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種燕國、齊國的工會領導商議之後,大家默默的散會。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獨自回到了死亡之海,陳英開始檢視領地城的建設情況。

領地城的建設已經完全正常了,大城已經有了雛形,堅固的城牆矗立了起來,河溝,箭塔等設施也已經建設齊備,就是內部的商鋪等設施還冇有完全建造好。

一些陶家的機關師正在標註法師坑,機關陷阱等防禦標,製作防禦圖。

隨便詢問了一些建設的問題,確認冇有遺落之後,陳英走出一層,進入了外層。

“哈哈哈!2b小夜,你就是被**的命,吞精男!”一進入外層,陳英立刻聽到了一陣無良的大笑,抬眼看去,卻見炫舞夜此刻臉上都是白色的粘液,一匹死亡海馬的屍體正倒在他的麵前。(比較邪惡的說,不知道啥叫**,請詢問百度大神。)

看來,這炫舞夜又遭受了一次重創。文星輝,古月文刀兩個刺客都取出了短劍,幫炫舞夜刮臉,草泥馬家族的其他人則是笑的打跌。看到這群人的活寶表現,陳英無奈的搖了搖頭,走了過去。

“天哥,各位兄弟。”

“呦,菸灰來啦,來來來,一起欣賞咱新一代的被**男,吞精男,炫舞夜。”看到陳英,夏天笑逐顏開,為陳英隆重介紹炫舞夜的新名號。

“靠!輕點兒刮!刮到我臉上的粉刺了,疼啊!”還不等陳英回話,炫舞夜那邊兒卻慘叫了起來。

“誒?你咋長粉刺了?是不是虛火上升?要不然老哥帶你去娛樂一把?雙胞胎,才八百,介紹費也不用你多給,把你那個鞋子給我就行了。”聽過炫舞夜的話,文星輝立刻奸笑著出聲。

“滾,你這皮條客,我鄙視你。”做出一臉正義凜然的樣子,炫舞夜大罵起來。

無奈的搖了搖頭,陳英不在看這幾個活寶,轉而對著夏天出聲,“天哥,明天我們要去死亡之海後麵的黑暗礦山,是齊國和燕國幾大工會的聯合團隊,這一走的七天的時間,領地建設和防禦就先拜托你了,守城之前我一定回來。”

“死亡之海的後麵?那不是未來世界地圖的通道麼?那裡什麼時候出了個黑暗礦山?”聽過陳英的話,夏天立刻收起了調笑的表情,認真的詢問。

“我也不知道,這地圖是黑勢力發現了,現在他們用這個做要挾,以百分之三十的未來領地股份,換取了天龍、皇朝世家和咱們星辰各自百分之二十的領地股份,並且簽訂了聯合防禦協議,明天我們就是要一起去那黑暗礦山看看。”對於夏天,陳英也冇必要隱瞞什麼,將實情說了出來。

“嗯,黑勢力倒是會做生意,用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換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不過這個聯合防禦的協議對你是有利的。你放心過去吧,記得把那邊的資料整理一下帶回來,這些天我會幫你盯著死亡之海的。”點了點頭,夏天出聲道。

聽過夏天的話,陳英心中浮出一絲感慨,正準備道謝,卻不想呼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菸灰大大,明天就是咱菊花台開始錄製的時間了,你準備好了嘛?”接通音頻,北京大掌櫃的聲音立刻傳了出來,聽到這聲音,陳英頓時愣住了。

怎麼把這事情給忘記了,明天自己這邊要去黑暗礦山啊,怎麼可能在星海城?

“這個,我明天有事,要不,咱改天?”帶著一絲不好意思,陳英出聲道。

“靠,菸灰大哥,我的公告都發出去好幾天了,說明天有神秘嘉賓,大家都很期待。你現在才說改時間,這不是砸咱的招牌嘛?”聽過陳英的話,北京大掌櫃立刻哭叫起來。

知道這也是一個來錢的路數,陳英立刻為難了起來,黑暗礦山是一定要去的,可是這菊花台的事情又怎麼辦呢?

“等一下啊,我在想想辦法,你先彆著急,我等下聯絡你。”連忙安慰了北京大掌櫃幾句,陳英掛斷了音頻。

看到陳英一臉愁容,夏天立刻詢問,“咋啦?遇見啥不好解決的事情了?”

“是這樣的,我和一個朋友聯合辦了一個節目,叫菊花台,,,”事情比較麻煩,陳英也冇了辦法,隻能把事情說了出來,看看夏天有冇有什麼對策。

聽著陳英的講述,夏天的眼睛反而越來越亮。

“菊花台!?好點子啊,這點子好,菸灰你放心,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拍了拍陳英的肩膀,夏天保證出聲。

“騷飛!寶鵝,過來!”轉過身,夏天抬手招呼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

那邊的一對兒正在卿卿我我,聽過夏天的話,兩人立刻手拉手跑了過來。看著寶兒這極品蘿莉和飛哥這猥褻大叔的組合,陳英立刻一頭冷汗,真不知道這兩人是怎麼走在一起的。

“騷飛,寶鵝,菸灰辦了一個訪談節目,叫菊花台,明天開始,你們兩去做第一期的嘉賓,怎麼樣?講述一下你們那憂鬱、糾結、令人蛋疼的愛情故事。節目做火了,少不了你們的分紅。”看著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夏天出聲道。

“采訪啊!?什麼檔次的節目啊,我這樣的美女可不是什麼通告都會去的哦?”聽過夏天的話,芊芊寶兒立刻撅起嘴,作出一副超級明星的模樣。

“是啊,我檔期排的很滿的,而且像我這樣的巨星,是什麼節目都會去的?順便問一下,出場費多少錢?”飛哥帶路也緊隨著揚起了頭,到真有些明星派頭,隻是那五官看起來實在太慘,影響食慾。

見這兩個人還拽起來了,夏天立刻火冒三丈,手中的法杖揮下,兩個暴栗敲到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的頭上,“媽的,還真當自己是巨星了?騷飛,你也就是個巨猩!你去不去?還有你?在囂張我把你的鵝毛全拔光,做成烤鵝。”

被夏天教訓了一下,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立刻乖了,“我們去還不行嘛,真暴力。對了,天哥你也陪我們一起去嘛。”

“好吧,我陪你們一起去。”點了點頭,夏天答應了下來。

看著眼前這三個明顯神經不正常的人,陳英冷汗連連,這可是他準備賺錢的大項目啊,“天哥,這行嗎?”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對著陳英擠了擠眼睛,夏天壞笑著出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