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接連幾天的時間,星辰居然連續到來了一些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人物,這些人全部是幻月之中一些副職業的宗師玩家,陳英名下的副職業聯盟一下子就壯大了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兩天的時間,星辰已經接收到了六個行業宗師,機關、建築、鍊金、縫紉、鍛造、藥劑,一應俱全。而陳英也將手下所有的副職業分會整合在了一起,合併爲星空工作室,總部就安排在星空城的一處地下基地。

還有三天就到八仙閣進攻的時間了,將所有的防禦都部署好,進行了一天的練級,晚上八點,陳英來到了星空城之中的地下基地。

有了幾個強力的宗師級玩家助陣,工作室之中的成員已經一改此前一籌莫展的模樣,開始火熱的投入了研究。

“大哥,你來了,研究工作做的不錯,原來那圖根本就不是高級副職業者能看懂的。高級機關師之類的玩家隻能在設計圖被破解的情況可以進行製作操作,想要解讀三級設計圖則隻有宗師級的副職業者才能做到。炸彈他們來了之後,這圖已經被研究了出來,現在已經投入組裝了。”看見陳英從密道之中走下來,小樂立刻迎了上去。最近牛哥都在整合星辰的事物,將地麵工作室進一步擴大,而副職業聯盟這一塊則暫時由小樂負責。

“嗯,做的不錯,走,一起去看看他們有什麼需要。”點了點頭,陳英隨著小了一起快步走向了最中心的核心實驗室。

實驗室之中,大多數的高級玩家正在實驗室周邊的工作台上緊張的工作著,這些玩家都在分各自的領域製作材料,陳英已經看見了,引線,炮身,炮彈和膛線等諸多的分類材料製作台。

工作室的中心,四個玩家正在那裡投入的議論著。

領頭的人自然是極速炸彈,那個宗師級的機關師,身旁有紫沁百合,宗師級的縫紉師。暗流,宗師級的鍊金師,血色城牆,宗師級的建築師。

冇有出聲,陳英默默的走了過去,站在了幾人的身邊。

“機械石人的操作已經冇有問題了,隻是原料比較麻煩,尤其是黑龍之血,市麵上根本冇貨,這個需要我們自己去弄。”幾人研究的正是機械石人的製作圖,之前為了研究中型飛石炮,陳英已經令人將材料都收集齊了。雖然這機械石人的材料也收集了一些,但是那黑龍之血卻一直都冇有收集到。

因為這黑龍之血是產自龍族boss身上,極為難拿。在加上陳英看到中型飛石炮製作困難,根本冇有突破跡象,想來這機械石人更加困難,陳英纔沒有盲目去獵殺黑龍。可是現在,有了這些宗師玩家,陳英知道,獵殺黑龍的計劃恐怕要提上日程了。

“黑龍是一百二十級的綠色boss,而且這boss是在一塊冇有人占領過的野外,恐怕很難獵殺,而且我們工會目前正在防備攻城,咱們還是想想有冇有什麼東西可以代替這黑龍之血,暫時先不要麻煩老大了。”這個時候,那個宗師級的縫紉師紫沁百合緩緩出聲。

聽過紫沁百合的話,眾人都是稍稍沉默,轉而,鍊金師暗流為難的出聲,“恐怕很難有東西可以代替黑龍之血,這黑龍之血是為機械石人新增戰魂的,如果冇有黑龍之血,咱們造出來的機械石人就真正隻是個機械了,戰鬥力要弱百分之四十,還不如不做。”

“需要黑龍之血麼?冇問題,我可以儘快把它找來。”聽過了幾人的對話,陳英終於不在沉默,快速的出聲。

陳英話語落下,前方的幾個宗師玩家全都轉過了身,“會長!”

看著眼前的一眾精英,陳英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溫和的笑容,緩緩出聲,“各位,你們能來到星空工作室,我真的倍感榮幸。多餘的話說了也是虛誇,我隻能竭儘所能為你們提供最好的環境。如果你們需要什麼高級材料,就全部整理下來交給我,我一定會儘力把這些材料打下來交給你們。”

“黑龍之血很難打,因為這黑龍在黑域蠻荒之中,是一隻一百二十級的綠色boss,那黑域蠻荒除了黑龍,還有其他一些強悍的boss,甚至有一百五十級紫色boss黑水玄蛇,即便是老大你現在等級,恐怕都會被秒殺。”看著陳英,極速炸彈緩緩出聲。

“冇事,我相信你們在副職業上的技術,你們也要相信我在遊戲之中的技術,隻要不是叫我殺聖獸,基本都冇有問題。當然了,也不是說我永遠殺不了聖獸,想要聖獸,等一年之後也一定可以。”輕鬆的言語著,陳英臉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聽過陳英有些俏皮的話,眾人全都輕鬆的笑了起來,那個有些小家碧玉模樣的宗師級縫紉師紫沁百合的眼中更是流動著一絲彆樣的東西,似乎突然間明白了什麼。

“好吧,那會長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似乎有些著急,一旁一直冇說話的那個建築師血色城牆快速出聲。其實陳英也可以理解,這些玩家都在副職業上有極高的成就,挑戰那些強悍的機械就是他們最感興趣的。能夠早日製造出機械石人恐怕也是這些人最渴望做到的事情。

“我今天派人連夜摸索一下黑域蠻荒的情況,明天出發,還有三天的時間,趕在八仙閣攻城之前我應該可以回來。”思考了片刻,陳英出聲迴應。

“好吧,那我們就等會長的好訊息。”興奮的點了點頭,血色城牆快速出聲。

“大家都早點休息吧,主意身體。”微微一笑,陳英衝著眾人招呼一聲,轉而離開。

看了看自己的好友列表,陳英揚起頭,默默歎息一聲。開啟在國內的領主權限,來到了靈蛇洞穴。

將城主府的門關上,陳英握起了呼機,選擇下一個名字,發出了一道音頻請求,“柳兒,有空聊一下麼?”陳英知道,自己與柳風拂葉總歸不能在這樣下去,兩人之間還是要敞開心扉說一些話。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