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陳英的脖頸向右平移了一點,頓時讓背後偷襲那個刺客的背刺打空,從而撞到了前麵那名刺客的吻喉之上,兩柄短劍在陳英的脖頸側麵撞在了一起。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死吧!”後麵的那個刺客已經用掉了背刺,短時間內對自己已經冇有致命的威脅了,現在陳英隻需要殺死前方的這個人。

還不待前麵的刺客逃跑,陳英的重劍已經揮了下去。

“開山刀!”伴隨著一聲爆喝,陳英的重劍狠狠的斬在了眼前的刺客頭上,5000多的傷害數字暴了出來,那為名叫瞬殺的刺客立刻被秒!

啪!啪!啪!

殺死了前方的刺客,後麵的那刺客立刻不見蹤影,遠端,一陣掌聲也傳了出來。

“不愧是中國大區第一狂戰士,我的金主看重的人,竟然花兩百萬金幣買你一條命,這麼高的價錢,我絕殺做了一輩子網遊殺手,還冇來冇有遇見過。一個遊戲能被你玩到這個份兒上,已經是最高的成就了。”遠端一個模糊的身影浮現了出來,正是那三個刺客之中領頭的人,絕殺!

“是誰派你來的?”冷漠的看著絕殺,陳英橫劍與身前,詢問出聲。

臉上露出一抹邪氣的微笑,絕殺輕輕擺了擺手,“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拿到這些錢,不擇手段。”

話語落下,絕殺的身影猛然朝著陶昕掠了出去,一道光影閃過,陶昕身前的狼王竟然突然進入了混亂狀態,開始到處亂跑。

“昕兒!”一瞬間明白了那絕殺動作的含義,陳英快速的衝擊過去。

斜刺裡,一道冷光猛然浮出,直刺陳英的眼睛,快速的反映了過來,陳英揮劍去擋。

釘!

撞擊的聲線傳來,陳英的行動立刻被阻滯。

“怎麼樣?你想自己死,還是讓你的女人死?”這個時候,絕殺已經衝進了那一條小縫隙,一個背刺製服了陶昕,轉而一道吻喉,陶昕的生命值頓時下降了一大半,而且還中了那絕殺短劍之上附帶的毒素,生命值開始一點點的下降。

“昕兒!”看到陶昕雪白的脖頸被劃開了一條口子,陳英隻感覺心如刀絞。

“怎麼樣?”微笑看著陳英,絕殺緩緩出聲,他們是職業的遊戲殺手,根本就不管什麼道義,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一切手段。現在看來,用女人來威脅陳英,確實是個好辦法。

身體繃得緊緊的,陳英在極力的抑製著自己的怒火,在當前的狀況下,陳英可以確認,隻要自己不想死,這些人一定拿自己冇有辦法,但是自己就能放任陶昕被殺死麼?

可是如果犧牲自己去救陶昕,一次掉級,恐怕自己在守衛怪物攻城之前達到九十級就是奢望了,那樣的代價未免也太大,陳英的身上還有必須擔負的責任。

見陳英猶豫不決,絕殺手中的短劍立刻深深的摁進了陶昕脖頸的肌膚,帶出了一絲血跡。

“哎,看來外麵風傳你有情有義,都是假的。”抓住陶昕的頭髮,絕殺手中的刀就要劃動開來。

“等等!”絕殺的動作觸動陳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無論如何,陳英都不允許有人傷害陶昕。

冷笑一聲,絕殺輕輕的咳嗽一聲,頓時,周邊隱秘的地方走出了一片片的身影,乍一看起碼有三十人,這些人全部統一裝束,衛士和刺客職業,這些人一個個身上都有強悍的氣魄,明顯都是高手。很顯然,為了劫殺陳英,這些人事先做了極為完善的準備。

到了此刻,陳英方纔知道,即便他們不用陶昕威脅自己,今天自己也很難走的拖,用陶昕來威脅自己,隻不過是想讓自己完全失去逃走的機會罷了。

“呆子,你走吧,是我不好,是我太笨了,對不起。”這個時候,陶昕也已經從背刺的眩暈之中醒悟了過來,看著周邊的情況,陶昕一下子就明白了當前的狀況。在陶昕心中,陳英幾乎是不可戰勝,而現在的陳英身上卻散發著一股頹然的氣息,很顯然,是自己的孱弱拖累了陳英。

心中暗恨自己無用,陶昕的聲線都帶上了一絲哭腔。

“昕兒,我會保護你的,傻孩子。”看著陶昕,陳英的臉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動手!”不想夜長夢多,絕殺立刻大喊下令。頓時,整個九層之中突然出現的刺客和衛士玩家都拿著自己的短劍瘋狂的向著陳英衝擊過來!

“呆子!”看到這情景,陶昕用儘全力大喊出來,晶瑩的淚花也一瞬間滴落了下來。

正當一個刺客玩家準備用背刺襲擊陳英的時候,天空之中卻突然出現了一絲爆炸的聲線。

“流星火雨!”威嚴的吟唱之聲傳來,一顆顆巨大的火球砸了下來,頓時籠罩了以陳英為中心10*10的區域,凡是踏入這區域的刺客和衛士立刻就在這恐怖的火雨之中化為了白光。

嗖!

轉而,一道淩厲的箭矢飛射而出,向著陶昕的方向飛去,正是元素法師的高級攻擊技能,火焰箭!

啊!!

這箭矢正正的射在了陶昕的胸口,一聲輕叫,陶昕的生命值放空,倒在了地上。

“昕兒!”看到陶昕死亡,陳英憤怒的大吼一聲。

“草!大夥撤!”那絕殺也冇想到陶昕竟然就這樣死了,威脅陳英的籌碼已經不在,又有強人突然殺出相助,以陳英的技術,現在已經完全冇有可能被他們殺死了,看到大勢已去,絕殺立刻出聲下令。

看到絕殺想跑,陳英胸口的怒火頓時燃燒了起來。

“獅子吼!”

狂暴的音波傳遞了出去,頓時將周邊還冇有死的那些偷襲玩家一個個完全製服。

“衝鋒!”揮著手中的破雷重劍,陳英一下子撞上了那絕殺,轉而一道包含憤怒的開山刀下去,那絕殺整個人都被陳英劈成了兩半兒。

這個時候,陰暗處也突然殺出了四個身影,兩男兩女,在陳英獅子吼的餘威之下,快速的斬殺那些刺殺的玩家。

兩個男人是北武-戰天和狂神,兩個女人,竟然是黑雲-雪花和嬌兒。

看著正在不斷釋放各種強悍的元素法師技能擊殺那些刺殺玩家的嬌兒,陳英一下子醒悟過來,方纔擊殺陶昕的那一道火焰箭正是嬌兒發出的!

“死吧!”陶昕的死亡已經讓陳英完全陷入了憤怒,甚至都不管這些人方纔救下了自己,陳英橫著重劍就像那嬌兒衝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