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相處之中,陳英幾乎從來冇有做過這麼熱情的動作,以往雖然有過捉小白兔的事情,但是胸口被如此用力的掌握卻還是第一次,陳英手上的力道太大了,陶昕的胸口都被抓痛了,但是這一點痛感卻根本抵不過陶昕內心的滿足。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其實在心中,陶昕也已經渴望這一份親密很久了。

雙手無力的搭在陳英的肩膀上,被允住的玉峰頂端不斷有酥麻的電流傳來,陶昕渾身的力氣幾乎都被抽掉,一絲都冇有留下。

房間之中很溫暖,就算上身的衣服被完全脫掉,陶昕依舊感覺不到寒冷,隻是身體越來越軟,隻能無力的抱著陳英的肩膀,任由他品嚐自己的香甜。

這個時候,陳英的酒勁也已經完全的散發了出來,忘記了一切,隻想完全擁有懷中深愛著的女孩子。

雙手沉了下去,陳英抓住了陶昕的牛仔褲,由於這是一條掐腰的褲子,陶昕並冇有係皮帶,找了許久都找不到鈕釦,陳英的心中一陣著急,猛然用力,陳英竟然生生的將牛仔褲的鈕釦和拉鎖一起扯碎了。

一雙大手直接順著後腰的曲線滑了下去,陳英直接握住了陶昕彈軟的**。

雖然陳英動作很過火,讓陶昕羞澀難當,但是此刻的陶昕也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樂,心中竟然隱隱期待了起來。

此刻的陳英也完全迷醉在了陶昕的美好之中,指尖輕輕劃過陶昕的私密地帶,卻發覺那裡已經是一片濕潤了。

已經無法抑製,陳英橫抱起陶昕的身體,開始用力扯下陶昕的褲子。

由於陳英是想要將陶昕的牛仔褲,毛褲和保暖褲一起脫下去,這一下拉拽並冇有成功,牛仔褲卡在了陶昕曲線迷人髖骨之上。而陳英的這個動作也終於讓陶昕從迷亂之中稍稍清醒了過來。

感受著陳英炙熱的呼吸,陶昕雖然並不害怕,還有一些期待,但是在這個時候陶昕卻想最後確認一件事情。

用力握住陳英的手,陶昕支起了身體,“呆子,等一下,等一下啊。”

心頭的火焰已經完全被點了起來,陳英有些迷茫的看了過去。“怎麼了昕兒?你還在害怕麼?”

此刻的陶昕上身已經不著片縷了,褲子也已經被陳英拉下了一點,露出了圓潤的小腹和腰間玲瓏的曲線,膚色潮紅,香氣襲人,麵對這樣的畫麵,陳英真的冇有辦法在忍受了。如果這個時候陶昕還說不要,陳英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輕輕捧住了陳英的臉,陶昕眼中的迷醉忽而淡去了一些,眼神也重新變得清澈起來。

看著陳英,陶昕鄭重的出聲,“呆子,我也很想要你。現在,我隻想問你一句,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陶昕的眼睛亮晶晶的,帶著一絲聖潔的味道,看著陶昕的模樣,陳英的神色也變得鄭重了起來,因為陳英知道此刻的陶昕是在問什麼。

“昕兒,我愛你,不論旁人說你普通,說你笨,我都隻愛你,我已經決定了,一生一世都會用心照顧你,讓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握著陶昕的手,陳英真誠的保證著。

聽過陳英這一番話,陶昕的眼底浮上了一絲淚花,原本緊繃的身體也一下子放鬆了。柔柔的靠在陳英懷裡,陶昕輕輕閉上了眼睛。

“呆子,疼我。”

雖然陶昕隻說了簡單的四個字,但是卻在陳英的心中激起了滔天的巨浪,不在忍耐,陳英一下子抱起了陶昕,走向臥房中央的大床。

感受著陳英的吻,陶昕的身體完全放鬆了,生疏卻又熱情的迴應著。

當陳英拉住她髖骨之間的褲子時,陶昕配合的抬起了腰身。已經清楚的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陶昕的心中卻冇有一絲的驚慌與害怕,有的隻是幸福和甜蜜。

終於,在那一抹月光之下,兩人第一次深深的擁在了一起。

散發著酒香的房間之中不時傳出一聲聲輕柔的呢喃,這是陳英與陶昕相愛許久之後第一次真正的纏綿,兩人完全忘卻了身邊的一切,隻知道用儘全力,將對方的身體溶進自己的身體裡,永遠都不要分開。

猶豫喝了酒,陶昕和陳英都很熱情,直到兩人的初次結束,依舊緊緊的擁抱著對方,不肯有一點點的距離。

激情落下,陶昕靜靜靠在陳英懷裡,纖細的玉手搭著陳英的肩膀,臉上掛著一絲滿足、幸福的笑容。

除了最初時候的疼痛之外,陶昕體會到的全部都是發自靈魂深處的快樂,在這一夜之前,其實陶昕就已經很渴望與陳英親密交融,每一次陳英吻她,擁抱她的時候,陶昕總會有一種眩暈的幸福感覺,從身體到心靈都是那麼興奮,那麼渴望,直到今天,陶昕終於品嚐到了最渴望的糖果。

陶昕十分迷戀在陳英的疼愛下幾近溶化的感覺,而陶昕則更是讓陳英迷戀不已,激情已經落下許久,陳英依舊在不斷的愛撫著陶昕美麗的身體。

懷中的女孩就像一塊永遠都挖掘不完的寶藏,讓陳英第一次知道,世間竟然有如此美妙的感覺。

攬著陶昕的肩膀,陳英親吻著陶昕的髮絲,另外一隻手卻依舊攀附在陶昕的胸口,體味著那一份溫軟,不忍離去。

“嗚……”閉著眼睛休息了許久,陶昕放鬆的舒展著身體,星辰一般閃亮的眼睛也同時睜了開來。

隨著陶昕身體放鬆,那嬌柔的胸口也自然的挺了起來,一股股彈軟的力量不斷的壓向陳英依舊留在那裡的手掌,一瞬間,陳英的臉上竟然有了一絲癡迷和呆滯的表情,那樣的觸感,舒適到幾乎不可想象。

著魔一般,陳英用力的握了下去,陶昕胸口那一瞬間增加了幾倍的彈性一下子讓陳英燃燒了起來。

“昕兒!我還要你。”像小孩子一般,陳英一翻身,直接將陶昕壓在了身下,原本一直在攬著陶昕肩膀的手也沉了下去,滑過腰線,輕輕捉住陶昕的**,想要再一次打開陶昕神秘的花園。

感受到陳英的動作,陶昕輕吟一聲,身體之中也浮起了一絲渴望,但是陶昕畢竟身體嬌弱,現在的她已經承受不起再一次的親密交融了。

當陳英的手探到她的私密花園時,陶昕果斷的捉住了陳英的手。

“呆子,今天不要了,好不好?我還很疼。”

擁抱著陶昕,陳英幾乎已經雙眼冒火了,可是陶昕楚楚可憐的樣子又讓陳英十分不忍心。

終於,陳英還是強迫自己剋製**,躺回了陶昕身邊,重新把陶昕抱在了懷裡。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