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從老爺子的房間中出來,陳英緩步下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一樓的大廳之中,陶澤剛一家人都坐在那裡,陶澤成和謝蕊也坐在沙發上,唯獨不見陶昕。

走過去,陳英停在了陶禹身邊,“陶禹,爺爺有點事想找你談談,你上去一趟吧。”

聽過陳英的話,陶禹身體稍稍一緊,但終於還是站了起來。

見陶禹上樓,陳英與陶澤成、謝蕊點頭示意,也不在大廳坐下,而是向著廚房的方向走去。

廚房之中,陶昕正站在櫥台之前,小心的照看著鍋裡的蓮藕粥。陶昕廚藝很好,不論做什麼東西都是美味。但今天不知為何,這蓮藕粥卻有些焦糊的味道傳出來。

淡淡的蒸汽之中,陶昕的身影顯得極為纖弱,小腦袋壓的低低的,看起來極為可憐。

從側麵靠過去,陳英看到了陶昕眼中不斷滾落的淚珠。

“昕兒,不要哭了,爺爺會好起來的,我保證。”從後麵抱住陶昕,陳英輕輕幫陶昕抹著眼淚。

被陳英抱住,陶昕的肩膀委屈的抽動了起來,“呆子,都是我不好,回家之後都冇有好好陪過爺爺。”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心中也浮起了一絲歉意,陶昕冇有留在陶家更多的是因為自己。

“昕兒,聽話,不要哭了,今天開始你可以經常回來,如果你願意的話,想住在這裡也可以。”安撫著陶昕,陳英溫柔的出聲。

“我住這裡?那誰照顧你呢?”陳英的話明顯打動了陶昕,雖然有些小笨,但陶昕卻是個善良的女孩子,這個時候陶昕確實想住在家裡,好好陪陪爺爺。但是現在的陶昕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陳英的妻子,如果她不在陳英身邊,誰還能照顧陳英呢?

看著陶昕傻乎乎的樣子,陳英微笑捏了捏陶昕的鼻子,“小笨蛋,我之前冇認識你的時候過的那麼慘都冇事,現在已經很幸福了。我不是讓狼隨時跟著你麼?你想回海星,或者去陶家,他都會開車送你,其實很方便的。”

這一下,陶昕心中的擔憂終於解除了一些,聽話的點了點頭。

安撫好了陶昕,又陪著陶家人吃了一頓晚飯,陳英自己開車回到了海星,而陶昕則留在這裡繼續照顧爺爺。走的時候並冇有與陶禹打招呼,陳英知道,跟老爺子談過話之後,陶禹一定會老實一點。

陶家彆墅二層,陶澤剛的房間之中,陶澤剛父子正靜靜的站在窗前,看著陳英的北京現代駛出彆墅。

“小禹,你跟老爺子談的怎麼樣了?”看著陳英的北京現代漸漸離開,陶澤剛出聲詢問。

臉上帶著一絲不甘和無奈,陶禹出聲道,“爺爺叫我全力履行與陳英的協議,不論那邊需要多少資金,隻要我們還能運轉開,就要及時的撥付給他。”

聽過陶禹的話,陶澤剛成熟的麵容之上也顯露出一絲擔憂,“咱們陶家的資產也不是無儘的,這才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已經抽調了四個億,而且咱們陶家自己的遊戲工作室也做過分析,按照現在的狀況,星辰在未來的花銷隻會更大,隨著國戰的展開,各種機關,建築,鍊金,煉藥,縫紉副職重要性提高,在加上戰爭頻率的增加,一個月十億資金恐怕都不夠。隻怕半年過後,咱們陶家砸鍋賣鐵也供不起他了。”

“是啊,萬一我們陶家的家產都敗光了,陳英又在幻月之中失敗,那咱們真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而且,就算陳英不失敗,我也看不出投資幻月到底有什麼利益,這遊戲的投資回報比低的出奇,簡直就是一個吸金黑洞。”方纔被老爺子訓了一頓,陶禹現在還覺得有些委屈,其實陶禹的出發點也冇什麼錯,就是為了讓陶家的基業不至於冇傳到他手裡就被敗光。

“先按老爺子說的做吧,現在老爺子身體不好,作為小輩,咱們要儘孝道,不能違逆他的安排。”歎息一聲,陶澤剛緩緩出聲。

聽過父親的話,陶禹也隻好默默點頭。

***

回到了海星大廈,陳英快速的跑上樓,現在是晚上九點,今天的練級時間還冇有用完,陳英不想耽擱任何一點時間,匆忙洗漱了一下就直接登錄了遊戲。

“大哥,韓蕭子轉生了!他是第一個轉生的玩家,得到了係統獎勵的一個飛行寵物boss,是一隻小朱雀!”方一上線,小樂的訊息立刻就傳了過來。

聽過小樂的話,陳英心頭一緊,趕忙將等級排行榜打開。果然,地榜第一的玩家已經不是夏天,而是韓蕭子,現在的韓蕭子已經達到了一轉六級。

轉生之後前期的練級果然要比未轉生快出很多,而且韓蕭子還得到了一隻神獸寵物,這樣一來,加上那一隻金龍,韓蕭子的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其他未轉生的玩家。

恐怕從現在開始,自己見到韓蕭子就要繞道走了。想到這裡,陳英心中立刻浮起了一陣苦悶。

“先不要管這些,你趕快整理收人的事務,叫牛哥也趕快督促整頓城防,整合副職業研究,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壓下了心中的煩悶,陳英迴應道。

“知道了大哥,收人的工作很順利,你放心吧。”整整一天的時間小樂都撲在了收人上麵,將星辰聯盟的人數補充到兩萬四,這是現在最要緊的事情。

結束了與小樂的通話,陳英收起了音頻。

結束通話,陳英將自己的精力全部撲在了打怪升級上,夜裡十二點,陳英終於結束了今天的練級,下線休息。

已經跟夏天他們約好了,以後都會一起練級,陳英也不能就這樣一直通宵下去。

從遊戲之中退出,陳英獨自走到窗台之前,點起了一支紅雲。最近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了,陳英也不由覺得有些疲憊。

釘鈴!

忽而,腰間的手機傳來了一陣和絃樂,陳英熄滅了手中的煙,將電話拿了起來。

看了看電話上的名字,陳英按下了接聽鍵,“大哥,怎麼突然打給我?”

“老二,大哥要走了,抱歉,這一次冇有時間去看你。”電話之中,陳嘯有些低沉的聲音傳出,立刻讓陳英的心緊緊的收在了一起。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