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昕兒乖,先吃飯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將小餐車之上的蓋子打開,裡麵放著精緻的飯菜,還有一罐花旗參烏雞湯,知道這飯菜是程嘉琪準備的,陳英也不禁感謝自己這個小表妹的細心。

先把湯端了起來,陳英打開小瓦罐上的蓋子,頓時,一股醇香味道飄蕩了出來。

“呆子,先親一下,親一下在吃飯。”看到陳英的動作,陶昕撒著嬌,嘟起了小嘴。

看著陶昕可愛的樣子,陳英也樂的起來,“我剛吃飯,還冇漱口。”

“我早晨還冇刷牙呢,你到底親不親?”見陳英推脫,陶昕嬌媚的一橫眼睛,威脅出聲。

“好,我親,我親。”嘴角牽起一抹笑容,陳英放下了手中的瓦罐,輕輕的探過了頭。

緩緩的,兩人的唇觸到了一起,陶昕的小香舌輕輕的送了出去,兩人就這樣支著身體,進行了一個輕柔的吻。這吻並冇有什麼激情,兩人都在靜靜體會那種溫馨的感覺。那種隻屬於夫妻之間的感覺。

一分鐘之後,兩人終於分開,此刻陶昕的臉蛋已經浮上了一抹紅暈,就連陳英都顯得有些臉紅,畢竟兩人很少在白天這樣親吻彼此,還吻的這麼緩慢,這麼細緻。

“吃飯吧。”重新端起那個小瓦罐,陳英用小湯匙盛了一點湯,遞送過去。

輕‘嗯’一聲,陶昕乖巧的湊過去,讓陳英喂她吃飯。

由於陶昕不想動,一直讓陳英喂她,這一頓飯吃了整整一個小時才吃完。

飯後,兩人都冇有休息,而是整理好了衣物,到主彆墅區去向蘇老爺子告彆。

知道陳英在幻月之中極為忙碌,很少有機會陪伴陶昕,老爺子也冇有留陳英吃晚飯,直接派車將兩人送了出來。

一點半出發,下午四點的時候,陳英和陶昕終於到達了上海。

在陳英的囑咐下,車停在了威海路四季酒店,這是一座金碧輝煌的五星級酒店。

原來,陳英是從不喜歡奢侈的,但是這幾天的時間相當於是他和陶昕的蜜月,陳英不想讓陶昕感受到一丁點兒委屈。

站在酒店門口,陶昕看著眼前奢華的入口,有些微微的發呆,雖然是也是富貴出身,但是陶昕大部分時間都並不在陶家,而且就算偶爾出去玩,也不會像一般的富家小姐那樣住這麼貴的酒店。

“呆子,這裡很貴吧?”依偎在陳英身邊,陶昕微笑嘀咕著。自然知道平常不喜歡浪費的陳英今天為什麼要來這裡,陶昕心中也很是幸福。

“有老公在,你擔心什麼?走吧。”捏了捏陶昕的小鼻子,陳英微笑出聲。

牽著陶昕的手,兩人直接走過旋轉門,進入酒店大堂。

這些天幻月維護,又是春節期間,各大城市的旅遊觀光都很走俏,酒店房間有些緊張。

“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看到陳英和陶昕走來,前台的小姐立刻禮貌的出聲。

“給我來一套中央套房。”雖然陳英對這裡也不算熟悉,但是走到近處,陳英已經看到了牆壁上的一些介紹。

聽過陳英的話,那前台小姐立刻露出了一個帶些抱歉的笑容,“先生,是這樣的,現在三十三層以下的中央套房已經滿客了,隻剩下三十五層有一間,價格較高,每晚需要rmb一萬三千八百八十八圓,請問您是否需要這套房間?”

一聽這價格,陶昕立刻咂舌,在這裡住一晚上就要將近一萬四千塊錢啊!

前台之下,陶昕拉住了陳英的手,輕輕用力,“呆子,太貴啦,要一個豪華房就很好了。”

並冇有理會陶昕的勸阻,陳英直接取出了自己的卡。陳英並冇有什麼稀奇古怪的信用卡,用的竟然隻是一張老版的農業銀行卡,看著這卡。眼前的服務員就算素質在高,在有禮貌,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難道這是一個傳說之中存錢也要存農業銀行的貧農暴發戶!?

“這卡有什麼問題麼?”看那前台小姐呆掉,陳英眉頭微皺。

“啊,,冇,冇有,對不起,我現在就幫您辦理。”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反映很不禮貌,那前台小姐立刻道歉出聲,拿起了陳英的卡。

前台已經開始辦理入住手續,陶昕卻靠在陳英身邊,笑的直不起腰了,“呆子,你這傢夥,乾嘛要用這樣的卡啊。”方纔前台除了陳英和陶昕,還有一些其他的客人,大夥也全都注意到了這邊的事情。看著大家或發愣,或奚落的表情,陶昕一點都不在意,反而嬌笑了起來。

“切,一群農民。”這個時候,前台小姐已經把手續辦好了,陳英接過房卡,對著周邊圍觀的人鄙視的哼了一聲,在眾人發愣的時候,陳英已經帶著陶昕進入了電梯,留下了大堂之中一片發愣的人。

直奔三十五層,陳英和陶昕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中央套房以法式玻璃門把起居室和臥室互相分隔,裝飾華麗,臨窗可觀賞繁華的上海風光。房間的空間極為寬敞,甚至還有獨立的吧檯。

看著眼前精緻華美的房間,陶昕歡叫一聲,一下子撲到了大床上,開心的滾來滾去。

陶昕的歡樂也深深的感染了陳英,關上房門,陳英也快速跑了過來,不過他的目標卻是床上美麗的小精靈。

一下子把陶昕抱住,陳英將鼻子埋在陶昕的脖頸間,深深的呼吸著陶昕的醉人體香。

“呆子,我們晚一點在回北京吧,我真的很喜歡這裡。”身心已經完全放鬆了下來,陶昕快樂的出聲。

“嗯,一直住到初七,遊戲的和平期過後我們在回去,等下我去弄兩個遊戲頭盔,我們把晶片兒插上,遊戲開放之後我們就在這裡練級。”幻月初四就會開放,但是開放初始的四天卻是和平期,任何人都不能攻擊其他人或領地。直到初七小年過後,幻月纔會徹底恢複正常。

“呆子,你真好。”原本以為陳英隻會在這裡住到初四,卻不想陳英要帶著她在這裡呆上一個星期,陶昕立刻歡叫了起來。攬著陳英的脖子,陶昕直接吻了陳英的側臉一下。

被陶昕一吻,在加上這樣緊密的擁抱,陳英的心底立刻浮起了一片渴望,“昕兒,我想要你。”回吻著陶昕,陳英有些動情的出聲。

感受到陳英對她的迷戀,陶昕更加確定陳英跟她一樣,兩人都是彼此的第一個,所以纔會如此的癡迷。這個時候陶昕也已經動情了,但是她卻不想這麼快就開始。

“呆子,等一下好不好?天還冇黑,現在正好是看夕陽的時間,我們一起喝點兒酒吧,我喜歡那個小吧檯。”撫摸著陳英的頭髮,陶昕安撫著陳英躁動的心。

這個時候,從窗外照射過來的陽光已經帶起了一絲夕陽的金色,透過玻璃,陳英也看到了就在外麵落地窗之前的吧檯。夕陽之中,那吧檯確實有一種唯美的感覺。

“好,先喝一杯。”聽從了陶昕的話,陳英把陶昕拉了起來,兩人依偎著一起走向窗前的吧檯。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