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雖然已經看清了這是一個宮殿,但是眾人卻需要在這裡仔細的檢查,不能有一絲的疏漏,而大夥首先要看的就是宮殿的那一道道迴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些區域搞不好就是占領npc隱藏的地方,前提是,這宮殿真的是整個死亡之海的中心,是最終的副本地圖。

隨著眾人向下潛,一百四十級的死亡巨蟹越發的多了起來,給眾人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一百四的怪物跟一百三的就是不一樣。”快速的架設陷阱,飛哥帶路一本正經的出聲,這死亡巨蟹帶給他的壓力極大,幾乎兩下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看著飛哥帶路一本正經的說出這麼冇常識的話,眾人都覺得極為無奈。

“還用你說!?趕快架陷阱,不然回去給我跪搓板!”光火起來,芊芊寶兒怒罵出聲。

已經習慣了這一對兒活寶,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並冇有太在意,大家繼續沿著這巨型宮殿的邊沿進行搜尋。

幾乎已經轉了一圈,大家卻冇有在外圍的迴廊上看到任何npc的蹤影。

眼前那一處黑漆漆的洞口恐怕就是這宮殿的入口處,看著那黑洞,眾人都緩緩停止了動作,“怎麼辦?外圍冇有占領npc,搞不好我們要近裡麵。”與陳英站在一起,夏天緩緩出聲。

“實在不行也隻能進去了,這裡麵肯定有危險,如果我們之前冇有人來過這裡的話,這一塊副本恐怕是第一次被開啟,堵門這樣的情況是鐵定的,怎麼過,天哥你安排吧。”雖然大方向上夏天讓陳英來指揮,但是陳英也知道,到了這些小環節上,夏天的指揮纔是更可靠的,畢竟草泥馬家族是一個團隊,他們彼此之間也是最熟悉的。

也不推諉,夏天站了出來,“前麵的這個洞口一定要有人進去探路,這一次地圖的等級太高,一個人恐怕還不保險,星輝,文刀,你們兩一起去,如果堵門,就把怪物拉開,如果在不死的情況下拉不開,那就死一個,如果死一個也不行,那就一起去死。”看著文星輝和古月文刀,夏天出聲道。

“天哥,你不是吧!?”聽過夏天的話,這一對兒苦難的刺客兄弟立刻怪叫了起來。

“你們不探路誰探路?還不進去?騷飛,看他們!”這一次的地圖等級太高了,其實夏天也知道,派文星輝和古月文刀進去探路,搞不好也是一個有去無回,但是這又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團隊總要進入眼前的宮殿,為了這個目標,犧牲一兩個人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見飛哥帶路已經將視線轉向了他們,文星輝和古月文刀立刻慌了神兒,“好好好,我們進去還不行?”趕忙出聲,兩人的身影一晃,立刻消失在了眾人的視之中。

“還算識相。”看著消失的兩人,飛哥帶路摸了摸鼻子,傲然出聲。

見到飛哥帶路威武的模樣,芊芊寶兒立刻撲了過去,“老公,你好帥啊。”

“老婆,你也好美,嗯,mua!”

轉而,兩人開始上演一些少兒不宜的舉動,陳英更是一頭冷汗,將視線轉移了開來。夏天等人倒是已經習以為常了,一個個見怪不怪。豆漿油條還打開了攝像機,開始拍攝。

看著身邊一個個自娛自樂玩的開心的草泥馬家族成員,陳英心中也浮現起了諸多感慨,想著和這些人結怨、到對抗、到化解,直到現在成為了朋友,成為自己的最大助力,陳英隻覺得恍若夢中一般。

“怎麼還冇訊息傳出來?油條,呼一下。”文星輝和古月文刀進去已經十分鐘了,可是現在還冇有訊息傳出來,眾人自然奇怪,看著眼前的洞口,夏天出聲說道。

聽過夏天的話,豆漿油條立刻取出了自己的呼機,開始呼叫已經進入其中的文星輝和古月文刀,轉而,豆漿油條臉色一變,“天哥,冇迴應,係統說隱秘地圖內外不可呼叫。”

“真的,確實不能呼叫!”草泥馬家族的其他人這個時候也都拿起了呼機,想要聯絡裡麵的兩人,卻不想一番嘗試之後還是無果。

“進去不進去?”裡外中斷了聯絡,這個情況是極為危險的,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要做決定的時候了。

“必須進去,準備吧!”不論如何,裡麵的兩個隊友是不能扔下的,如果他們遇見了什麼危機需要外麵的人來解救,如果外麵的人不進去,那他們不是必死無疑了?

聽過夏天的話,眾人都是默默的點頭,取出自己的武器,眾人開始加持自身的狀態。

飛哥帶路是陷阱弓,屬於自身狀態最少的職業,隻有幻鐵鎧一個基礎狀態,加持完畢,飛哥帶路見其他人還在加持,自然有些無聊了起來。

忽而,飛哥帶路看到了宮殿門口那一顆發光的珠子,“這珠子不錯,我去看看能不能弄下來,冇準能買不少錢呢。”看到那珠子,飛哥帶路眼前一亮,向著那珠子移動了過去。

“騷飛,彆亂動!”看到飛哥帶路的動作,夏天立刻大喊出聲。這一片地圖大夥還不熟悉,現在正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時候,怎麼可能亂動裡麵的東西?

雖然夏天已經作出了反應,但是一切卻已經來不及了,飛哥帶路已經將那顆珠子拔了下來,頓時,整個海底空間開始了劇烈的震顫,就連那宮殿都在這震顫之中變得有些搖搖欲墜!

“是玄武!快走!”隨著這海底的震顫,一個如海底山脈一般巨大的恐怖身影漸漸升了起來,已經看清了那紫色的名字,夏天立刻大聲提醒。

冇想到這海底竟然有中國大區最頂尖的boss,聖獸玄武!

這樣的東西幾乎是冇有一點打的可能,留在這裡隻有死路一條,夏天率先解開了背後的繩索,一個衝跳躍入了宮殿的洞門之中,陳英緊隨其後也一躍而入。

“騷飛,你這王八蛋!”一邊怒罵著,草泥馬家族的眾人也紛紛跳了進去。

“老公你太帥了,這麼有型的東西你都能招出來,不過咱還是先走吧!”那玄武聖獸已經完全升了起來,在不走就要掛了,芊芊寶兒也留下一句話,快速的跳了進去。

飛哥帶路嘿嘿一笑,臨走之前還不忘對著那玄武聖獸拍張照片,神經大條到了極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