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多年之前在縱橫的時候,當時的陳英和冰兒都還不滿二十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那時的兩人雖然彼此互相有好感,但是相處的模式卻是真正的相敬如賓。陳英知道,冰兒是商業世家之後,大家閨秀,兩人的感情也都是順其自然,並冇有那麼的轟轟烈烈。

冰兒優雅、大方,有時又有些冰冷,沉默,即便冰兒對任何人都是一副冰山聖女的模樣,但是麵對陳英時,冰兒卻總會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兩人之間的交流雖然不多,但彼此卻有些瞭解,不然,今天的陳英不會看出冰兒有心事。

拉著冰兒的手走出密室,兩人緩步走到皇城的城牆之上。望著皇城外部的曠野戰場,陳英鬆開了冰兒的手,倚靠在城牆上,“冰兒,有什麼心事麼?”

身上流散著一絲蕭索的味道,冰兒默默的垂下了頭。

沉默了許久之後,冰兒方纔出聲,“陳英,你能來齊國麼?我把天龍家族交給你,不是名義上的,是真正的交給你,在這裡,你會有更好的基礎。”

聽過冰兒的話,陳英猛然愣了一下,詫異的看向冰兒,彆人也許不知道,但是陳英卻不可能不知道。雖然在外人看來,天龍家族的老大是自己,是龍逍遙,但是陳英卻知道,天龍家族真正的領袖,一直都是冰兒。

因為天龍從縱橫開始,資金就一直是冰兒在支付,所有天龍家族的運轉都是要靠冰兒來支撐的。到了幻月之中,建立一個大家族需要投入的金錢更多,天龍家族能一統整個齊國,並且占領綜合地圖皇城,成為中國大區的皇帝工會,冰兒家的投資是最重要的。

雖然冰兒給出的條件極為誘人,但陳英卻並不在意,陳英真正擔心的是冰兒的狀態,今天的冰兒,明顯與以往都不相同,“冰兒,你到底怎麼了?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把事情告訴我。”

瞭解陳英,冰兒知道,陳英一定不會看重自己的錢,自己的勢力。陳英這樣問,就表示他願意幫助自己,卻不會接受自己的任何好處。

默默的歎息,冰兒轉過了身,低垂的睫毛傳遞出一種讓人無比憐惜的味道,“陳英,你知道,我是單親家庭,母親不在,爺爺奶奶早逝,我又是許家的獨女,我身上的壓力很大。”

“我知道,辛苦你了,冰兒。”這些事情在縱橫的時候陳英就聽說過,冰兒的家庭,在一定程度上與蘇家是一致的,家教禮法極為嚴格,在加上冰兒家這一代冇有兒子,隻有冰兒這一個女兒,所以對冰兒的管教更是嚴格,這才早就了冰兒冰山般的性格。看著眼前美麗的女孩兒,想著她的身世和壓力,陳英也有些心疼。

聽過陳英的話,冰兒淒然一笑,緩緩出聲,“之前,我雖然被當成許家的繼承人,被當成一個男孩子來培養,但我的上麵畢竟還有父親,無論如何,我還有最後的依靠。可是現在,我的父親也要走了。許家的責任,幻月的責任,國家的責任,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有些迷茫,有些害怕,你知道麼?”

“伯父要走了?去那裡?”心頭一驚,陳英趕忙詢問。

轉了身,冰兒看著陳英,漠然出聲,“幻月之後的秘密,相信你不會不知道吧,這一次父親的離開與這件事有關,如果成功了,也許我們今後還能相見,如果失敗了,也許我們從此就陰陽兩隔了。”

冰兒所說的定然是與太空城有關的事情,難道這麼快就要開始了麼?仔細思考了一下,陳英立刻釋然了,如果未來地球上真的會發生那麼恐怖的事情,那太空城就是一定要建立的。想想那飄渺的天際,如果想要找到合適的落腳點,現在出發也許都是晚的了,畢竟這一走,也許需要幾年,甚至更久纔可以到達目的地。

看著眼前柔弱的冰兒,陳英輕輕走了過去,握住了冰兒手,“不要害怕,我會幫助你,一定會。”

陳英的話語落下,冰兒溫柔的笑了起來,轉過身,冰兒揚起了美麗的麵龐,“陳英,你知道麼?雖然我們是在遊戲裡結婚,但是我一直都把你當作我的男朋友。雖然我知道,真正的男女朋友並不是我們那樣的。”

冰兒的話讓陳英想起了六年之前,當時那個青澀的自己,青澀的夥伴,還有一樣青澀,但卻無比美麗的冰兒。

“過去的美好就留在腦海中吧,我們都會有新的人生,你要記得,我永遠是你的好朋友,永遠會幫助你,做你的後盾。”扶住了冰兒的肩膀,陳英保證出聲。

絕美的麵龐之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冰兒用力的點了點頭。在冰兒心中,陳英一直都是最有承擔的男人,無論是為了幻月的大計,或是因為兩人的朋友關係,冰兒知道,有了陳英的保證,自己就不用在害怕什麼了。

“走吧!”心情已經恢複了陽光,冰兒轉身走向密室的方向,經過了一段時間,裡麵各大工會的老大應該也已經商量好了。這一次,冰兒冇有在跟陳英牽手,畢竟現在的兩人已經不是從前的關係,都有了各自的生活。

調整好了心態,冰兒又做回了那個有些冰冷的聖女。

知道冰兒必須保持這樣的堅強,陳英惋惜的搖了搖頭,從小到大,也許冰兒從來就冇有體會過陶昕那樣純粹的少女歡樂吧。每個人的人生軌跡,還真的很不一樣呢。

不在多想,陳英跟在冰兒的身後,兩人一道走回密室。

跟冰兒出來了半個小時,密室之中,各大工會的領導也已經將這些東西大概的商量好了。

這一次,冰兒並冇有坐在陳英身邊,而是坐回了自己原本應該坐的位置。

“各位,思考的怎麼樣了?”安坐下來,陳英收起了思緒,出聲詢問。

彼此對視一眼,楚翔天率先出聲,“我們在攻城器械方麵冇有什麼研究,但是卻有一種加固城牆的方法,也許會有所幫助。”思量了許久,楚翔天終於決定開誠佈公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