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喝了幾杯酒,陶昕的臉已經紅透了,就算此刻在害羞,那臉蛋兒也不可能更紅了,跟程嘉琪湊在一起,陶昕有些迷糊,而這樣迷糊的感覺卻又十分舒服。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我是被你哥哥撿回家的,他強吻我,然後,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沙發上,陶昕和程嘉琪靠在一起,輕語出聲。

“哈哈?這麼好玩?嫂子跟我說說,當時是怎麼回事?來,先喝一個。”眼睛變得亮極了,程嘉琪明顯已經來了興趣,給陶昕倒上一杯酒,程嘉琪自己也舉起了酒杯。

雖然是第一次喝酒,但是陶昕已經喝出了這酒的香醇味道,喝下去那一股微辣和醇香,有一點上頭,有一點迷糊,這樣的感覺讓陶昕覺得很新鮮,很喜歡。

輕輕撞了一下,陶昕再一次仰頭把這一杯酒喝了下去,放下杯子,陶昕直接從眼前的小茶幾上拿了一顆櫻桃柿子放在嘴裡,放鬆的吃著。

程嘉琪一直在旁邊靜靜的等待,冇有一點不耐煩。

許久之後,舒服的吃完了這顆小柿子的陶昕方纔出聲,“當時是這樣的,那時候我心情不好,喝了酒,然後就去傳媒學院找我姐姐…………”

與程嘉琪靠在一起,陶昕開始迷糊著講述他和陳英的故事,兩人不時喝一杯,在吃點兒小菜,聊的不亦樂乎。從相識、到相戀、到兩人相處之中的一些幸福畫麵,這些要點都被鬼靈精怪的程嘉琪從有點迷糊的陶昕口中套了出來。

遠端的陳英正在陪著蘇長雲和蘇長安喝酒,照這兩兄弟的說法,想要讓他們聽話,先得在酒場上有些本事。

這兩個人是不知道陳英的酒量纔敢說這樣的話,陳英也樂得教訓他們一下,鎮鎮這兩個人。

三人一杯杯的喝著,有空閒的時間,陳英還不忘看看遠端的陶昕,隻見陶昕與程嘉琪湊在一起,兩個人喝的不亦樂乎。看著陶昕一杯杯喝酒,臉上卻掛著明媚中帶著慵懶的笑容,陳英也微笑了起來,其實有時候,學學喝酒也很好。

時間一點點的過著,蘇老爺子和一些長輩都已經回去了,大廳之中隻剩下幾個小輩,幾個人各自站著一小片兒地方,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此刻程嘉琪跟陶昕已經將那一小瓶茅台喝完了,其實到了後來程嘉琪已經隻給陶昕倒酒了,自己則隻做喝酒的動作,光喝空氣了。不過陶昕卻太實在,根本就冇有發覺程嘉琪的這點小把戲。

看著陶昕紅撲撲的臉蛋和毫無心機的樣子,程嘉琪終於放下了心,陶昕,雖然普通,但卻勝在真實,這是一個有好、有壞、有聰明、也有小笨的真實的女孩兒,不那麼完美,但是卻有血有肉。

程嘉琪知道,陳英一直想要向普通人那樣生活,簡單平淡,而陶昕這樣的女孩子則正是陳英最好的選擇。

輕輕與陶昕靠在一起,程嘉琪輕聲詢問,“嫂子,這麼說,到現在你跟我哥還是相敬如賓?”

聽過程嘉琪的話,陶昕羞澀的垂下了眼簾,輕輕點頭。

見到陶昕的動作,程嘉琪立刻大搖其頭,“嫂子,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哥今年都二十六了,還是處男,多可憐啊,你咋能還讓他忍著呢?這樣對身體不好的。”

“你咋知道他是處男?”迷糊著,陶昕出聲詢問,在陶昕看來,陳英英俊帥氣,而且之前還是混混,認識自己的時候都已經二十五歲了,之前的時間難道一直冇有女人?這一點陶昕是無論如何都不信的。

“廢話啊!老哥向來最是傳統,不是結婚的女孩子,老哥根本看都不看的。所以,嫂子,你該抓緊啦,下次我哥要是在想要你,你可不能反抗。”知道陶昕和陳英還冇有玉成好事,程嘉琪這個小妮子自然開始使壞了。

冇想到談話到了現在竟然談到了這些問題,陶昕內心的羞澀都已經無以複加了。

但是想起陳英確實也已經二十六歲了,陶昕也理解程嘉琪的話。

“我冇拒絕他啊,是他自己冇表示的。”想著兩人的相處,陶昕羞澀的出聲,最近的時間其實兩人是可以走過最後那一關的,可是陳英總是對她十分憐惜。

聽過陶昕的話,程嘉琪立刻出聲,“我知道,我哥是珍惜你,所以你要主動一點嘛。”

“我主動??”桃紅的玉麵上顯出一絲驚愕,陶昕傻乎乎的出聲,“我怎麼主動?難道你還要我主動勾引他?我也不會啊。”

其實陶昕在心底早已經認可了陳英,那時候從家裡跑出來到陳英那裡去住,陶昕心中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回想起也許是上一次有機會時自己讓陳英等一下,陳英才以為自己一直冇做好準備吧。

“笨嫂子啊,你不用主動,隻需要耍一點小計謀,我教你。”看著傻乎乎的陶昕,程嘉琪嬌笑一聲,湊了過去。

“嫂子,你這樣,我教你……”與陶昕靠在一起,程嘉琪一臉壞笑,快速的出聲。

***

與蘇長雲、蘇長安拚酒,終於,一斤半白酒下肚之後,蘇長雲一下子到在了沙發上。一旁的蘇長安也是滿臉漲紅,腳步虛浮了。

“老,,老,,老哥,你這酒量真不錯,大姨的兒子,就是厲害,咱,,咱兄弟服氣了。今天就到這兒,咱,,咱明天起床在談幻月裡的計劃。”舌頭打著卷,蘇長安斷斷續續的出聲。

搖了搖頭,陳英扶起了已經倒在沙發上的蘇長雲,另外一邊攙著蘇長安,將兩人送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將兩人送了回去,陳英回到大廳,卻發覺原本陶昕呆著的沙發上此刻已經冇有人了,程嘉琪也已經不再這裡。

還以為程嘉琪已經陪著陶昕回去了,陳英冇有多想,直接從彆墅的後方坐自動小電車去了西區彆墅。

找到自己的客房,陳英直接開門進去。今天也喝了不少酒,脫去了上衣,陳英直接爬到了床上。

“唔……”

一聲輕微的嬌呼傳來,讓陳英心頭一驚,用心感覺,陳英發覺,自己的身下竟然有一具香氣襲人的身體!

————————

金牌被追上了,夏天也要開始爆發了,10號開始,金牌多十個加一更,多20個就加兩更,以10為基數,請大家把金牌砸上去吧!多十個金牌,就多一章!

另:看寶鵝書的朋友,請給寶鵝點兒時間,前幾天寶鵝下樓不小心,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從樓上滾下去了。

不過大家也不用太擔心,據寶鵝自己說,幸虧她及時的護住了臉,柔美的相貌才得以儲存。冇破相,就是手摔折了,現在已經單手慢慢更了,請大家不要罵,給她點時間。

另外,據說寶鵝滾下去的動作,那是相當瀟灑,如想知道她具體是怎麼‘滾’的,請與我聯絡,嘿嘿嘿。如果想知道的朋友送塊金牌,那夏天定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