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隨著一道‘轟隆’聲傳來,疾風堂的工會塔被徹底的砍到,與陳英做對的工會又少了一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一個四級工會在一夜之間被打散,消失在燕國之中。

“ye!勝利了!”

“贏了!”

看著陳英電腦螢幕上麵的畫麵,地下室的玩家都高喊慶祝了起來,陳英也退出了遊戲,站起身,與周邊的眾人一一擊掌慶祝。

“大家好好準備一下,過一個好年,這個年我恐怕不能跟大家一起過了,明年我要跟昕兒結婚,今年春節要帶她回家。出正月之前我肯定回來,跟大家好好慶祝。”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八了,明天陳英就該回去了,二十九跟陶昕的家人呆一天,三十一早就要飛到蘇州。

也都理解陳英,其實陳英能在這裡陪他們十多天已經是很好的了,最近兄弟盟大殺四方,急速擴張,大家都覺得很過癮。

“大哥,早點結婚,然後給咱弄個侄子,大夥都等著呢。”

“光有侄子咋行,還的來幾個侄女。”

“幾個侄女?那不得也來幾個侄子,不然男女都不平等,多不好。”

“能生多少生多少吧,咱一起幫忙看孩子。”

圍攏在陳英身邊,一群人都是開心的起鬨著,聽大夥要她生很多孩子,陶昕的臉已經完全羞紅了,小腦袋鑽在陳英的懷裡,不敢抬起來。

見陶昕害羞,陳英哈哈大笑了起來。

“兄弟們,好好玩,提前跟大夥拜個年!”雙手抱拳,陳英出聲說著,這一次可以在過年之前把燕國的局麵完全穩定下來,而且死亡之海也冇有被其他國家的工會提請攻擊,陳英的心終於完全放鬆了,這一下,可以過個好年了。

“老大、嫂子,過年好!”伴隨著一陣陣的拜年聲,陳英帶著一臉羞紅的陶昕走出了地下室。

外麵的空氣帶著一絲涼涼的味道,除夕之前,北京終於迎來了一場大雪,看著整個世界的銀白,陶昕顯得歡快極了,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一般圍在陳英的身邊。

兩人走在雪地之中,被一種幸福的味道緊緊包圍。

“呆子,這雪真好。”歡快的笑著,陶昕跑離了陳英身邊,摘下手套,陶昕直接包起了一個雪球扔向陳英。

並冇有躲閃,嘭的一下,那雪球在陳英的肩膀上炸了開來。

“小妮子,敢偷襲你老公!看我怎麼收拾你!”裝出一副怒沖沖的樣子,陳英也包起了一個雪球,輕輕向著陶昕扔了過去,惹得少女一陣陣尖叫。

雪地裡,陳英和陶昕歡快的玩耍著,兩人都在儘情的享受著這難得的歡樂時光。

忽而,一個雪球從斜側裡飛出來,感受到這雪球,陳英立刻一閃躲了過去,因為陳英知道,這雪球不是陶昕扔的。

“切!小氣,你的親嫂子打你一下,你還躲。”轉而,一道嬌美的聲線傳來,陳英和陶昕一起轉過了身。

“大哥?”

“大哥,姐姐。”

雪地之中,陳嘯和秦紫盈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這裡,剛纔那雪球正是秦紫盈扔出來的。

看到兩人,陳英和陶昕立刻停止了打鬨,走了過去。

“大哥,你怎麼有時間過來?那邊不忙了麼?”拉著陶昕的手,陳英詢問著。

看著眼前兩個人幸福的模樣,陳嘯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放心的笑容,“馬上過年了,我的接紫盈回去陪爸爸,知道你要去外公那邊,所以提前過來看看你,記得給媽媽掃墓。”

陳英知道,自己的大哥太忙了,已經很久都冇有去給兩人的母親掃墓了,不過有自己在,總算不會冇有兒子回去。

點了點頭,陳英應承了下來。

“走吧,陪我們到前麵的酒店呆一會兒,晚上就住那邊兒吧,讓昕兒跟紫盈在一起,我晚上有些事情要跟你談談。”拍了拍陳英的肩膀,陳嘯出聲說道。聽出了自己大哥的話中那一絲囑咐的味道,陳英知道,這一次談話可能很不簡單。

“好,一起過去吧。”

陳嘯和秦紫盈已經在傳媒學院對麵的內蒙古大酒店訂好了房間,陳嘯和陳英走在前麵,秦紫盈帶著陶昕走在後麵。也許已經意識到了接下來談話的嚴重性,陳英和陳嘯都冇有說話。後麵的秦紫盈和陶昕似乎也感受到了自己男人身上的那股凝重味道,也不出聲,隻是默默的跟在後麵。

少許時間,幾人已經到了酒店,吩咐秦紫盈將陶昕帶到房間裡,陳嘯帶著陳英一路上了天台。

轉過了天台的彎角,陳英赫然發覺,狼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這裡。

“看過了麼?”走上階梯,陳嘯對著狼詢問出聲。

“已經完全檢視過了,冇有危險,可以放心談話。”快速點頭,狼出聲說道。這一下陳英已經完全確定,陳嘯要跟他說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找到這樣一個安靜的地方,還要叫狼事先看一下有冇有可能被其他人竊聽。

“嗯,你先下去吧,把入口那裡看好。”與陳英一起走到天台的邊緣,陳嘯出聲道。

冇有說話,狼快速的走下了天台,將樓梯門關好。

與陳英一起站在天台之前,沉默片刻,陳嘯終於出聲,“玩幻月這麼久,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了麼?”陳嘯相信,以陳英的聰明,這些事情不可能完全感覺不到。

早已經確定幻月並不是一個一般的遊戲,陳英緩緩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判斷,“最近幾年火爆的兩個擬真遊戲我都玩過,與縱橫相比,幻月看起來具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實際上卻是一個吸金的黑洞。各大財團不但冇有在幻月之中賺到錢,自己的既有資本反而被幻月源源不斷的吸收了進去,我不太理解這一款遊戲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難道,是為了平衡貧富差距,緩解社會矛盾?為既得利益階層重新洗牌?”

聽著陳英的分析,陳嘯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看來你的頭腦還在,幻月存在的目的,你說對了一半。幻月的存在,確實是為了吸收世界各大財團、乃至於一般有錢人的資本,但是這資本各國政府卻並冇有花在平衡貧富差距上,而是投入到了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業當中。”臉上帶著一絲凝重,一絲神聖,陳嘯沉穩的出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