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呼!!”掛斷了音頻,陳英依靠在牆壁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不論如何,這一戰都是要打的了,好在得到了天龍和黑勢力的全力支援,至於皇朝世家和聖堂,如果他們還想儲存實力,那丟了領地就是他們自己的責任了。不願意真正的聯合,那隻能去打掉他們。就算楚翔天是秦紫盈的哥哥,而秦紫盈是自己的嫂子。但是在幻月大計麵前,那怕是親情都要讓道。

思量著,陳英的眼中流散出一抹隱秘的亮光。

“菸灰,事情處理完了?”看到陳英放下了音頻,夏天轉身詢問。

“嗯,除了咱們,現在皇城,魔族巢穴,還有黑勢力在國內的領地都遭到了提請攻擊,五天之後恐怕會有一場驚天大戰。在那之前,咱儘早打點圖紙吧。”站起身,陳英一邊出聲,一邊快速的跑了上去,開始與夏天等人一起殺怪。

聽過陳英的話,夏天等人非但冇覺得有什麼擔心,反而隱隱的竊笑起來。

“這下把這些蜀國的傢夥逼急了。”

“寶鵝你也是,人家死了就死了,你還把人家救活了在殺,太邪惡了。”

“還有騷飛你,讓人家蛋疼不說,還用一支帶著淫-蕩氣息的丘位元之箭去射人家,你真的太可惡了。”

“切,我家的丘位元之箭隻射寶鵝。”

一片細碎之中,草泥馬家族的眾人竊笑議論著。陳英雖然感覺有些無奈,但是心裡的那一份緊張卻漸漸的消除了,這一戰,也許真的會有贏的辦法。而現在,自己隻需要一個周詳的計劃。

時間一點點的走著,眾人今天的練級時間已經全部用完,時鐘指向中午十二點,眾人重新圍攏了過來。

六個小時的時間都在殺巨石錘兵,但是眾人卻冇有打到任何機械設計圖紙,顯而易見,這機械圖是很難打的。

圍坐在一起,陳英一邊喝水,一邊緩緩出聲,“看來我們要在這裡呆很久了,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我們必須要做好詳儘的準備,起碼,我們這裡要一直有人守衛,不能讓西川邪皇隨便拉開怪物。”

“是啊,每天二十四個小時的遊戲時間,除了打怪的十二個小時,其他的時間我們也必須要留人在這裡照看。菸灰,你覺得怎麼分配比較好?”點了點頭,夏天出聲詢問著。

草泥馬家族共有八人,在加上自己,這一共就是九個玩家,思量片刻,陳英出聲道,“我看,三人一組比較好,我們這裡一共九個人,可以分為三組,每組值班四個小時,這樣另外的兩組就可以休息了,起碼每天還可以休息八個小時。”

“我看行,那就這麼辦吧,不過中間值班的這一組可能睡不了一個整覺,我看,我們就輪班到吧,中間值班的這一組每天換一次。”聽過陳英的話,夏天出聲決定。

“我看行,那第一組就我跟天哥還有十三留下吧,我們值班的時間還需要研究一點作戰計劃,交給守城那邊提早去準備。”思量片刻,陳英出聲道。

“好,那我跟騷飛還有寶鵝一組,我們四個小時以後過來換你們。”陳英話語落下,炫舞夜緊接著出聲。

“嗯,那文刀、星輝就很油條一組了,大家訂好鬧鐘,不要錯過了值班的時間,值班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應對,好了,你們都下線吧!”分組已經完畢,夏天拍了拍手,示意冇有第一批值班任務的成員下線休息。

都已經累了一晚上,眾人也真的有些撐不住了,與陳英等人打過招呼,冇有值班任務的幾個人紛紛下線。

眾人離開,這裡隻剩下陳英、夏天和夜十三三個人。似乎並不打算跟陳英討論什麼,夜十三身體一仰,靠著牆壁就開始睡了起來。

陳英看到夜十三的動作,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而出聲,“天哥,這一次守城關係重大,我們雖然出不去,但是也一樣要指揮領地佈防,因為這一次全麵作戰壓力最大的就是我們,隻要我們可以頂住,咱們燕齊聯盟就散不掉。”

“嗯,守住領地城應該不是難事,前提是我們要有正確的思路,要用打破常規的方式去作戰。”點了點頭,夏天緩緩出聲。

“打破常規?”聽過夏天的話,陳英的眼睛微微一亮,難道,夏天想的跟他想的是相同的?

看到陳英臉上的表情,夏天也知道,陳英早已經明白過來,“嘿嘿,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嘛,自然我們冇有大型器械,那自然也不能讓他們發揮出大型器械的功效。”

話語落下,夏天快速的取出了一張地圖,開始與陳英一起做最新的佈防計劃。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四個小時之後,兩人已經將這個計劃完全佈置好了。將這計劃拿在手裡,陳英直接選擇了列印。

幻月之中有很多人性化的功能,陳英現在選擇的列印就是這樣的一個功能,列印之後,陳英就可以在下線後取出晶片,然後把這晶片連接在電腦上,從而將這一副刻下的檔案導出來。

看著圖上設計好的佈防方案,陳英微笑了起來,“這樣最好,有這樣一套方案,我們已經是萬無一失了。”

“似乎還有點不保險,關於後續兵力的問題。我們是不是有些欠缺?”看著這圖,夏天還是有些擔憂。

聽過夏天的話,陳英卻神秘的笑了起來,後續兵力,其實他一點也不怕。

“我還有後手,你放心吧,死亡之海其實有一個小秘密的。”嘿嘿一笑,陳英出聲道。

這個時候,第二批值班的飛哥帶路,芊芊寶兒和炫舞夜也上線了,看著這幾人上線,夏天也不好在詢問什麼。

“好了,換班吧!”站起身,夏天出聲道。原本一直在旁邊假裝睡覺,甚至刷怪了都不起身的夜十三也一瞬間站了起來,眼神清澈。

“安。”給陳英和夏天打了個招呼,夜十三直接下線。

看到這夜十三的動作,陳英和夏天都是一陣無奈。

“這小子,居然這樣偷懶。”低聲罵了幾句,陳英和夏天與飛哥帶路等人打過招呼,一起下線。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