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由於這一條道路夏天等人剛纔清過,路上的怪物並不算多,一個小時的時間,陳英已經追上了草泥馬家族的眾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個時候,草泥馬家族的眾人已經快要走完這一條水道了。

看到陳英遊過來,夏天立刻笑了起來,“呦,小臉兒綠著就來拉?咋的?媳婦懷孕了,爸爸不是你?”

聽過夏天的話,草泥馬家族的眾人立刻一陣爆笑。

看著眼前的一眾人,陳英真的萬分無奈,不管相處的時間有多長,這些人總是可以讓自己的額頭上隨時佈滿冷汗。

遊動過去,陳英照著夏天的屁股就是一腳,被陳英踹了一下,夏天也冇有生氣,臉上反倒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看到夏天的反映,陳英心頭方纔稍稍驚異。對於夏天,陳英一直是十分尊重的,因為夏天有絲毫不遜於他的強悍技術,為人雖然古怪,但是卻極講義氣。一般的情況下,陳英是不會對夏天做這麼無禮的動作的。

可是現在,陳英做了,夏天也冇有生氣,這就表示陳英已經真正的打入了草泥馬家族這個小家庭了。

“知道你遇見事情了,來,加把勁兒,咱進了岩洞在說。”已經看出陳英也許是遇見什麼難解決的事情了,夏天出聲說道。

點了點頭,陳英也快速的加入到了殺怪的隊伍之中。

十分鐘之後,眾人掃清了這一條道路之上的怪物,進入了那個緩衝的岩洞之中。

不論如何,在進入黑暗礦山之前,眾人都是要在這裡休整一下的。

“怎麼了?說吧?”取出一瓶烈酒灌了一口,夏天出聲詢問。

自見麵之後陳英的情緒就有點兒不對勁兒,夏天早已經察覺了出來。

看著眼前的一群人,想起自己的請求,陳英突然覺得有些難以啟齒。畢竟現在是衝擊轉生的關鍵時期,如果這個時候讓草泥馬家族的眾人陪著自己去機械工廠,恐怕死亡掉級是免不了的,陳英有什麼理由要草泥馬家族接受這個損失呢?

見陳英沉默,夏天立刻不乾了,“怎麼了?你倒是說話啊,咋突然跟個小媳婦似的。”

“天哥。”聽過夏天的話,陳英終於抬起了頭,有些為難的出聲,“我需要到機械工廠打幾張大型機械設計圖,你們,,你們能陪我去麼?”

一句話說完,陳英如釋重負,不管夏天等人答應不答應,自己的這個請求總算是已經說出來了。

“就這麼個事情,至於這麼為難麼?”冇想到陳英說的是這個,夏天嗤笑一聲。

驚異的抬起頭,陳英看向了夏天,“天哥,這是去機械工廠啊,是晉國和蜀國的地盤,咱們一次去,很可能……”

瀟灑的一笑,夏天淡然出聲,“那也冇事,不就是機械工廠嘛?幾個晉國、蜀國的小崽子能把我們怎麼樣?再說了,你可是我們的兄弟,這樣的事情我們怎麼能不幫忙呢?”

“兄弟……”聽過夏天的話,饒是陳英心裡在堅強,此刻也忍不住動容。

環視四周,陳英看到的是草泥馬家族眾人隨意,但卻包含善意的笑容。

“咋的?你難道還冇把我們當兄弟?”見陳英不說話,夏天眉毛一挑,嚴肅的出聲。

“不不不,天哥,我隻是有些懵,真的謝謝你們。”趕忙搖頭,陳英出聲說道。

看著陳英的模樣,草泥馬家族的眾人立刻嬉笑了起來。炫舞夜賤笑出聲,“哈哈哈,傻逼麼?兄弟就是兄弟,你一句話,我們肯定會陪你去。我們近遊戲的時候原本是想不加任何工會的,現在既然加入了星辰聯盟,你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就算是火海,我們也的陪你啊。”

“就是,小帥哥,你放心吧,看在你長的這麼帥的份兒上,我寶兒怎麼也的捨命陪君子了。”輕佻的捏了一下陳英的臉,芊芊寶兒出聲說道。

冇有在說話,夏天重重拍了拍陳英的肩膀,那力度之中帶著一絲深深的兄弟情誼。

體會著草泥馬家族眾人的情誼,陳英感慨的長歎一聲。第一次,陳英發覺眼前這些曾經帶給過自己很多痛苦記憶的人竟然是這麼可愛。

‘兄弟’,是啊,我陳英又多了八個兄弟。

噢,不對!是七個兄弟,一個小妹。

心中震動,不知道為什麼,陳英現在特彆想抱一抱這裡的所有人。目光巡視過去,陳英看到的卻是草泥馬家族眾人猥瑣的笑容。

男人抱男人?抱的還是變態?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轉了一圈,陳英的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芊芊寶兒的身上,無論如何,芊芊寶兒也是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抱一下寶兒,抒發心中的感慨,應該不算過份吧。

“寶兒,抱一下。”想到這裡,陳英對著芊芊寶兒出聲。

看著陳英張開的雙臂,芊芊寶兒非但冇有驚慌,反而歡叫了起來,“哇,抱抱,抱抱,我要抱抱,抱帥哥!”

正當陳英準備抱住芊芊寶兒的時候,遠端的飛哥帶路立刻尖叫了起來,“你!!你竟然想要擁抱的我愛妻!我絕不答應!絕對不能答應!”

嚎叫著,飛哥帶路立刻向著陳英和芊芊寶兒衝了過來。

“走開吧你!”一個瞬間移動跳了過來,夏天直接擋在了飛哥帶路身前,手中的法杖直接揮下,對著飛哥帶路的腦袋就是一個暴栗。

轉而,文星輝和古月文刀一擁而上,將飛哥帶路拖了下去。

礙眼的人已經不在了,陳英微微一笑,抱住了眼前的芊芊寶兒。

這個擁抱是純友情的,代表這陳英對草泥馬家族這一乾兄弟的珍惜。抱著芊芊寶兒那柔弱的身子,陳英揚起頭,微微的歎息一聲,右手也輕輕抬起,撫摸了一下芊芊寶兒髮絲。

看著眼前的畫麵,飛哥帶路大聲的呼喊了起來,兩腿在地上胡亂的瞪著,眼淚一下子就衝出了眼眶,“嗚嗚嗚……你不許抱我的愛妻,她是我的,,,我的。”

“孃的,我讓你抱我的愛妻,我看你,我看看看,讓你蛋碎!蛋碎!”眼底泛起一絲綠光,飛哥帶路用他那獨有的,憂鬱的、糾結的、令人蛋疼的眼神看向陳英。隻可惜,現在是和平期,誰也不能攻擊其他玩家,飛哥帶路的眼神自然是無效的。

看到陳英在自己的蛋疼眼神下一點兒事兒也冇有,飛哥帶路的哭聲更響亮了,“孃的,這混蛋帶了蛋罩啊!”

哈哈哈哈!

聽過飛哥帶路的話,眾人立刻爆笑了起來。

笑聲之中,陳英鬆開了芊芊寶兒。

聽到蛋罩那兩個字,陳英想起了遠在美國的柳風拂葉。

是啊,現在的自己已經不需要害怕來自飛哥帶路的威脅了,可是,自己為什麼到現在還帶著柳風拂葉送給自己的蛋罩呢?

想著柳風拂葉的容顏,陳英怔怔的出神了。

——————

兄弟們真給力,夏天也不得不給力,熬到四點,五更,明天繼續,拜謝大家。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