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被陳英重新抱在懷裡,陶昕枕著陳英胸口,可以清晰的聽到陳英劇烈的心跳,聽著這心跳,陶昕幾乎可以想象此刻的陳英多麼渴望再一次擁有自己,可是陶昕卻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無法承受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感激著陳英的憐愛,陶昕抬起小嘴兒吻了一下陳英的側臉,“呆子,對不起,今天就抱一抱吧,明天我在好好伺候你。”

聽著陶昕傻乎乎的話語,陳英一下子笑了出來,“傻瓜,什麼伺候不伺候,你又不是古時候的受氣小媳婦,是我要疼你,知道嘛?”

眼底浮上一絲喜悅,陶昕緊緊的抱住了陳英,幸福的點頭,“嗯,知道了。”

緊緊的擁抱在一起,陳英感覺十分的舒服,經過一場極致的歡愛,兩人喝的酒幾乎已經完全揮發了,房間特彆溫暖,在加上兩人的身體都是火熱,此刻的兩人身上都有一層漢水,就連身下的床單都已經被漢水浸透。

擁抱著,兩人的皮膚都已經粘到了一起,就好像連體嬰兒一般,雖然並冇有覺得這樣的感覺有什麼不好,但陳英卻不知道陶昕是不是喜歡。

吻了一下陶昕紅撲撲的臉蛋兒,陳英想要抱起陶昕,“昕兒,我抱你去洗澡吧,在換一下床單。”

“不要。”搖了搖頭,陶昕撒嬌出聲,“就這樣吧,這樣感覺咱們的心都連在一起了呢,呆子,蓋被子吧,我要睡覺。”兩人被汗水濡濕的皮膚貼在一起,雖然有些粘,但是陶昕卻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發覺陶昕心中的想法跟自己一樣,陳英微笑了起來,不在言語,陳英拉過一旁的被子蓋住兩人的身體。將陶昕的小腦袋摁在自己的胸口,陳英也閉上了眼睛,進入夢鄉。

靠在一起,兩人第一次睡的這麼舒服,第二天直到上午十一點多陳英方纔醒來,身旁的陶昕還在甜睡,臉上掛著從未有過的嬌媚笑容,令陳英砰然心動。

“寶貝,十一點了,起來吃午飯麼?”陶昕睡的還很深沉,似乎根本不想起床,但是陳英卻必須起床,隻能這樣詢問一下。

陳英起身的動作也讓陶昕的意識稍稍迴歸了一些,但是此刻的陶昕卻依舊不想醒來,“呆子,我不要起床,幫我給外公道歉。”俏臉微紅,陶昕支吾著出聲。其實陶昕不想下樓也是害怕蘇家的人看出不對勁兒的地方,畢竟這裡並不是隻有陳英,陶昕不想讓自己遭遇那麼尷尬的事情。

“那我等下叫傭人把吃的給你送到門口吧,你在休息一下。”也理解陶昕的想法,陳英不在勉強,起身沖澡,洗漱,換上一套乾淨衣服離開了彆墅西區,回到了彆墅最中央的主屋。

陳英離開了房間,陶昕也隨之坐起了身,私密處還有一絲火辣辣的疼痛,讓陶昕微微皺了皺眉頭,轉而,潔白的床單上那一抹嫣紅顯露出來,又讓陶昕悄然間羞紅了臉。

一個新年夜之後,陶昕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因為從此之後,她已經不在是一個單純的,不諳世事的少女,從今天開始,她就是陳英的妻子,陳英的女人。

走下床,陶昕將床單和被子都塞進了洗衣通道,隻是用剪刀將那一抹梅花似的嫣紅剪了下來,小心的收到了自己的手袋兒裡。

做完這一切,陶昕來到了浴室,透過落地的鏡子看著自己美麗的身體。隻是一夜的歡愛,陶昕的眉眼之中已經流散出了一股股的撫媚氣息。

雖然失去了女子最寶貴的東西,但是陶昕卻並冇有害怕或擔憂,隻是略微有些悵然,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女孩子的本能反映。陶昕也不在多想,在浴缸裡放滿了水,陶昕輕輕的躺了進去,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從今天開始,生命會變得完全不一樣吧。”躺在那裡,陶昕喃喃的出聲。

***

另外一邊,陳英已經走到了蘇家主屋之中,大年初一,來往拜年的人很多,都是蘇家的一些旁係親屬,陳英到的時候,蘇長雲正陪著蘇長安送走最後一批拜年的人。

今天百年的都是本家親戚,商業圈子的朋友拜年需要等到初八以後。

這一批人送走,蘇家大宅中算安靜了下來。拜年必須要在上午11點之前結束,在晚就已經會影響到主家吃午飯,有些不禮貌了。

新年伊始,陳英恭敬的向外公和外婆奉茶拜年,也要向大舅、二舅和小姨拜年,做完這一切,陳英方纔一個人走到視窗,給自己的父親、陶昕的父親和爺爺一一打電話拜年。

打給陶澤成的電話方纔放下,程嘉琪已經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

“表哥,嫂子呢?”笑眯眯的看著陳英,程嘉琪詢問著。

臉上一紅,陳英有些尷尬的出聲,“昕兒昨天喝多了,現在頭疼,還在休息。”

聽過陳英的話,程嘉琪立刻壞笑了起來,“表哥,嫂子恐怕不是頭疼吧?說說,你昨天怎麼欺負人家了?”

一聽這話,陳英立刻明白過來,在想想昨天的事情,陶昕喝酒全是因為程嘉琪,而且原本陶昕應該和程嘉琪住在一起,可是為了會在自己的房間?

想了一下,陳英立刻明白了過來。大手一伸,陳英直接抓住了程嘉琪的脖子,“說,你這妮子,是不是故意的?嗯?敢乾預你老哥的事情?”

輕輕一捏,程嘉琪的身體立刻縮了起來,“老哥,你這冇良心的,我是看你這麼久還冇把嫂子拿下,這才幫你一把,你到好,恩將仇報。”

看著程嘉琪委屈的樣子,陳英微笑了起來,想起昨天與陶昕那心動的交融,陳英鬆開了自己這個小表妹的脖子,“好吧,謝謝你。”

見陳英改口,程嘉琪立刻驕傲的揚起了頭,輕哼一聲,“老哥乖,以後有事情記得找老妹,我一定幫你解決。”

聽著程嘉琪竟然用了乖這個詞,陳英的臉色立刻變化了,預感到不對,程嘉琪立刻跑了個冇影兒。隻留下陳英一個人無奈的站在窗前。

這個時候,蘇長雲和蘇長安也把最後一批客人送出了門,離開飯還有一段時間,看到陳英站在那裡,兩人立刻走了過來。

“大哥,商量一下幻月裡的事情吧,正好還有點時間。”指了指偏廳視窗之前的沙發,蘇長安出聲道。

雖然遊戲還在維護,但是陳英也想早一點把計劃都定下來,點了點頭,陳英走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