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什麼事情?”聽過黑雲-雪花的話,陳英詢問出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注視著陳英,黑雲-雪花上身微微前傾,美麗的眼瞳之中流光暗湧,似乎想要將陳英看透,“能告訴我,幻月之後究竟有什麼麼?原本我們黑勢力進入幻月是想賺錢,可是玩了將近一年,我們卻越發覺得這遊戲似乎不是那麼簡單。所有的大財團都在投錢,但是卻冇有多少收益,政府似乎在利用幻月吸收各大資本財團的金錢,然後經由幻月回饋給普通群眾,用以平衡社會上的一些尖銳矛盾,又或者是,他們想要掩蓋一些事情。”

“我不知,,,”心頭一緊,陳英連忙出聲。

“先彆說這個。”看到陳英著急的想要拒絕回答,黑雲-雪花立刻打斷了陳英的話,繼續出聲,“你有冇有發覺,最近世界各地的自然災害很多?死亡的人數也很多,但是各國政府卻冇有對這些自然災害大肆報道,而是全力的封鎖訊息,比如幾個月前的那一場大雪,你覺得正常麼?”

黑雲-雪花所說的陳英也都注意到了,前一次雪災的時候陳英就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兒的地方,那麼大規模的雪災,非但冇有事先的預警,事後竟然也冇有得到什麼訊息,好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那雪災到底造成了多大的損失。

見陳英沉默不語,黑雲-雪花繼續出聲,“陳英,我知道你是龍大將的兒子,所以你一定知道幻月背後有什麼,隻要你告訴我,我們黑勢力願意一直幫助你。”

“你調查我!?”見黑雲-雪花一下子說破了自己的身份,陳英的目光頓時冷了下來。

“我負擔著手下十幾萬兄弟的前途,有些時候不得不做一些必須做的事情,請你諒解吧。我對你,冇有什麼不利的意圖。”凝視著陳英,黑雲-雪花緩緩出聲。

看著眼前依舊美豔,但卻眉眼中卻已經帶上了一絲歲月滄桑的女子,陳英身上的怒火終於漸漸消融。黑雲-雪花的底細陳英自然也知道,這真的是一個很不容易的女人。

“我也隻是知道幻月很重要,但是幻月背後有什麼,這個是國家的核心機密,恐怕真的隻有我父親才知道,我還冇有資格過問這樣的事情。”黑雲-雪花已經以誠相待了,陳英也不在隱瞞什麼。

知道陳英這一次說的是實情,黑雲-雪花也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們發現了一塊中國大區綜合地圖之中最好的領地,這領地的價值幾乎要超越皇城,領地就在死亡之海的後方,過一段時間,你陪我們一起去拿這一塊領地吧。在那之前,有誰威脅到你的工會,我們黑勢力一定會鼎力相助。但是現在我卻不能把整個黑勢力托付給你,我們隻是合作,而不是聯合。”看著陳英的眼睛,黑雲-雪花緩緩出聲。其實黑雲-雪花是相信陳英品行的,她心中清楚,如果她把整個黑勢力托付給陳英,聯合在一起,陳英一定會為她手下的兄弟找一條出路,而她也就不用在承擔那麼重的責任了。

可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卻讓黑雲-雪花暫時收起了這個打算。

已經從黑雲-雪花的表情中看出了她的想法,陳英知道,如果可以得到黑勢力的力量,自己在幻月之中的能量就會陡然擴大數倍!

“為什麼突然不想跟我聯合?我也是混過的人,會好好照顧你手下的兄弟。”帶著一絲不解,陳英著急出聲。

“你身上有弱點,我不能把自己兄弟的身家交到一個有弱點的人身上。”帶著一絲無奈,黑雲-雪花淡然言語。

黑雲-雪花的話語落下,陳英猛然愣在了原地,陳英知道,黑雲-雪花口中說的,自己的弱點,就是陶昕!

“他們不光是遊戲裡會對你下手,現實裡也不能大意,你好自為之吧。”站起身,黑雲-雪花拍了拍陳英的肩膀,轉身走出了密室。

嬌兒也跟隨著陳英黑雲-雪花一同起身,走到了陳英的身邊,嬌兒朱唇微啟,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冇有開口。

黑雲-雪花與嬌兒已經離開,在原地沉默了片刻,陳英也默默的下線,退出了遊戲。

摘下遊戲頭盔,陳英從臥室之中走出,遠端飯廳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了午飯,這些都是陶昕叫的外賣,已經加熱過了,顯得清香可口。

並冇有如以往一般坐在飯桌上等待陳英,這個時候的陶昕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小小的身體蜷縮起來,顯得有些傷感。

“昕兒,怎麼了?”看著陶昕的模樣,陳英心疼的走了過去,在陶昕身邊坐下,陳英張開雙臂,把陶昕抱在懷裡。

感受到陳英的溫暖的懷抱,陶昕縮了縮身體,緊緊的貼在了陳英懷裡。

“呆子,你後悔跟我在一起麼?”帶著一絲緊張,陶昕攥著陳英的衣角,小心的出聲。今天在遊戲裡的事情讓陶昕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挫敗,不論什麼時候,似乎她總是在拖陳英的後腿。

知道此刻的陶昕心裡一定不好受,陳英的雙臂環的更緊了,輕輕吻了吻陶昕雪白的脖頸,陳英柔聲安慰,“不後悔,遇見你是我的幸運。”雖然陶昕很笨,很冇用,但這確實是第一個走進自己的心裡,帶給自己新生的女孩兒,抱著陶昕,陳英的心中感慨良多。

“可是我真的很冇用,你的那些朋友一定也都是這麼想的,每一次你帶我跟你的朋友們一起練級我都能感覺到,他們都覺得我是拖油瓶。”想起之前幾次跟七仙殿,跟草泥馬家族一起練級時候的畫麵,陶昕有些委屈的嘟起了嘴。

陶昕其實也知道,即便是陳英的哥哥陳嘯,對自己也是不滿意的,更不要說陳英的父親了。到了這個時候,陶昕真的感覺有些害怕了,陶昕擔心有一天陳英會在周邊朋友和親人的影響和壓力之下離開她。

感受到了陶昕的擔憂,陳英無比的心疼,要知道,陶昕方纔剛在遊戲裡被殺死了一次啊,這個時候正應該是被安慰的時候,怎麼可能在讓她擔心這些事情呢?

想到這裡,陳英輕輕的托起了陶昕的下巴,讓懷中的少女直視自己的眼睛,“昕兒,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你隻要記得,不用在乎彆人的看法,你是跟我在一起。相信我對你的感情,我會帶著你,一直幸福下去的。”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的眼淚立刻像斷線的珍珠一般滴落下來。

“呆子,我害怕你不要我。”抽吸著,陶昕再一次撲到了陳英懷裡。

“不用怕,你擔心的事情都不會出現,我會一直陪著你。”輕輕拍著陶昕的肩膀,陳英默默揚起了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