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雖然已經死亡,但是躺在地上的那些玩家卻依舊可以看到陳英的動作,雖然無法作出任何動作和表情,但是這些玩家的臉上卻充滿了驚異。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因為他們從來冇有見過一個狂戰士可以做到如此精妙的閃避。

在幻月的一般玩家看來,狂戰士和盾戰士都是笨重的存在,重甲配上重劍,甚至是雙手武器,讓狂戰士的身體負重遠遠超過一般玩家,行動根本就不可能靈活。

但是眼前這個狂戰士的存在卻顛覆了他們的已有認知,他移動的速度雖然不算快,但是每一次的移動卻都是恰到好處,那劍齒虎首領的很多攻擊都是被他恰到好處的躲避掉了,不但如此,那劍齒虎首領每一次攻擊,他都可以進行很淩厲的反擊。

其實並不是這些人不認識陳英,而是此刻的陳英已經穿上了一件黑暗鬥篷,還有一張麵具,在加上全身的稱號和光環都被隱藏,這些玩家纔沒有認出陳英。

狠狠揮下一劍,陳英將眼前的劍齒虎首領砍死在地。隨著那劍齒虎首領轟然倒地,地上多出了兩件物品。

虎牙戒指:一百五十八級綠色裝備(稀世裝備)

物理攻擊:262-398

物理防禦:34-76

力量: 55

攻擊附帶效果:割裂(百分之十機率出現割裂攻擊,目標防禦下降百分之十,每秒消耗生命值220點。)

方型凹槽已開啟。

虎紋靴:一百五十八級黃色裝備(高級裝備)

負重: 550

手負重: 35

移動速度: 31

舒適度: 80

生命值: 350

兩件裝備都是一百五十八級,屬性不錯,這幾天陳英已經打到了不少好裝備,而這些裝備則全部收在了自己的包裹之中。

幻月百級之後的裝備在普通地圖內非常難以爆出,隻有黑暗地圖之中百級之後的裝備爆率纔會高一些,而轉生塔就是這樣的一塊黑暗地圖。除了這轉生塔和國內的黑暗魔塔,陳英還真的不知道那裡還有黑暗地圖。

當然,黑暗礦山那屬於轉生之後的黑暗地圖,裡麵的裝備陳英在近一年之中都用不上,自然不算。

打出這兩件裝備,陳英心中也隨之多出了這樣一個感慨,轉生塔並不是什麼時候都能來的,就算每升十級可以來一次,一次也隻能呆七天而已。那麼平時自己要在那裡練級呢?難道一直在黑暗礦山麼?

那裡練級經驗雖然多,但是卻爆不出自己需要的裝備,總不能自己一直升級到一百三,一百四,甚至一百五,都還在使用一百級以下的裝備吧。

想到這裡,陳英立刻放棄了繼續在五層遊蕩的打算,起身想要返回一層。既然這轉生塔不是什麼時候都能來的,那就趁著這幾天的時間多打一些一百一十級的裝備,這些裝備現在是自己最需要的。

而轉生塔一層的一百一十級和一百二十級怪物爆出的正是這樣的裝備。

“大哥!等一下,救救我們吧!隻要你能護送我們到七層,我們每人給你100萬。”看到陳英準備離開,地上躺著的那個領頭玩家立刻著急起來。

看著下方打出的字,陳英冇有停留,淡然出聲,“我不做護送生意,而且我現在要回一層了。你們等其他的隊伍來帶吧。”留下一句話,陳英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其實陳英也算過帳,帶玩家出轉生塔雖然賺到的單筆收入更高,但是卻容易被人識破身份,而且花的時間太多,陳英自己想走到七層也需要一天多將近兩天的時間,帶著一隊兒拖油瓶,恐怕走三四天都走不完,即便是強如星辰這一次前來參加轉生的百人團,也已經在這轉生塔裡耽擱了四天,到現在才走到七層。

有了打裝備的心思,陳英一路上又救了幾個人,快速的來到了轉生塔一層,這一次陳英算是摒除一切雜念,隻顧殺怪暴裝備。除非有人主動讓他救,否則陳英絕對不會施以援手。

陳英已經算過這筆帳了,以後陶家如果可以保證投資,自己依靠名下那幾個產業的盈利,維繫五個副職業研究機構和情報組織的花銷還是很容易的,而且副職業機構很多都可以帶來利益。有了這六千萬資金,自己一定可以撐到菊花每日報,星海城等產業的下一批盈利下來。

停留在一層,陳英快速的殺著怪,不知道過了多久,呼機的震動突然拉回了陳英的注意力。

看了看呼機上的名字,陳英接通起來,“軍刀,什麼事情?”

“老大,咱們的轉生團走出去了麼?越國馬萊榮光的隊伍已經準備轉生了,這一次他們來了三百人,都是工會的精英,你們要小心一點。”音頻之中,軍刀的聲音很快傳了回來,陳英也隨之明白過來,星辰聯盟和馬萊榮光最近雖然冇有什麼大對抗,但是兩家卻是死對頭,這一次他們來的人多,軍刀是擔心自己會吃虧。

“清野哲少來了冇有?”如果兩隊人進入轉生塔的時間相仿,陳英多少會擔憂一下,但是現在,自己的隊伍都已經快走出去了,那麼自己就可以好好的跟這馮哲玩一玩了。當初他綁架,企圖侮辱陶昕的事情陳英永遠記在心裡,還有那一顆劃過脖頸的子彈。這些仇恨陳英是不會忘記的,雖說現在仍然不到在現實中殺死他的時候,但是卻不耽誤陳英在幻月裡先報複他一下。

“來了,這一次的轉生團就是他帶隊,韓蕭子轉生之後儼然已經成為了中國大區第一高手,雖然哲少跟韓蕭子是聯盟,但是兩人的關係卻很緊張,見韓蕭子轉生之後獲得那麼多好處,清野哲少自然也坐不住了。”聽過陳英的問話,軍刀也很快將訊息回了過來。

點點頭,陳英緩緩出聲。“我知道了,這事情我會注意的,等這一次我出去了會立刻把資金撥給你,另外,你也要想辦法把咱們的情報組織拓展到國外,要知道,世界地圖還有大半年就要開放了,我們要早做準備。”

“嗯,知道了。”迴應一聲,軍刀掛斷了音頻。

得知馮哲來了,陳英臉上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在呼機上出了一番選擇,陳英再一次發出了一個音頻請求,這一次,自己要好好的整理一下馮哲這個雜碎。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