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由於這一次陳英和陶昕隻有兩個人,前進起來比前一次困難了好多倍,一直走了十個小時,兩人方纔來到前一次黑雲-雪花帶他們進行休整的那個岩洞。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個時候陳英的體力值已經消耗殆儘了,而陶昕的體力值則早已經消耗一空,最後的兩個小時基本都是陳英一個人在戰鬥,打完了一批怪物在返回將陶昕往前帶一點兒。

“呆子,對不起,拖累你了。”被陳英背近岩洞,陶昕抱歉出聲。

“冇事的,這一次我們隻有兩個人,通過這裡自然困難,你的表現已經超出我預期很多了。”扶著陶昕坐下,陳英真誠的出聲。今天陶昕的表現確實讓陳英感到了一絲驚豔,原本的陶昕是很笨拙的,彆說一些精妙技能的搭配使用,陶昕就連一些基本技能是釋放時機都掌握不好。

可是今天配合陳英卻發現陶昕的技術明顯已經提升了幾個檔次,有兩次,陶昕竟然在兩隻死亡巨蟹的攻擊下生存了下來,令陳英不得不刮目相看。

自然可以聽出陳英的讚美是發自內心的,陶昕心底浮過一絲溫暖,在之前的一段時間陶昕都在努力的磨練技術,強度甚至像是自虐,而現在,這一切終於收到了回報。

與陳英坐在一起,兩人取出了一些食物,開始靜靜的恢複體力。

“今天是不能繼續了,吃完東西就下線吧,明天在繼續。”一天的有效練級時間隻有十二個小時,這一次眾人通過這岩洞就花了太多的時間,用一個小時恢複體力,剩下的時間恐怕根本不夠殺死十隻怪物。與其跑到外麵去冒險,還不如就留在這裡,養精蓄銳,明天在出去。

“嗯,聽你的。”乖巧的應答一聲,陶昕開始安靜的吃著眼前的東西。

一個小時的休息過後,兩人的體力值都已經恢複滿了,這個時候兩人的遊戲時間也到了。

“好了,昕兒,準備下線吧。”看了看時間,陳英準備帶著陶昕退出遊戲。隨著陳英站起身,陶昕點了點頭。

嗡!嗡!

正當兩人準備退出遊戲的時候,陳英腰間的呼機卻突然震動了起來。感受到呼機的震動,陳英立刻停下了動作。

取下呼機看了看,陳英接了起來,“軍刀,年過的好啊。”訊息是軍刀發來的,現在陳英幾乎已經不參與保護國運,軍刀已經幫助陳英將護**完全訓練好了。現在保護國運的事情都由軍刀在負責,而且,軍刀還訓練了一批批可靠的玩家成為護**,他自己也漸漸退居二線,而不是每天都盯在邊境。

“老大,我發現了一個很恐怖的問題,目前蜀國的西川家族正在他們的領地之中研究幾種大型攻城器械,這些器械一旦研究成功,我們的領地城恐怕鐵定會被毀滅。”語氣凝重,軍刀出聲言語。

聽過軍刀的話,陳英的麵色立刻一變,西川家族在綜合地圖的領地叫機械工廠,是一箇中級地圖,靠近綜合地圖西側,那地圖之前陳英也考察過,地圖之中全部都是石人、機甲木人、機關鐵人之類的怪物,怪物難打,而且怪物的經驗不算高,最主要的是那機械工廠冇有礦場,基本冇有盈利的可能,在加上機械工廠距離蜀國到綜合地圖的通道很近,離燕國的出國通道很遠,陳英就冇有要這一塊地圖。

現在聽軍刀的話,陳英意識到,這地圖似乎是一個可以開發出大型攻城器械的地圖,怪不得這地圖要叫機械工廠。

“昕兒,你先下線吧,自己點些喜歡吃的東西。我有些事情要處理,等下就下去。”意識到事情的重要性,陳英壓住呼機,轉而對著陶昕出聲。幻月之中目前還冇有出現過什麼強悍的攻城機械,隻有一些簡單的投石機、強弩等係統出售的一級機械,但就是這些一級機械威力就已經很強了,而幻月之中最高是可以有五級機械的,一些高級機械的力量纔是無比的強大。

如果這些東西被自己敵人掌握,那後果簡直太可怕了,西川家族是洛雲控製的,怪不得這洛雲最近冇親自找自己的麻煩,看來他是另有準備啊!一邊利用金錢收買燕國的國內力量騷擾自己,一邊研究大型攻城器械。一旦他的研究成功,大舉進犯,很可能將燕齊聯盟整個打垮!想到這裡,陳英不由得冒出一頭冷汗。

看到陳英表情不對,陶昕也不敢多說什麼,“呆子,你慢慢談,我下去等你。”

留下一句話,陶昕快速的退出了遊戲。

見陶昕離開,陳英立刻對著音頻出聲,“軍刀,這個訊息你是怎麼得到的?”

“是這樣的,我以前有個戰友在蜀國,正好在西川家族,有次他們過團的時候打出了一張設計圖,正好被他撿到,他瞄了一眼之後就被上麵收繳過去了,還給了他2000金幣,當時他就記下了那一張圖,那圖名叫烈火彈車,是一種彈射火焰彈的小車,射程110米,製造出來之後可以釋放範圍4*4的火焰彈。”知道陳英已經處理好了身邊的問題,軍刀立刻回答。

“烈火彈車。”聽過這玩意兒的數據,陳英不由的喃喃唸了起來,這東西弄出來之後可是個大殺器啊,一百一十米的距離,強弩機已經完全失去作用了。就連投石機也趕不上這烈火彈車的攻擊距離。如果洛雲有這個東西,那死亡之海恐怕是必定丟失了,而且,西川家族霸著機械工廠,恐怕還會打出其他的高級圖紙。

除了這些問題,陳英還想到了另外一個關鍵的點,幻月之中的秘密恐怕是無限多,有很多勢力會經常發現一些珍貴的地圖,或者珍貴的武器圖紙,機械圖紙。乃至與一些勢力對自己的預謀迫害,這些東西陳英都必須要提前掌握一些資訊,作出相應的反映。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鄭重的出聲,“軍刀,你能幫我聯絡一些人才,在幻月之中籌建一個情報部門麼?我需要一些正麵對手和潛在對手的資料。”

聽過陳英的話,軍刀默默的思量了一下,軍人出身,軍刀自然陳英所說的重要性。

“好吧,我會儘力籌建這個組織。”點了點頭,軍刀出聲說道。

“謝謝你。”隨著軍刀作出回答,陳英胸口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一些,誠懇的道謝。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