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走進了陶家彆墅,陳英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新年的氣息氛圍,陶老爺子今天也是一身大紅色的唐裝,滿麵笑容,神采奕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看到陳英走進來,老爺子笑的更開心了,“小陳啊,你可算回來了,除夕不陪我這個老頭子一起過,臘月也該早點回來嘛。”

已經知道陳英和陶昕明天要離開這裡去蘇州,今天陶家已經準備了豐盛的晚飯,似乎是要提前守歲了。

“爺爺,這一次真的對不起了,我想早一點帶昕兒回去。另外,我想早一點跟昕兒結婚。”走到陶老爺子身邊,陳英一邊說說,一邊把手伸了出去,與老爺子的手握在一起。

聽過陳英的話,抱著陶緣兒隨後走進來的陶昕一下子羞紅了臉,而陶老爺子的眼睛卻一下子亮了起來。

“早點結婚?你想什麼時候辦婚禮?”年過古稀而知天命,老爺子已經知道,自己的時日恐怕是不多了,如果可以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小孫女結婚,那無疑是一件快事。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想今年五一跟昕兒結婚。”臉上浮起一絲難得的微紅,陳英緩緩出聲,“我跟昕兒走到今天也不容易,我真的很想早點結婚,跟昕兒好好在一起。”

陳英的話語落下,老爺子的臉上顯露出了真摯的欣慰表情,一旁的陶澤成和謝蕊也是相視而笑。雖然嘴上不說,但是陶家的人卻知道,以陳英的品貌、家世、能力和性情,陶昕能遇見陳英這樣的人,真的很幸運。原本大家還在擔心事情會有變化,但是從陳英的表現來看,他是真的一心愛著陶昕。有了這個認知,大家對於陶昕都已經放心了下來。

“我支援你們早點完婚。老二,你呢?”微笑點頭,老爺子轉身詢問一旁的陶澤成,畢竟陶澤成纔是陶昕的父親。

“好吧,我也支援你們早點完婚,其實昕兒也不小了,而且這妮子現在也等不急了,心根本就不再家裡,說是冇有結婚,還不是每天跟著小陳跑來跑去,與其這樣,還不如早點結婚。”微笑出聲,陶澤成還不忘逗一下自己的女兒。

果然,陶澤成的話語一出,陶昕的臉更是通紅了起來,“爺爺,爸爸!”身體輕輕的扭動一下,陶昕不依的出聲。

“哈哈哈,好啦,彆逗她了,都快點來吃飯吧!”看到陶昕害羞,老爺子心情大好,也不再逗陶昕,老爺子開始招呼大家一起吃飯。

冬天裡天黑的比較早,現在纔是五點多的時間,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陶家彆墅門口也掛起了大紅的燈籠,整個彆墅一派喜慶。

比往常大了一倍的圓桌搬了出來,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飯、聊天,其樂融融。

最近陳英在遊戲之中成績斐然,死亡之海已經被星辰完全站住,燕國內部也已經回覆了平靜。雖然陶家的人並不完全知道兄弟們和風語者也是陳英的力量,但是大家也都已經猜到,這兩股勢力的崛起跟陳英脫不了關係。

一頓晚飯從五點一直吃到十二點,陳英陪著陶家的幾個男人喝了很多酒,不知為何,今天的陳英竟然有一些醉了。

知道陳英和陶昕明天還要去蘇州,老爺子早早安排人送陳英回房休息。

全家的大人都在盯著看,這個晚上陶昕終於冇有在跑到陳英的臥室。

僅僅是一個晚上自己休息,陶昕已經顯得很不適應了,躺在自己的大床上,陶昕竟然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直到淩晨三點多才迷糊著睡了過去。

經過這一個晚上的體驗,陶昕知道,陳英已經是自己生命之中的另一部分,再也不可能分離。

第二天上午十一點,在陶家眾人的送彆和祝福之中,陳英帶著陶昕從北京離開,坐上前往蘇州的飛機。

這一次陳英和陶昕做的是頭等艙,兩個人靠在一起,由於昨天冇有睡好,飛機上的陶昕顯得有一絲疲憊,一上飛機就靠在陳英身邊,迷糊著想要休息。

看著陶昕精神疲憊,陳英自然擔心,探了探陶昕的額頭,陳英有些擔心的詢問,“昕兒,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陶昕自然知道,自己今天冇精神,全都是因為昨天冇有陳英在身邊,所以冇有睡好。本想搪塞過去,但轉念一想,兩人都已經要結婚了,這些事情也冇有必要隱瞞什麼。小臉微紅,陶昕低聲言語,“昨天你冇有抱我,我睡不著。”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愣了一下,轉而,懷中少女心底的那一抹依戀的味道漸漸的沁入心田,令陳英無比的感慨。

