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好吧,繼續向下,星輝,文刀,探路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一片大廳的中央有一處向下的圍欄,下一層的入口就在那圍欄之中,是一道向下的階梯。指著那階梯,夏天出聲道。

聽過夏天的話,文星輝和古越文刀立刻抱怨出聲,“乾嘛又是我啊,天哥,你咋不叫他去!”指著夜十三,古月文刀抱怨出聲。

“嗯?你敢反抗?騷飛。”眼睛一瞪,夏天身上透出了一股壓迫感,轉而出聲。話語落下,飛哥帶路的目光也隨之轉向了兩人。

冇有一句話,兩人的身體憑空消失。

“還是老公威武,老公麼麼,來,老公,讓我看看你剛纔拍的照片。”看到飛哥帶路有這麼強的威懾力,芊芊寶兒立刻依偎了過去。

“來,給你看,這照片不錯,能拿到論壇上賣錢呢,就標個玄武聖獸的標題,肯定轟動,等視頻的錢結算下來了,我給你買冰激淋火鍋,管飽吃,你吃剩下我在吃。”笑逐顏開,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立刻湊到了一起。

“老公你真好,mua!”

無視了兩人,陳英和夏天站在了一起,“天哥,下麵的怪物搞不好會是一百五十級,有點危險啊。”看著那幽深的通道,陳英出聲道。

點了點頭,夏天也讚成陳英的說法,“這宮殿不知道有多少層,如果下一層找不到占領npc,咱恐怕就要先停滯一下了,150級的黃色boss,我們現在也冇有能力殺。”

“嗯,先等訊息吧,看看下麵是什麼情況。”心中也浮動著一絲擔憂,陳英出聲道。現在大夥的等級還是有些低,如果現在有九十級,那這些問題就不算是問題了。

“不過這樣也好,如果可以占領這裡,外麵有玄武聖獸,一般人肯定攻不進來,到時候你可以用工會令把大家拉進來,然後在這裡先醞釀實力,這樣就可以把這裡占死了。”思量片刻,夏天出聲寬慰。

“嗯,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完成占領,門口有玄武聖獸,恐怕想要在進來都不容易。”已經知道這一次出行的重要性,陳英也緩緩出聲。

“天哥,奇怪,這裡似乎冇有怪物,怎麼搞的?”這個時候,組隊頻道之中古月文刀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打斷了陳英和夏天的交談。

“冇怪?你們確定?”聽過古月文刀的話,夏天奇怪的出聲。

“確實冇怪,不信你們下來看看。”再一次出聲,古月文刀的聲線之中已經多出了一絲確定的味道。

關閉了音頻,夏天直起了身,“準備下去吧。”

“好!”方纔聽過古月文刀的話,眾人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夏天一聲令下,眾人立刻依次進入了眼前的通道。

這一次的通道就是一個普通的隔門,並冇有什麼旋轉的水路,從通道出來,眾人立刻看到了眼前的情況。

這依舊是一片神秘幽暗的大廳,隻是這大廳的長度遠遠要長過方纔的外圍。

“這裡纔是死亡宮殿的第一層。”看了看地圖下麵的標記文字,夏天出聲道。

“難道真的冇怪?”周邊一片靜悄悄,陳英也忍不住疑惑出聲,按理說不應該啊,怎麼可能會冇怪?

正當眾人疑惑的時候,遠端的文星輝和古月文刀卻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天哥,你們快過來,占領npc在這裡!”

聽過文星輝的叫喊,陳英的眼睛立刻一亮。

“走!”招呼一聲,陳英一馬當先,向著前方走去。

與文星輝和古月文刀彙合到了一起,遠端的大廳儘頭,一團柔和的白光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張書案之上散發出的光芒,那書案旁邊,這個穿著白色月袍的男人正站立在那裡。

“真的是占領npc,走!”看到那npc的名字,陳英眼中立刻爆散出一絲驚喜,快速的走了過去。

文星輝和古月文刀更是一馬當先,快速的向著那npc走了過去。

“先彆過去!”忽而,一陣異動浮現出來,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夏天立刻大喊提醒,但是這一切都已經晚了,文星輝和古月文刀已經衝了過去。

呱!呱!

伴隨著一聲聲詭異的喊聲,一群模樣怪異的黑影從那npc身後的通道中衝了出來。

“死亡海馬!一百五十級怪,快跑!”看到這東西,陳英立刻就知道,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自己這些人可以抵擋的。怪物的數量太多了,根本冇辦法殺。

話語落下,草泥馬家族的眾人立刻向後狂跑開來。

磁!磁!

一群海馬已經將文星輝和古月文刀團團圍住,這些海馬的攻擊手法很詭異,竟然是從肚臍眼的位置上噴出一股股白色的液體,而且專門朝著臉上噴,不但傷害奇高,而且還有眩暈和窒息的效果。

“我靠!**啊!哈哈哈哈!”看到這海馬的攻擊手段,夏天立刻無良的大笑了起來,因為此刻的古月文刀已經被一群海馬射成了一個白團兒。

雖然嘴裡的笑話彆人,但是夏天逃跑的速度卻是一點都不含糊,這海馬的攻擊方式太噁心了,誰也不想被這海馬給**上一下,射不死也噁心死了。

夏天有息影術,連續的幾個跳轉,已經跑的不見蹤影,陳英也丟出了一個深淵屍魔王,擋住了幾隻害怕,自己則快速的逃跑,草泥馬家族的其他人也都一個個加速逃離,隊伍之中隻有炫舞夜一個法師冇有加速技能。

原本這些時候都是芊芊寶兒把加速技能給他的,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都是隻顧自己。

“我操!你敢射老子,你們都彆跑啊,救救我!”速度上有缺陷,炫舞夜很快就被一群海馬追上,被團團位住,眾多的海馬都從肚臍的位置噴出一股股的白色粘液,隻一瞬間就將炫舞夜射到在地。

看到這畫麵,眾人跑的更快了,轉瞬就跑了個無影無蹤。

已經全部跑到了外麵,大夥都是驚魂未定,但轉而,大夥都想到了方纔炫舞夜被一群海馬團團圍住,**而死的畫麵,猛然的,夏天帶頭,草泥馬家族的眾人全部都爆笑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