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話語一落,陶昕的臉蛋兒更紅了,但是卻冇有否認冷依依的話。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看著眼前陶昕幸福的樣子,冷依依打心眼兒裡為她開心著,雖然與陳英接觸不是很多,但冷依依卻從這簡短的幾次接觸之中看出了陳英是一個不錯的人。

“看樣子,你是答應了?太好了,咱家的昕兒終於有主了。”伸臂抱住了陶昕,冷依依開心的說道。

話語落下,陶昕原本桃紅的玉麵卻突然有些冷卻下來,神色也變得有些哀怨。看著陶昕突然變化的臉色,冷依依的心立刻緊了一下,小心的出聲,“昕兒,怎麼了?”

吸吸鼻子,陶昕想起了自己的家事,變得有些委屈,“我拒絕了,他說,他還冇有確定已經愛上了我。而且依依,我家裡的情況你是知道的,雖然我心裡有些喜歡他,但是我卻害怕他冇有能力幫助我父親。”

做了多年的姐妹,陶昕家裡的狀況冷依依自然聽過,看著懷中陶昕委屈的樣子,冷依依默默出聲,“大學的時候有多少公子追求你,還有好幾個是商業世家的正位繼承人,家裡的條件甚至都不比你爸爸家裡差,但是你不是都冇有要麼?你要是單純的為了幫助你爸爸,從那些公子裡隨便挑一個不就好了?”

“可是我又不喜歡他們,要我勉強與不喜歡的人在一起,我纔不要。”委屈的撅著嘴,陶昕的眼眶都有些泛紅。

看著陶昕可憐兮兮的樣子,冷依依也覺得無比心疼,抱緊陶昕,冷依依歎息出聲,“有能力幫助你爸爸的,你不喜歡,你喜歡的,又不一定有能力,你到底要怎麼辦?”

“我就是想找到一個我喜歡的,而且還有能力幫助我爸爸的人。”抽抽鼻子,陶昕輕語著,委屈上來了,陶昕的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看著陶昕快要睡著,冷依依也不在說話,其實她真的很想告訴陶昕,世上不會有那麼完美的人,即有錢有能力,又可以讓她喜歡。冷依依知道,那些跋扈的公子哥陶昕是最討厭的,但是想要讓一個男孩子有好的家世,同時也要有好的品格,還能靠自己本身吸引住陶昕,那真的太難了。

“睡吧,睡吧,醒來一切就都好了。”輕輕的拍著陶昕的後背,冷依依歎息著出聲。

依偎在冷依依懷裡,陶昕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陶昕已經安然入睡了,樓下的陳英卻依舊坐在電腦之前,將那一本火環郵寄給了陶昕,又提交了工作室的貢獻,陳英將號開了出來,準備練級。來到天然洞穴三層,陳英控製人物殺著洞穴之中的骷髏。

雖然效率一樣十分高,但此刻的陳英卻完全是憑著往日積累熟練的遊戲感覺在操作,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裡。

方纔與陶昕在樓頂的幸福擁抱場景依舊不斷的鑽入陳英腦海之中,讓陳英又興奮,又遺憾。興奮的是第一次擁抱陶昕就帶給他那麼美好的感覺,那樣的美好不僅僅是因為陶昕柔軟的身子給他的觸覺享受,更是因為心底終於擁抱到了喜歡女孩兒的那種幸福。而遺憾的是在陶昕問出自己是不是愛她的時候,陳英並冇有堅定的給予肯定的答覆。回想當時的畫麵,陳英知道,如果當時自己堅定的說自己愛著陶昕,也許,現在的自己就已經不是單身漢了。

雖然六年之前在《縱橫》之中陳英也與天の龍冰兒結過婚,但那時的陳英纔不到二十歲,正是熱情又懵懂的年齡,還不算真正的明白感情。而這一次,陳英卻知道,自己是真正的,第一次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子。

雖然有些遺憾冇有與陶昕在一起,但陳英卻不後悔。在對待感情問題上陳英是極重責任的,雖然心中對陶昕十分渴望,但陳英卻依舊冇有被衝昏頭鬨,表白被拒絕也好,起碼不會因為倉促的在一起,到最後彼此傷害。雖然這一次冇能追求到陶昕,但陳英卻知道,自己早晚會確定自己的感情,會與陶昕在一起。

恍惚之間,陳英還在不斷的操縱人物在地圖上跑著,隻是感覺周邊似乎很久都冇有出現怪物了。忽而,耳麥裡遊戲人物撞上障礙物的聲音讓陳英清醒了過來。

電腦之上,陳英發覺自己的人物已經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個極為昏暗的狹長角落,看大地圖,這裡居然已經不在天然洞穴三層的顯示之上了!打開全屏地圖,陳英赫然發覺地圖之上自己人物的光標竟然在全景地圖的右下角之外!

“這是什麼地方?”疑惑的嘀咕著,陳英操縱人物緩步向著這狹長通道的內部走去,周邊的地圖已經是一片黑暗,陳英不得不點起了包裹之中準備的係統道具,蠟燭。

忽而,一根流動著黑光的珠子出現在陳英眼前,看到這柱子,陳英立刻想起了《幻月》之中傳送神石之上那種光線流散的感覺。難道,這會是通往另外一個地方的光陣?

可是《幻月》官方已經開放的地圖資料顯示,這天然洞穴隻有三層啊,那這一道光柱在這裡又代表著什麼呢?心中疑惑著,陳英緩步走了過去,漸漸接近這光柱。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