星,陳英感覺自己的心緒無比的放鬆,送走了柳風拂葉,這一段事情就已經告一段落了,陳英也不用在為柳風拂葉的病情擔憂。

而且在美國治療的兩個月裡柳風拂葉是不會上遊戲的,又或許,以後也都不會在上遊戲。

這也算是一個圓滿的結局吧,陳英知道,柳風拂葉一定會有屬於她的幸福。

經過了一晚的安睡,陳英在第二天早晨六點準時上線,陪伴陶昕練級。

有了這個卡位點,有了墜落墳場九層這個天然的練級點,陳英和陶昕的效率已經變得極為高超了。現在陳英七十八級的等級在整個燕國排名第八,與韓蕭子的差距已經縮小到了三級。

最近一直都冇有出去殺人練級,韓蕭子的練級速度也漸漸降了下來,現在陳英的經驗增長速度甚至超過了韓蕭子。

有了玄武決,陳英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誘殺韓蕭子的計劃,但是由於韓蕭子最近太老實,陳英也冇有找到下手的機會,待到他坐不住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在給他一個教訓,殺死他,在此消彼長之中把地榜第一的等級排名奪回來。

已經確定要在幻月之中爆發,人榜地榜的第一名陳英就是勢在必得的了,就算世界地圖開放之後,麵對全世界各個大區的高手,陳英也有信心將天榜第一一舉奪下。

帶著陶昕,陳英開始投入到了全速的練級當中。

另外一邊,上午十點,柳風拂葉也終於要在眾人的護送下前往美國治療了。

飛機場上,沉香推著輪椅上的柳風拂葉,正在與秦紫盈道彆。

“紫盈,這一次謝謝你了,多虧你的出力,才讓柳兒有了治療頑疾的機會。”這些都是事先說好的,沉香自然不會露出什麼破綻。

淡然一笑,秦紫盈輕輕的扶住了柳風拂葉的肩膀,輕語出聲,“我和柳兒是姐妹,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我現在隻希望柳兒你好好配合那邊的治療,好好修養,我們皇朝世家還要靠你呢。我等你回來。”

“我會的,謝謝你,紫盈。”坐在輪椅上,柳風拂葉輕語出聲。今天的柳風拂葉一身灰白的衣衫,頭上帶著一個白色的遮陽帽,柔順的秀髮披散下來,靜靜的貼在肩上,整個人凸顯出一種安靜恬淡的美感。

雖然看不清容貌,甚至看不清身材,但是柳風拂葉隻是坐在這裡就能吸引機場之中大多數旅客的目光。

對周邊眾人包涵著各種意味的目光幾乎視而不見,柳風拂葉帽簷之下的水亮眼睛在四場之中四處的搜尋著,似乎想要找到什麼。

看到柳風拂葉的模樣,沉香和秦紫盈默默對視一眼,都是微微搖頭。兩人不可能不知道,柳風拂葉是在尋找陳英,可是陳英卻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柳兒,該登機了,走吧。”輕輕伏下身體,沉香在柳風拂葉的耳邊低語著。

也意識到陳英不會來送自己了,又或者,陳英甚至根本都不知道自己要去美國,柳風拂葉沉默的點了點頭。

這樣的結果,或許是最好的吧。

“柳兒就交給你們了,一定要照顧好她。”進入安檢之前,秦紫盈最後一次囑咐沉香和程嘉琪。

“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問題的。”對於柳風拂葉的關心不會比任何一個人少,沉香點頭出聲。

機場的廣播再一次催促了起來,沉香終於推著柳風拂葉進入了安檢通道,程嘉琪和那兩個保鏢也隨後跟了進去。望著柳風拂葉的背影,秦紫盈漸漸的出神了。

遊戲之中,此刻已經是下午四點的時間,連續練級九個小時,陶昕再一次坐在了地上,進入了休息狀態。

一天的時間全部都在全速練級,陳英甚至都冇有去機場送送柳風拂葉,這個時候,柳風拂葉應該已經到達美國了吧。

“呆子,在想什麼呢?”看著陳英出神的樣子,陶昕有些奇怪的出聲。

“冇事,就是想晚上去你家要帶些什麼禮物。”打了一個哈哈,陳英將這個事情抹了過去。

“那麼客氣乾啥呢,現在咱是一家人了,就不用太客氣了。”俏臉微紅,陶昕低語出聲。

看著陶昕羞澀的樣子,陳英的心情也好了起來,“好吧,那我晚上就住你家了,我真不客氣了啊。”

說道不客氣的時候,陳英的話語之中浮出了一絲壞壞的味道,更是讓陶昕麵紅心跳。

“噢,那可以啊,你住客房。”帶著一絲羞澀,陶昕低語著。

“嘿嘿,等著吧,晚上爬你家窗戶。”壞笑一聲,陳英回答道。

這一下陶昕是真的羞到了,低下了頭,陶昕不在理會陳英。

一個小時之後,今天的練級任務已經完成了,陳英殺死了周邊的最後一隻怪物,收起了自己的武器。

“昕兒,下線吧,我現在準備一下,馬上去你家。”將地上的幾件裝備撿起來,陳英出聲道。

“好,呆子你路上要小心,慢點兒開車。”站起身,陶昕溫柔的囑咐著。

“嗯,放心吧。”點了點頭,陳英看著陶昕下線之後,自己方纔下線。

下線,陳英帶上了給老爺子和陶澤成等人準備的禮物,開門下樓,前往陶家彆墅。

已經熟悉了路線,一個小時之後,陳英來到了陶家彆墅之前。那裡的門衛也已經認出了陳英是陶家的女婿,自然放行讓陳英的車通過。

在陶家的停車場停車,陳英拿著禮品走向了彆墅正門,在那裡,陶昕已經滿眼期待的等在了那裡。

看到陳英,陶昕立刻歡叫著跑了過來,“呆子,你來了,還真的帶禮物了?”幫著陳英接下了幾個包裹,陶昕歡快的出聲。

“小傻瓜,陶叔和蕊姐才結婚,而且為了咱們訂婚連蜜月都冇過完就回來了,我怎麼也的有點表示啊。”輕輕颳了刮陶昕的小鼻子,陳英微笑出聲。

“就知道你最好。”挽起了陳英的手臂,陶昕帶著一絲驕傲的味道與陳英一起走進了陶家彆墅。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