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對於陳英,蘇長雲其實是很不服氣的,因為陳英畢竟不是蘇家的人,但是卻得到了蘇家老爺子超乎尋常的關愛,這一點讓作為蘇家長孫的他很不平衡。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但是蘇長雲畢竟也是蘇家的長孫,也有相當的氣度,此刻看著陳英的目光,蘇長雲知道,陳英是真的想要和他通力合作,完成稱霸中國大區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終於,蘇長雲的手不再掙紮,反而微微加了一絲力氣。與其同時,蘇長雲的目光之中也加入了一絲挑戰的意味,那意思很明顯,如果想要我完全聽你的話,那你必須要拿出一些真本事來。

麵對蘇長雲的挑戰,陳英選擇泰然處之,畢竟陳英從來都不是害怕挑戰的人,淡然一笑,陳英鬆開了蘇長雲的手。

見到兩人已經不再是原本那樣的劍拔弩張,蘇老爺子也放下了心。

“過年有八天的和平期,這段時間你就留在蘇家吧,我已經幫你和昕兒安排了房間,就在彆墅西區的客房。時間已經到了,下去吃飯吧。”站起身,老爺子一邊說著話,一邊緩步向著房間外走,陳英和蘇長雲見狀都小心翼翼的跟在老爺子的身後,一起下樓。

樓下,蘇家的大廳之中此刻已經站了很多的人,蘇家的大兒子蘇文哲一家、二兒子蘇文宇一家,還有蘇家的二小姐蘇若冰一家。

由於蘇家家業大,陳英的小姨蘇若冰一家人過年也是回到蘇州,並冇有留在上海。

“好了,大家坐吧。”在陳英和蘇長雲的陪伴下,老爺子緩步走到了大紅木圓桌之前,蘇家人丁興旺,著圓桌比陶家的要大上一倍,但蘇家的飯桌上卻冇有陶家那種溫馨的感覺,每個人看起來都是極守禮儀,稍稍顯得有些刻板。

看著老爺子坐了下來,大夥方纔一個一個的坐了下來。

大家坐定,老爺子端起了自己眼前的酒杯,站起了身,“各位,值此辭舊迎新之際,我們蘇家人可以一起圍坐在這裡,確實是一件喜事,常言道,家和萬事興,我們蘇家,也算當得起這家和二字,今天若凝的兒子和兒媳也一起過來了,這更是喜事一件。新年,團圓,為了我們身邊的喜事,先乾上一杯。”

“乾!”聽過老爺子的話,眾人全部都站了起來,喝白酒是蘇家的慣例了,不管男女,並不是要培養酒量,而是一種對中國節慶文化的傳承,蘇家的人在節日的時候是定要喝白酒的。

陶昕就站在陳英身邊,跟隨著端起了眼前的酒杯,雖然從來冇有喝過白酒,但陶昕卻冇有辦法破壞眼前的大好氛圍,隻好跟著大家一起將這白酒喝了下去。

一杯白酒下肚,陶昕的臉蛋兒立刻紅潤了起來。

示意大家坐下,陶老爺子則繼續站著,老爺子身邊,陳英的外婆快速的幫老爺子倒上了酒,其餘的眾人也一一滿上了眼前的酒杯。

見大家都倒滿了酒,老爺子輕舒一口氣,繼續出聲,“明年、後年、大後年,不知道我們還能一起過幾個春節。”

聽過這話,蘇家的眾人,包括蘇長雲都有些著急的想要起身,他們還以為是年近古稀的老爺子在感歎自己天命已近。聽過這話,陳英的神情也是微微一滯,這所有的人之中恐怕隻有陳英可以聽懂老爺子話語之中真正的含義是什麼。

如果未來的3、4年之中真的會有這樣的一場災難,那蘇家這樣,一家人在一起歡慶新年,恐怕真的就是奢望了。

製止住想要說話的大家,老爺子繼續出聲,“明年,對於我們蘇家是重要的一年,我希望我們蘇家的每一個人都可以恪守自己的職責,因為我們不僅是在經商,更是在富足百姓、方便百姓,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在新的一年裡,努力工作。”

話語落下,老爺子威嚴的目光掃視周邊的每一個人,迎著老爺子的目光,眾人都是鄭重的點頭。

這一句話在陳英聽來一樣非同一般,蘇家在商業領域一言九鼎,極為重要,未來的一段時間之中,社會上一定會出現一些不安的變化,老爺子的話就是要告訴大家,即便遇見這些不安的變化,蘇家的人也一定要恪守自己的職責,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商人,不僅是賺錢,也是為了方便眾人,正是抱著這樣的理念,蘇家才能長盛不衰。

再一次,眾人全部重重的點頭。

“好了,乾!”說完話,蘇老爺子再一次舉起了酒杯,桌前的眾人也都是積極響應。

聽著老爺子的話,陶昕也真實的感到了陶家和蘇家的差距,聽蘇老爺子的說話,陶昕隻覺得自己的靈魂都有一絲激盪的感覺,手中的一杯酒,陶昕毫不猶豫的再次喝了下去。

從不喝酒,兩杯酒下去,陶昕的臉已經完全紅透了。

老爺子說完話,家宴方纔正式開始,蘇家的眾人都在三三兩兩的劃拳喝酒,在酒桌之間討論一些商業或家庭上的事情。

蘇家家業巨大,蘇老爺,大兒子,二兒子,乃至嫁出去的女兒,每個人手中都有一套龐大的產業群,各自旗下的集團雖然都屬於蘇氏,但遇事也是公事公辦。各大公司之間也有不少的聯絡,此刻則正好可以商談。

陳英被蘇長雲和二叔的兒子蘇長安叫到了一邊,三個人在那裡拚酒。而陶昕則被程嘉琪纏住,從小崇拜自己的表哥,程嘉琪對自己這個嫂子真的有些好奇。陶昕看起來有些普通,這樣的女孩子,到底是怎麼把自己的表哥迷住的呢?上一次在遊戲裡見麵,程嘉琪還以為柳風拂葉纔是陳英的女朋友。

“嫂子,來,喝一杯。”湊在陶昕身邊,程嘉琪拿著一小瓶茅台,輕輕給陶昕倒了一杯,自己也斟上一杯,輕輕相撞。

蘇家這邊的親戚之中陳英隻提到過程嘉琪,陶昕也隻與程嘉琪見過,對這個性格活潑的小表妹,陶昕也喜歡的緊。

雖然是第一次喝白酒,但是這酒卻很有味道,在加上對方是個可愛的女孩子,陶昕就冇有猶豫,仰頭將這一杯白酒喝了下去。

看著陶昕已經有些迷離的眼神,程嘉琪壞笑著湊了過去,“嫂子,當初你跟我哥是怎麼在一起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