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死亡之海的建設已經幾近完成,一個星期的經驗上浮時間過後,小樂個牛哥已經完成了陳英下達給他們的指標,星辰之中超過八十級的玩家達到了三千人,在加上傳媒學院那邊的兩千人,現在的星辰已經有了超強工會的雛形。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距離守城的最後一點時間裡,小樂和牛哥帶著星辰的主力玩家開始熟悉新領地的城池,安排防禦工作,而陳英則帶著草泥馬家族的眾人在黑暗礦山練級。

明天就是守城的時間了,現在的陳英等級已經達到了九十三級,比預想的要快一些。

“這裡的怪物經驗真變態,世界地圖,好地方啊!”殺死一隻怪物,夏天感慨出聲。

“嗯,不過明天我們就不能在這裡練級了,怪物攻城要開始了。”已經練了一天的級,馬上要下線了,陳英收起重劍,出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草泥馬家族的眾人臉上都露出了輕鬆的笑容,“放心吧,現在咱的等級放在這裡,整箇中國大區地榜前十咱們占了九個,還怕什麼?”

現在草泥馬家族的八個人已經全部升到了九十級以上,牢牢的占據了中國大區的等級排行榜。

雖然其他幾個工會的精英團隊也在這裡練級,但是他們的能力卻遠比不上陳英等人,在加上冇有陳英這樣排除危險的能力,其他隊伍練級的效率是很低的。

除了陳英和草泥馬家族的八個人,整箇中國大區隻有一個人衝上了九十級,那就是黑雲-雪花。

明天星辰聯盟守城,黑雲-雪花也會幫忙,當然,前提是陳英等人抵擋不住的情況下。

“已經在這裡閉關了五天了,咱們該回去看看了。”下線之前必須要回一趟死亡之海,看看那邊的情況,想到這裡,陳英出聲道。

點了點頭,幾人同時開啟了回城卷。

轉而,幾個人全部回到了死亡之海。

死亡宮殿一層的大廳之中,一幢雄偉的大城已經完全建立了起來,高達十米的巨型城牆帶著一股威嚴的感覺。守護城的城牆極其厚,其中有一些鏤空的部分,這些鏤空的部分裡麵都會站滿高級法師,在無憂的狀態下釋放魔法攻擊怪物。

而城中則有一座座的箭樓矗立起來,上麵都可以站立不少的弓箭手。

城牆的中部有不少的戰壕,可以容納狂戰士和守護戰士配合打擊敵人。

看著守護城之中眾人忙碌的樣子,陳英滿意的微笑了起來。

“大哥,你來了。”看到陳英,小樂快速的跑了上來。

“嗯,安排的怎麼樣了?記得關閉傳送陣,小心其他工會的玩家搞破壞。”拍了拍小樂的肩膀,陳英出聲詢問。

“已經冇有問題了,傳送陣馬上就會關閉,明天上午十點正式打響守城戰,今天晚上已經是戒備狀態了。”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小樂出聲道。

看著守護城穩固的防護,陳英也終於放下了心,“在多雇傭一些係統守衛,五百個全部雇滿,不要安排在城外,儘量安排在城內,一旦城破,他們可以幫助玩家抵擋怪物,在城外消耗光了不好。”係統守衛都是一百五十級,隻能雇傭三百人,雖然安排在城外或者城牆上也不錯,但是陳英考慮的卻更加周全,萬一城破,還是要打巷戰的,到時候在眾多一百五十級怪物的攻擊下,一般的玩家恐怕根本抵擋不住。

尤其是法術係職業,恐怕連法術都發不出幾個就要被秒殺,如果這些係統守衛全部放在城內,防備城破的危險,那應該能起到更大的作用。用這些係統守衛做肉盾,失去了城牆掩護的玩家纔有機會繼續發揮他們的力量。

“嗯,大哥你放心,我會把係統守衛全部放在城內,不過,三百個係統守衛全部雇用滿,那需要很大一筆錢,而且這守衛是二十四小時的,花費很大啊,陶家那邊的那幾個監管資金的人恐怕又要有話說了。”帶著一絲為難,小樂出聲道。

自從陶家派人進入星辰監管資金之後,已經跟小樂等人有了一些小摩擦,這些事情陳英多少也聽說過了一些。

知道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陳英出聲道,“守城是重中之重,那麼多建城的錢都花了,還捨不得這幾百萬?如果有問題的話叫他們直接來找我就好。”

“好吧。”點了點頭,小樂應承了下來。忽而想起了什麼,小樂出聲,“對了,大哥,雷哥和刀哥他們的工會也已經建立了起來,我們兩邊要聯盟麼?”

思量了一下,陳英出聲道,“先不要聯盟,現在不必過早的暴露咱們底牌,讓他們選個領地先打下來,然後繼續招兵買馬,這一塊的錢我來出。”

“好!”

與小樂談完了明天守城的事情,陳英下線,退出了遊戲,明天上午十點就要守城了,今天必須要好好休息。

出了臥室,陳英看到了在廚房裡忙碌的陶昕,聽冷依依他們說過,最近陶昕情緒有些低沉,一心撲在了練級上,雖然知道陶昕是在為那一天被殺死,而且拖累了自己的事情難過,但是陳英最近卻太忙了,冇有時間照顧她。

明天就是守衛怪物攻城的時間,守過了怪物攻城,如果有工會立刻提請進攻死亡之海,那麼在過年之前還要在打一場保衛戰。但是過年期間是不用擔憂了,因為過年的時間有四天的和平期。

等這一段忙碌過後,在好好的陪伴陶昕吧,現在也隻能先安撫一下她的情緒了。

緩步走過去,陳英從背後抱住了正在做湯的陶昕。

“昕兒,今天累麼?”輕輕吻了一下陶昕的脖頸,陳英詢問出聲。

“不累。”經過那天的事情,陶昕的性格也變得有些沉默,默默的閉上了眼睛,陶昕體會著陳英溫柔的擁抱,輕輕迴應。

“最近真的委屈你了,等我忙完了這一段,咱們好好的過個好年,我帶你去蘇州。”吻著陶昕的髮絲,陳英保證出聲。

“嗯,可以吃飯了,吃完飯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守城。”體會著陳英的溫柔,卻不知道這溫柔是不是可以持續一輩子,陶昕有些微微的哀愁。

輕輕脫離了陳英的懷抱,陶昕將一盤盤已經準備好的菜端上了桌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