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趕忙支起身體,映著月光,陳英終於看清了身下的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昕兒?你怎麼在這裡?”看到身下的人竟然是陶昕,陳英驚異的出聲。

感受著陳英的重量,陶昕有些慵懶的轉過了身,第一次喝酒,陶昕竟然喝了四兩多還冇有醉,也許是想起了方纔程嘉琪囑咐她的話,陶昕的臉蛋兒一片通紅。

“呆子,是不是下雪了?”勾住陳英的脖頸,陶昕轉頭向著窗外看了看。

“嗯,是下了點小雪,怎麼了?”有些奇怪,陳英詢問出聲。

臉上掛著一抹醉人的桃紅,陶昕輕聲呢喃,“呆子,抱我去看雪吧,去視窗,今天是除夕,我不想睡。”

在酒精的作用下,陶昕神態慵懶迷人,半眯的眼睛之中閃著一抹水亮的微光,顯得有些迷離,桃紅色的肌膚從揚起的脖頸處顯露出來,如凝脂玉一般,令人怦然心動。

看著如此美麗的陶昕,陳英也忍不住,托起陶昕的小腦袋,輕輕的吻了下去。

兩人的唇瓣兒廝磨之間,陳英用另外一隻手托起了陶昕的腿彎,而陶昕也配合的將雙臂纏到了陳英的脖頸上。

客房的臥室一樣很大,有前突的半圓形陽台,陽台之上有一張開放式的躺椅,上麵鋪著羊毛毯子,看起來溫馨舒適。在那躺椅上坐下,陳英將陶昕放在身邊,伸臂攬著陶昕的肩膀,兩人還在斷斷續續的親吻著彼此。

這並不是一個很火熱,很深沉的吻,兩人都隻是用嘴唇蹭著對方的麵龐,髮絲,那一絲香醇的白酒味道混合著體香,在加上酒精的溫度,讓陳英覺得無比舒服。而陶昕也極為喜歡現在的這種感覺,靠在陳英懷裡,陶昕感覺兩人的心跳都已經變成了一個節拍。

窗外,一點點的雪花正在飄蕩下來,隔著真絲窗簾冇有拉緊的那一點縫隙,兩人依稀可以看到那雪花輕輕的飄蕩,在加上彼此的體溫,讓兩人覺得無比安心,幸福。

視窗有地暖,在加上喝了酒,陶昕的身體開始微微有些發汗。

很想脫掉外套,但此刻的陶昕腦袋裡卻是一片暈乎乎,無法動作,隻能嬌弱的出聲,“呆子,幫我脫掉外套,我有點熱。”

“好。”今天晚上陳英也喝了獎金兩斤白酒,就算身體素質在出色,酒量在好,這時候的陳英也有些頭腦發熱,陶昕說熱,陳英也立刻感覺到身體開始微微冒汗。

右手攬著陶昕的肩膀,陳英的左手迷糊著探過去,一顆顆的去解陶昕外套上的鈕釦。似乎也感覺到陳英的體溫,陶昕也縮在陳英懷裡,迷迷糊糊的解著眼前的扣字。

廢了一番力氣,兩人的外套終於被扔到了一邊。

冇有了厚重的外套,兩人抱在一起的感覺更加舒適了,陶昕的腳還是耷拉在躺椅邊緣的,由於個子嬌小,陶昕的腳還踩不到地麵,躺椅的邊緣擱著腿彎,有一絲麻酥酥的感覺。

“呆子,腿難受呢,幫我脫鞋子。”在陳英的懷裡輕輕轉了轉身子,陶昕嬌聲綺語。

“嗯。”由於地暖和酒精的作用,這個時候的陳英也都已經迷糊了,左手撈起了陶昕的一對兒膝窩,陳英拉開了陶昕小靴子側麵的拉鎖,脫鞋子的時候,陶昕白色的棉襪也被連帶著拉下去了一點,懶得在幫陶昕把襪子拉回去,陳英乾脆把陶昕的襪子也一起脫了下去。

仰躺在躺椅上,陶昕雙腿屈起,一雙小腳就那樣搭在陳英的腿上,任由陳英幫她脫掉靴子和襪子。

失去了鞋子和襪子的阻隔,陶昕晶瑩玉潤的小腳終於落入了陳英的手中,隻覺得手中握著一對兒柔滑的事物,無比的舒服,迷糊之中,陳英把陶昕的小腳托了起來,放在自己的眼前。

月光之下,那一對兒小腳顯得精緻極了,白皙之中帶著一點點的紅,在月光之下似乎都能映起一些柔和的光,美到了極點。甚至那一絲微微的汗味兒都令陳英感到一種無比的迷戀。

幾乎是無意識的,陳英輕輕的低下頭去,有些火熱的嘴唇吻在了陶昕的腳腕上。

“嗚,癢呢,壞呆子。”被陳英親了一下小腳,仰躺著的陶昕立刻嬌笑起來。

鬆開了陶昕的小腳,陳英轉頭看了過去,此刻的陶昕正支起脖頸柔柔的看著他,隨著輕柔的笑容,陶昕的胸口緩緩的起伏,配合著迷離的眼神,整個人都顯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魅惑風情。

第一次發覺陶昕竟然也可以如此柔媚,陳英隻感覺自己的腦袋一下子炸了起來。

輕哼一聲,陳英一下子把陶昕拉了起來,抱在懷中,腦袋也忍不住埋在了陶昕的胸口,儘情的體會著那一方彈軟豐潤的少女峰巒。

其實,方纔程嘉琪教導陶昕如何吸引陳英的那些辦法陶昕早已經忘到九霄雲外了,此刻的陶昕隻知道自己舒服極了,快樂極了,隻知道隨著自己心底的感覺放鬆自己,去動作。

感覺陳英的麵龐在自己的胸口深深的蹭著,轉而,火熱的純吻在了自己的脖頸,陶昕忍不住揚起了頭,將帶著一絲粉紅顏色的纖細脖頸完全顯露出來,暴露在愛人的親吻之下。

終於,當陳英的大手攀上胸口,酥麻的電流劃過全身,陶昕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嬌媚的呻吟。一雙玉手也幾乎無意識的從陳英毛衣寬大的領口上探親密,用力的去擁抱陳英背部堅實的肌肉。

陶昕的動作一下子點燃了陳英心中的火焰,雙手垂下去,陳英猛地掀起了陶昕的保暖衣和毛衣,用力的向上推,甚至連陶昕的內衣都一起推了起來。

“嗚,疼……”陳英的動作有些粗暴,內衣還冇有解開便被生生的推了起來,手臂也不得不配合的抬起,讓上身所有的衣服都一起脫離身體,陶昕發出了一聲低弱的痛呼。

不過這個時候的陳英已經再也顧不上這麼多了,用力的扔掉手中那一團還帶著陶昕體香的衣服,陳英一手攬著陶昕的纖腰,另外一隻手則用力的握住陶昕胸前一側的豐潤,放肆的揉動。幾乎是憑藉著本能,陳英低下頭,熱情的允住了陶昕胸口之上那一顆嬌嫩的玉珠。

“啊!”隨著陳英的動作,陶昕的身體輕微的顫動了起來,雙手緊緊抱著陳英的頭,雪白纖細的脖頸用力向後揚起,髮絲飄散,像一隻美麗的天鵝。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