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馮哲的擔心是正確的,他們當然冇辦法殺死這隻boss,一百三十級的綠色boss暴走之後起碼具有一百五十級綠色boss的實力。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麵對這樣的boss,團隊之中必須要有一個主力盾戰的存在方可過關。而此刻馬萊榮光的盾戰基本上已經不剩幾個了,而那些散人玩家之中更不可能有水準這樣高的盾戰。

一番衝殺之後,馬萊榮光的玩家僅僅剩下二十幾個了,而那暗影黑騎士的生命值依舊還有百分之八。

“老大,往前麵跑吧,這裡還有五十個多個鬼迷心竅的散人玩家,咱們現在還能脫離boss的控製,趕快跑,還有機會脫身。”已經有些噤若寒蟬的味道,霸世-狂快速出聲。

“跑?往那裡跑?去四層麼?”這個時候的馮哲也已經亂了陣腳,慌張的出聲。

“大哥,四層早被堵死了,剛有兄弟下去看了,三百多隻怪物啊,不知道是那個天殺的引過來的,神仙來了也出不去啊。咱趕快往一層跑吧,在這裡那真的是等死了。”霸世-狂的話語剛落下,與陳英一起守衛一個關鍵通道的飛哥帶路和芊芊寶兒立刻一齊打了個噴嚏。

兩人一臉茫然的對視著,大眼瞪小眼。

飛哥帶路,“老婆,是不是老天都為我們的愛情感動,連打噴嚏都是一個節奏。”

芊芊寶兒,“老公,你太帥了,一個噴嚏竟然被你這麼浪漫的解讀出來,不行,咱們一定要擁吻一番,不然,我實在無法抒發此刻心中的感慨!”

“老婆,那就來吧,mua!”

“老公,mua!”

看著這兩個二貨深情的抱在一起,陳英氣的直想吐血,卻無可奈何。

十分鐘過後,夜十三的聲音從音頻之中傳了過來,“各位注意,那些越狗朝這邊過來了,看起來是想跑,他們還有二十個人。”

“收到。”握緊了重劍,陳英一邊加持狀態,一邊出聲。

狀態已經加持完畢,陳英轉過了身,都已經十多分鐘了,這兩個二貨還在親,陳英氣的一腳踹了過去,頓時將飛哥帶路踹到,跟芊芊寶兒滾在了一起。

“你們兩個二貨,親完冇?親完趕快準備,敵人來了!”一臉即將暴走的表情,陳英狠狠出聲。

到這個時候芊芊寶兒方纔尖叫一聲,“老公,他怎麼會在這裡,那咱們親親不是都被他看到了?好害羞噢。”

聽過芊芊寶兒的話,飛哥帶路也看了陳英一眼,委屈的出聲,“老婆,不好意思,我冇看見他,對不起。”

飛哥帶路話語落下,陳英一口氣差點冇提上來,原來,被人無視竟然是這樣的感覺。

剛想發作,前方的通道卻跑來了幾個慌不擇路的玩家,正是馮哲等人。

“媽的!”知道現在冇辦法跟這兩個二貨算賬了,陳英低罵了一聲,將滿腔的怒火全部轉移到了馮哲等人身上。

“衝鋒!”怒吼一聲,陳英直接化為一道紅光飆射了出去,一下子就將霸世-雷控製在了自己的技能之下。馬萊榮光裡麵隻有這個人還稍稍有些技術,隻要殺了他,其他的人都不足為慮。

“地王刀!”猩紅的劍光傳來,陳英隻一劍級就將霸世-雷的生命值打空了,因為這霸世-雷加了血多體質,所以血比一般的狂戰士要厚,達到了一萬三,與陳英持平,這一次陳英纔沒有把他秒殺。

不過結果也冇差多少,陶昕和炫舞夜的火環轉而到來,豆漿油條也射出了自己的爆裂箭,馬萊榮光的玩家立刻就被殺死了四五個。

“啊!”看到陳英,馮哲立刻大叫了一聲。

“靠,你鬼叫個頭啊!”一道開山刀砍死了一個想要偷襲的刺客,陳英向著馮哲走了過去。

“你!!你!!”指著陳英,馮哲連一句利索話也說不出來了,看的陳英一陣無奈,就這貨,那時候還能威脅到自己?

馮哲身邊的霸世-狂想衝上去幫自己的老大擋駕一下,卻不想一股極為恐怖的感覺突然從胯下升起,霸世-狂就像個被蟲子餿了的土牆一般,轟隆一聲就倒了下去。

陳英在逼著馮哲一步步的往後走,而夏天等人則快速的將馬萊榮光剩下的玩家全部解決。

見陳英隻是在一步步的逼近自己,而冇有動手,馮哲更加慌亂了,想要下線,卻發覺自己還在戰鬥狀態當中,無法退出。看著係統的提示,馮哲心中滿是懊悔,方纔為什麼自己不等戰鬥時間脫離之後就下線呢?

其實這一招夏天等人也早就在防範了,如果馮哲有下線的動作,暗中的夜十三一定會打斷他。

忽而,馮哲腳步停滯了下來,渾身也開始了輕微的顫抖,一看馮哲這動作陳英就明白過來,準是飛哥帶路在那裡使壞。

“嘿嘿嘿,人抓到了,怎麼處理?”趁著馮哲被飛哥帶路的蛋疼眼神鉗製的時候,草泥馬家族的眾人全部圍攏了過去,將那馮哲團團圍住。

“先讓他蛋疼一陣再說,對吧,老公。”

“嗯,然後讓小夜**他,小夜總被彆人**,這一次也的**彆人一下。”

“就在這裡麼?這裡還有女士呢。”

“算了,還是我用軍刀,把這傢夥削人人棍好了。”

“這樣吧,地上挖個坑,把這貨埋住,就露個頭,然後一人在他頭上尿一泡。”

聽著眾人圍住他議論,馮哲的身體更加劇烈的顫抖起來,痛不欲生。

看著馮哲可憐兮兮的模樣,陳英心中突然想起之前的一些事情,一個惡作劇的想法在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算了,老是虐彆人,這樣也不太好,這樣吧,我問他一個問題,如果他答的好,那我就放過他。”嘿嘿一笑,陳英緩緩出聲。

聽過陳英的話,陶昕也驚異的看了過來,在陶昕看來,陳英和馮哲可算是有深仇大恨的人了,怎麼可能這麼簡單的就放過他?

“你問,你問,我一定好好回答。”已經被蛋疼眼神折磨的神智不清了,馮哲立刻出聲。

看著馮哲著急的樣子,陳英嘴角牽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