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回到樓下的接待室,屋子中的幾個女孩子已經將接待室恢複到了原樣,眾人坐在沙發上商討了一下副職業的選擇,眾人終於將副職業的分配大概安排了清楚。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幻月》之中的副職業分為鍛造師、煉藥師、鍊金師、縫紉師、廚師、機關師、建築師等七種。七種副職業的作用各不相同,一番商討之後,眾人終於將副職業分配完畢,作為家族中唯二的男人之一,陳英毫無懸唸的被派去做了鍛造師,鍛造師除了打造、改造武器之外,還可以學習一些采礦技能。

陶昕則決定選擇縫紉師作為副職業,另外的五個女孩子則將剩下的五個副職業一一選擇了一遍,七個人,七種職業齊全,至於冇來開會的邵翔那就想選什麼選什麼了。

商定完畢,時間也快到午夜,十二點一過練級時間就可以刷出來了,陳英也準備下樓。

隨著陳英一齊起身,陶昕將陳英送到了門口。

“呆子,我今天喝了一點香檳,似乎醉了,有點困,等下就不上線了,你記得把書郵寄給我噢。”甜甜一笑,陶昕出聲道。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頓時一頭黑線,“喝了一杯香檳就會醉?你這什麼酒量啊,就這樣你那天還敢拿個酒瓶子在外麵晃盪?如果我冇有遇見你,那該多危險!”原本還在無語著,可是隨著話語,陳英卻想起了自己與陶昕初遇那一天的情況,不禁後怕起來,話語也變得有些嚴厲。

“好啦好啦,人家錯了嘛,那天心情不好纔會那樣的,以後再也不會了。”委屈的看著陳英,陶昕一點都冇為眼前男人對自己凶而生氣,心中反而浮起了一絲甜蜜,陳英對陶昕表白之後,陶昕心中對於陳英的定位也在悄然改變著。

看著陶昕眼底的委屈,陳英立刻心疼起來,心中也更加確定陶昕是個內心有苦澀的女孩子。但陳英也知道,現在這些話自己是不適合問出口的。

刮刮陶昕俏麗的小鼻子,陳英臉上的表情重新恢複寵溺,“以後就算是想喝酒也要叫上我,我陪著你,你可以放心的喝醉。”

“嗯。”點點頭,陶昕安然的笑了。

“早點休息,晚安。”打開門,陳英出聲。

“晚安。”對著陳英道彆,直到陳英的身影從眼前消失,陶昕方纔回到了屋子裡。

已經將接待室恢覆成了原貌,女孩子各自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準備登錄遊戲,陶昕也緩步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房間之中,與陶昕同住的冷依依已經換上了睡衣,正在整理頭盔,準備登錄。走到冷依依的床前,陶昕從後麵抱住了眼前大學時與自己住在同一個寢室的姐妹。

“依依,告訴姐妹們,今晚不遊戲了,我似乎喝醉了。”迷糊著,陶昕的小臉埋在冷依依的髮絲之間,撒嬌出聲。

陶昕就是這樣的女孩子,不管麵對的是男人還是女人,陶昕都可以依著自己的本性去撒嬌,一點都不需要掩飾自己的本性,而陶昕的撒嬌總是那麼的可愛,讓人根本無法抵抗。

知道陶昕的酒量不好,冷依依點了點頭,“昕兒你先躺下吧,我上去通知她們一聲。”

“嗯。”點點頭,站在冷依依的床前,陶昕看著冷依依帶上了頭盔。

房間之中有兩個張單人床,都是溫馨的粉紅色,看了看床上的冷依依,陶昕在看看自己的床,臉上悄然露出了皎潔的笑容。快速的換上睡衣,陶昕悄悄的掀開了冷依依的被子,嬉笑著鑽進去,陶昕伸臂抱住了自己的姐妹。

“吖,你怎麼跑到我床上來啦,頭盔提示說我的身體被她人移動,嚇了我一跳呢。”被陶昕一抱,冷依依立刻就下了線,發現是陶昕在抱著自己,冷依依無奈的出聲,將取下來的頭盔放在了一邊。

“我今天就要抱著你睡,咱們以前又不是冇有在一起睡過。”大學時代的床比現在的還要小,但這一對兒姐妹依舊經常擠一張床,說一些女孩子之間的悄悄話。

看著身畔陶昕紅撲撲的美麗臉蛋兒,冷依依有些不解,陶昕雖然酒量差,但也不至於一杯香檳就會醉吧。

“昕兒,你到底怎麼了?今天怎麼這麼奇怪?”疑惑的看著陶昕,冷依依詢問著。

“依依,剛纔他向我表白了。”想起方纔被陳英擁抱時的甜蜜,陶昕的小臉更紅了,向著冷依依的懷裡擠了擠,陶昕用迷濛的聲線低語著。雖然是第一次與一個男人擁抱,但陶昕心中卻冇有一點點的幽怨和驚慌,有的隻是甜蜜。

聽過陶昕的話,冷依依愣了一下子才反映過來,用力撓了陶昕的纖腰一下,冷依依揶揄出聲,“你這妮子,那裡是喝香檳喝醉了,是他的表白讓你醉了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