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凝視著柳風拂葉,秦紫盈微笑出聲,“柳兒,大學時候你的那個研究項目,你還記得麼?”

聽過秦紫盈的話,柳風拂葉心頭一陣驚異,難道,那個項目已經到了必須提上日程的程度了麼?

看著柳風拂葉臉上驚異的表情,秦紫盈輕輕攪拌著自己的咖啡,淡然出聲,“第一批的探測隊伍已經準備好了,有很多商界家族的領導,還有一些專項技術人員和軍人,兩天之後就會出發,我跟我老公也在這一批人之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一走,一生之中不知道能不能在見到你。”

“紫盈,我……”看著眼前自己的閨蜜,柳風拂葉突然發覺,秦紫盈身上的那一份刁蠻氣息已經不見了,現在的秦紫盈已經真正的蛻變成了一個身負重任,可以做到許多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的女強人。

輕輕擺了擺手,秦紫盈製止了柳風拂葉的話,“我知道,你不願意進研究小組,不願意與徐洋繼續共事,而且我也知道,你放不下陳英。所以我今天纔會找到,想要托付一件同樣極為重要的事情給你做。”

“什麼事情?”已經聽出了秦紫盈話語之中的那一份沉重,柳風拂葉終於努力壓下了自己心中的驚異,出聲詢問。

深深的呼吸一聲,秦紫盈鄭重的開口,“柳兒,我希望你可以幫助陳英達到稱霸中國大區,進而在幻月之中站上世界巔峰的目標。這目標能否達成,關係著我們整個國家,整個民族的興亡。陳英領導的星辰雖然很強,但是絕對冇有強到可以一統中國大區的程度,星辰的隱藏危機很多。”

“首先,星辰背後的基礎不夠穩,也不夠強,陶家的家底我清楚,陶家的人我更清楚。那不是一群足以擔當大任的人,星辰將資金鍊寄托在陶家身上,是極度危險的。而且,現在星辰的聯盟工會也有弱點。而這個弱點,就在秦家。秦家支援的皇朝世家一樣難以擔當大任。”秀眉微皺,秦紫盈緩緩講述著。

已經理解了秦紫盈的意思,柳風拂葉詢問道,“那你想要我做什麼?”

“在背後好好的幫助陳英吧,我有海星城的股份,還有秦氏的一些資產,這些東西全部交給你。另外,陳英想要真正一統中國大區,要依靠的是這兩股勢力。陳英念情,不到無可挽回的情況,不會輕易撇開陶家不管,我需要你在合適的時間給他一些引導,將他引導走上最正確的道路上。”從桌上拿過一張便簽,秦紫盈快速的寫下了一行字,遞給柳風拂葉。

“許家,蘇家。”便簽之上隻有簡短的四個字,柳風拂葉默默唸了出來。

“嗯,就是這兩家,現在中國最有實力的兩個家族,他們已經接觸到了最頂端的秘密,而且已經派人蔘與了這一次的行動,在加上他們與陳英之間割不斷的聯絡,這纔是陳英最終需要依靠的力量,你要記住,在合適的時間,引導他離開燕國。”輕輕啄一口咖啡,秦紫盈小心的低語著。

到了這個時候,柳風拂葉方纔明白過來,秦紫盈壓了一個多大的包袱在自己身上。

***

簡短的談話過後,秦紫盈與柳風拂葉告彆,跟陳嘯一道登上了返回基地的飛機。而這個時候,陳英也帶著陶昕回到了陶家。

今天的陳英是帶著一肚子火氣來的,陶禹的臨陣脫逃讓陳英感到憤怒。如果自己冇有在最緊要的關頭打到兩張設計卷軸,進而從另外三個聯盟公會換回六千萬,這一次的守城戰誰輸誰贏還真的是個未知數。

到達陶家,陳英拉著陶昕的手直接走向主彆墅。行走之間,陳英卻忽而發覺,此刻陶家的味道似乎有些不對。

整個彆墅都透著一股低沉的氣息,壓得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怎麼了?”走到門口,陳英對著值班的下人詢問出聲。

“二小姐,姑爺,老爺病重,已經很多天了,到現在還冇有好轉。”帶著一絲緊張,在陶家工作了十幾年的一個仆人出聲道。

“什麼!?爺爺病重!?”聽過那仆人的話,陶昕立刻驚叫了起來,撇開陳英的手,陶昕快速的跑進了彆墅。

彆墅大廳之中一個人也冇有,陶昕見狀直接跑向了二樓陶老爺子的臥房,陳英也隨之跑了上去,心中的火氣已經降低了很多。

“爺爺!爺爺!”跑在二樓的大廳之中,陶昕已經焦急的叫了起來,陳英也快步跟隨了上去,陶老爺子陳英還是極為敬重的。

聽到陶昕的叫聲,老爺子的房間之中立刻走出了兩個人,正是陶澤成和謝蕊!

“昕兒!你怎麼來了?”看到陶昕,陶澤成立刻迎了上來。

一臉的驚慌,陶昕被自己的父親攬住,但依舊努力的想要看清房間裡的情況,“爸爸,爺爺他怎麼樣了?”

扶著陶昕的肩膀,陶澤成看到了隨後跟了過來的陳英,低語出聲,“昕兒,小陳,父親他一個五天前心臟病突然加重了,本來我們是要告訴你們的,可是父親說,你們正在幻月裡拚命,他不同意我們這個時間打攪你們。”

“爺爺。”聽過父親的話,陶昕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陶老爺子的身體一直都比較硬朗,為什麼突然之間會出這樣的事情?

“昕兒,彆難受了,你爺爺的病情雖然冇有好轉,但是已經穩定住了,他年紀大了,一些老病突發也是難免的。”說著話,陶澤成的眼眶也已經紅了。

聽到這裡,陳英也多少明白了一些,陶老爺子在怎麼說也已經七十多歲了,到了這個年紀,身體確實會比較虛弱。

正當陶澤成安慰陶昕的時候,臥室的門再一次被打開了,一個年輕人的身影出現在了走廊,是陶禹!

看到陶禹,陳英立刻凝視了過去,目光灼灼,帶著一絲逼問的味道。陶禹如果是因為老爺子突然病重的關係而沒有聯絡自己,那陳英還是可以原諒了。

可是陶禹與陳英對視的目光之中帶著明顯的躲閃意味,陳英一瞬間明白,陶禹這一次冇有把資金給到位,完全是因為他個人。

衣衫之下,陳英的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

“是昕兒跟陳英回來了麼?怎麼不進來?”這個時候,老爺子的房間之中傳來了一道有些虛弱的聲音,正是陶老爺子在叫陶昕和陳英進去。

聽過老爺子的話,陳英強行壓住了自己的憤怒,陪著陶昕一起走了過去。在門口,陶禹與陳英擦肩而過,快速的離開了房間。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