“寶貝,以後我每天都抱著你。乖,休息一下吧。”緊緊攬住陶昕的肩膀,陳英溫柔的出聲。

“嗯。”把心裡話說出來,陶昕體會到一種舒適放鬆的滿足感,帶著微羞,陶昕輕輕吟嚀一聲,閉上了眼睛。

不再說話,陳英放鬆身體,讓陶昕靠的更舒服一些,自己也仰躺在椅背上,做短暫的休息。

下午三點,飛機到達上海,陳英和陶昕坐上蘇家派來的車,直接趕往蘇州,兩個小時之後,兩人已經回到了蘇家彆墅。

今天已經是大年三十,蘇家大宅也是一派喜氣,所有的蘇家人全部回到了蘇家大宅,整個宅子都是一片歡騰。

轎車停在蘇家大宅的門口,看著彆墅之中出出入入的人,陶昕心底浮起了一絲緊張,“呆子,我們的事情你跟外公說了嗎?他會不會也不喜歡我?”經過與陳英父親的那一次見麵,陶昕變得有些不自信了。

“不會的,外公一定會喜歡你的,他跟爸爸不一樣,放心吧。”握著陶昕的手,陳英出聲安慰。

有了陳英的保證,陶昕稍稍放下了心。

陪著陳英一起走進彆墅,穿過大廳,陶昕看到了陳英的外公蘇之誠。

這是一個慈祥,但不失威嚴的老者,身上的氣勢雖然濃重,但是卻冇有那種咄咄逼人的感覺,讓人感到十分舒服。

“陳英回來了啊,這位一定就是陶小姐了,早就聽我外孫說起過你,果然是美麗優雅的姑娘,歡迎你!”看到陶昕,陳英的外公立刻起身相迎。

被老者誇讚,陶昕顯得有些受寵若驚,趕忙走了過去,陶昕溫順的行禮,“謝謝外公,這個是我準備的禮物。”說著話,陶昕將一個盒子遞到了老者的手裡。

這是陶昕提前準備的禮物,這一次見麵是否愉快對於兩人的婚姻極為重要,陶昕也不得不重視。

“紫砂壺?成色不錯,有些年代了,謝謝你的禮物。”滿意的點了點頭,老爺子也取出了一個盒子,“陶小姐,這個是我們蘇家祖傳的繡工,雖然你不是江南女子,但總歸是要嫁給我外孫的,這一套繡工是我大女兒,也就是你過世的婆婆留下的,你收起來吧。”

眼前的盒子是一個年代久遠的紅木盒,上麵雕刻著一些細密的紋路,是白鳥戲水的圖畫,整個盒子都帶著一絲女兒家的微香味道。知道這盒子是陳英的母親留下的東西,陶昕的小手都有些激動的顫抖。

小心的把盒子接過來,陶昕鄭重的出聲,“外公,雖然我之前冇有學過刺繡,但是從今天開始,我會努力學習的。”

看著陶昕鄭重的樣子,老者臉上露出了一個讚賞的微笑。這女孩兒雖然並不是那種具有大智慧的人,但卻有一副好性情,這樣的女孩子也許纔是陳英最需要的吧。

蘇家禮法嚴格,除夕宴要等到六點纔會開始,距離現在還有一些時間。

對著遠端蘇家的長子蘇長雲招了招手,老者出聲道,“長雲,陳英,你們跟我到書房吧,我有事情找你們談。嘉琪,你照顧一下昕兒,帶她在家裡四處熟悉一下。”已經認可了陶昕,老者對陶昕的稱呼也自然的改了過來。

知道自己的外公要找自己談重要的事情,陳英示意陶昕跟著程嘉琪四處看看,自己則跟在了老者的身後,走上了二樓的書房。

————————

現在在北京,碼字不方便,十號開始爆發,金牌被反超了,大家給點力,我需要你們的支援。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