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帶著陳英和蘇長雲走到了書房,老者不緊不慢的泡上一杯茶,轉而在書案之後的藤椅上坐了下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看著陳英,老者的眼中浮動著一絲讚賞。

“你做的不錯,燕國之中你已經控製了局麵,而且在與皇朝世家、黑勢力的合作中取得了主導地位。綜合地圖的情況也比較穩定,這一段,可以說你是超額完成任務了。”早已經告訴過陳英,一定要在幻月之中有所作為,最近陳英在幻月之中做的不錯,老者自然高興。

“謝謝外公,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之前蘇家為了給柳風拂葉治病,已經花進了七十億美元,雖然這些錢都是投資開辦醫院,按照商業評估,今後也有可能收回成本,但是陳英卻知道,這些錢基本不可能收回來了,因為等這些醫院建成,恐怕那個底線時間也要到了。

瞭解到這一點,陳英心中無疑更加愧疚,如果外公家可以把這些錢投入幻月,那絕對是一顆重磅炸彈,要知道,蘇家可以中國最強大的商業世家。

似乎已經猜到了陳英在想什麼,老者臉上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笑容,緩緩出聲,“陳英,你也不要多想了,相信一些深層次的東西你也已經知道了,所以,你更應該去努力。這一次叫你上來,我想托付你一件事,在告訴你一些幻月今後可能出現的變化。”

聽過外公的話,陳英抬起了頭,雖說幻月的秘密隻是各國政府知道,但是各個國家之中卻都有著一些家族,他們的力量大到可以左右政府的一些政策。由於政治體製的關係,在西方國家,這樣的商業家族並不算少。而在中國,這樣的家族雖然極為罕見,但也並不代表冇有。

而蘇家,就是這樣一個腳一踏足以讓整個亞洲震三震的大家族。

“外公請講!”知道自己的外公可能瞭解一些自己現在都不一定知道的秘密,陳英立刻小心的出聲。從小時候到現在,外公從來都是嚴肅的,陳英也從來都看不清外公到底有多深厚的實力。

“當務之急有兩個,一個是達到一百級,完成轉生,轉生之後纔算真正接觸到幻月,你現在的等級優勢幾乎已經冇有了。”輕輕抿一小口茶,老者輕聲道。

最近的陳英因為忙碌與統一整個燕國,所以一直都在帶人到處pk,自己根本就冇有係統的練過級,想到這裡,陳英立刻答應,“是,外公。”

點了點頭,老者繼續出聲,“第二點,接下來的半年,你要儘量統一整箇中國大區,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就先統一半箇中國大區。因為世界地圖一開放,中國大區之中六個小國的國界線就會消失。”語氣平淡,但是老者扔下的卻是另外的一個重磅炸彈。

“國界線消失!那不是說,現在的中國大區的六個國家要合成一個國家?”想象到那種混亂的局麵,陳英忍不住震驚出聲。

如果國界線真的要消失,那統一整箇中國大區幾乎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中國大區光玩家就有數億之巨,其中各種勢力更是盤根錯節,強悍的家族多不勝數,一旦國界消失,就算你在明麵上消滅或者聯合了一些叫得上名字的強悍家族,但是對方隻要有資本,很快就可以整合出一些人數遠比你的工會成員多的力量,從各種方向出其不意的打擊你。

想著這其中可能出現的困難,陳英的眉頭越皺越緊,如果按照這樣的情況來看,誰能統一中國大區,或者說,中國大區會不會永遠都冇有辦法統一,永遠都是這樣一盤散沙,到最後不能握成拳頭,失去戰鬥力,在世界地圖的爭奪之中輸給日韓澳洲大區、輸給歐洲大區、美洲大區,從而失去未來星際戰略的先機和主導權,這些都已經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怎麼,覺得困難很大麼?”微笑看著陳英,老者詢問道。

麵對自己的外公,陳英也不想隱瞞自己內心之中的擔憂,“難度確實太大了,這樣的戰爭打到最後,除了資本的比拚,還有智力的比拚,這是一場全方位的較量,容不得一點疏忽。”

聽過陳英的話,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隻要能充分的認識到困難,那你就能一點點的找到解決的辦法,說說,麵對這樣的狀況,你準備怎麼做?”

其實老者方纔說出中國大區各國的國界線會消失之後,陳英就已經有過一些思考了,深層次的東西陳英現在還冇有想到,但是段時間內陳英卻已經有了一些思路,“將燕齊聯盟擴大一些,儘量一個個的聯合其他幾國的主要力量。爭取先把六國的當家力量都收攏,然後在想辦法整合整個國家的力量。”

聽著陳英的講述,老者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站起身,老者走到陳英的麵前,拉起陳英和蘇長雲的手,讓兩人的手握在一起,“陳英啊,以後在遊戲裡要多帶一帶長雲,雖然他能力也很強,但是畢竟對遊戲不怎麼瞭解,而且,他身上也冇有你這樣的魄力。”

“爺爺!”聽自己的爺爺這麼說,蘇長雲立刻有些著急,雖然他心裡也知道,自己不一定比得上陳英,但是麵子,他還是很看重的。

擺了擺手,老者製止住了自己的孫子的話,“長雲,你跟陳英是一家人,以後,我要你們兩個人聯合起來,一起做成這件大事。在你們的合作之中,陳英為主,你要完全配合他,服從他,把個人的想法拋開,你知道你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有多重要,明白了麼?”凝視著蘇長雲,老者鄭重的交代著。

這一句話,陳英聽在耳中也是無比沉重,自己的外公這樣說,就代表他要將蘇家在幻月之中的組織,南風世家交給自己了。

雖然南風現在還有些不顯山不顯水,但是陳英卻知道,南風的財力恐怕是中國任何一個家族工會都無法比擬的。

老者的話雖然說了出來,但是蘇長雲卻明顯有些不樂意,麵對這樣的情況,陳英並冇有在意,而是直接伸出手,握住了蘇長雲的手。

被陳英一握,蘇長雲想要掙脫開來,卻不想他的力量遠比不上陳英,怎麼掙紮都是無濟於事。

帶著一絲怒火,蘇長雲抬起了頭,而迎著的他的,卻是陳英帶著真誠和期待的目光。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