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音頻那端久久冇有迴應,陳英知道,柳風拂葉一定看到了自己的訊息,隻是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果然,等了將近五分鐘,音頻方纔正式聯通,“在那裡談?”柳風拂葉的聲線有一些輕微的顫動,讓陳英心疼。

“我拉你過來吧。”迴應一聲,陳英開啟了領主權限,邀請柳風拂葉進入領地。

轉而,麵前開出一道光門,柳風拂葉的身體出現在了房間之中。方纔結束了轉生塔的行程,柳風拂葉還有一些疲憊,在陳英麵前,柳風拂葉的心情更有一絲複雜,一絲興奮。

從光門中走出,柳風拂葉小心的看了陳英一眼,轉而低下了頭。神情之中帶著一絲忐忑,一絲羞怯。

“坐吧。”站起身,陳英幫柳風拂葉拉開了椅子,兩人相對坐在圓桌兩邊。

很多話似乎都不知道從何說起,沉默了片刻,陳英方纔出聲,“謝謝你。”

陳英突然的道謝讓柳風拂葉有些不解,抬起頭,柳風拂葉默默的看向陳英。

“副職業宗師的事情,我知道那是你在幫忙。”帶著謝意點頭,陳英言語著。

聽陳英說起,柳風拂葉知道,自己的這個小秘密已經被陳英識破了。其實確實如此,以陳英的聰明,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我想幫你做些事情,這個是我力所能及的。我知道幻月對你很重要。”不在否認,柳風拂葉輕語出聲。

點了點頭,陳英緩緩醞釀了一下情緒,“柳兒,我跟昕兒已經訂婚了,我們的感情,一輩子都不會變了。”

話語落下,柳風拂葉的睫毛立刻輕輕的顫動了一下。

垂下眼簾,柳風拂葉有些低沉的出聲,“為什麼告訴我這個?”

“我隻是想知道,我們還能不能做朋友。草泥馬家族的朋友們都很想念你,其實我想,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可以一起遊戲。”今天找柳風拂葉的主要目的就是這個,陳英不想在讓柳風拂葉每次都這樣隱秘的幫助自己。如果可以的話,陳英還想與柳風拂葉像朋友那樣一起遊戲。

沉默了許久,柳風拂葉方纔出聲,“昕兒如果知道的話,不會介意麼?”

淡然一笑,陳英迴應道,“如果我們真的是好朋友,昕兒為什麼會介意呢?她很喜歡你。”

抬起頭,柳風拂葉靜靜的看著陳英。其實柳風拂葉是希望與陳英在一起的,尤其是從秦紫盈那裡知道了幻月的重要性之後。柳風拂葉已經將自己的一生與陳英綁在了一起。

每一次在暗地裡幫助陳英,柳風拂葉都帶著一絲隱忍和渴望。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能坦坦蕩蕩的跟他在一起呢?至於未來,就走一步看一步吧,雖然柳風拂葉不認為自己能走出來,但是可以經常在一起,總要比背地裡牽腸掛肚要好的多。

“好!”輕輕吸吸鼻子,柳風拂葉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的笑容,迴應出聲。

“太好了!”站起身,陳英快速走到柳風拂葉的身邊,對著她伸出了手。

轉而,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

不論如何,柳風拂葉這邊的問題總算暫時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奪取黑龍之血的任務了。

已經與極速炸彈商談過一次,隻要黑龍之血可以到位,他們在一星期之內就可以作出機械石人,而中型飛石炮五六天之後就能完成,雖然趕不上八仙閣的第一次攻擊,但是隻要有了這個東西,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星辰都不用在擔心領地的安全問題。

派軍刀連夜探秘整合黑域蠻荒的資訊,又與夏天等人越好明天前往擊殺黑龍,陳英看了看時間,退出了遊戲。

下樓在軍刀的房間裡鍛鍊了兩個小時,陳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洗漱休息。

晚上12點,遙遠的大連,此刻的柳風拂葉依舊冇有入睡。

坐在窗戶,打開地暖,柳風拂葉打開一瓶葡萄酒,與沉香坐在一起,慢慢的品嚐。

月光之下,酒杯之中紅色的美酒閃動著一絲妖豔的紅光,輕輕喝下一口,柳風拂葉滿足的抬起了頭,“姐,這酒真的好香,我的病終於治好了,這一下又可以好好的生活了。”之前生病的時候柳風拂葉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活,什麼美酒、美食幾乎都不能沾,甚至連吹風,曬太陽都是奢望,頑疾成功醫治,等於給了柳風拂葉一次全新的生命。

“是啊,再也冇有什麼事情比這件事情更重要了。”微笑點頭,沉香出聲道。

聽過沉香的話,柳風拂葉的眼睛立刻好看彎的起來,揚起頭,柳風拂葉看著天空之中的月亮,緩緩開口,“我真的應該感謝陳英,他給了我一次新生,我又怎麼能因為他不接受我的感情而心生怨恨呢?我應該幫助他,幫他達成自己的理想,不是麼?”

“柳兒!?”手中的酒杯瞬間被放下,沉香驚異的看著柳風拂葉,這事情原本是機密的啊,柳風拂葉怎麼會知道的?

淡笑搖頭,柳風拂葉出聲道,“姐,你不用在編謊話騙我了。紫盈走的時候跟我談過,她把她手下的產業都交給我了,我看了一下,這些產業都是這些年她自己經營的,總值不過兩億多,加上幻月的資產,恐怕也不過十億,美國那邊給我醫治的條件那麼苛刻,紫盈怎麼有力量完成?如果我冇猜錯,我的病,一定是陳英委托蘇家幫我出麵聯絡的吧。”睿智如柳風拂葉,雖然起初的時候並冇有想通這些關節,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加上秦紫盈走之前兩人的那一次談話,很多的答案都已經浮出了水麵,被柳風拂葉知曉。

相知多年,沉香也知道柳風拂葉的心思細密,被柳風拂葉完全猜出了事情的始末,沉香也不在反駁什麼。

“那,你準備怎麼做?”不在糾結與這個問題,沉香想要知道柳風拂葉接下來的想法。

望著窗外的明月,柳風拂葉的俏臉之上浮出了一絲明豔的笑容,“姐,雖然他不接受我,但是我知道,他希望我過的幸福。他是一個真正有擔當的人,我感念他為我做的事情,不能忘記。所以,我想要守望他,讓他幸福。如果他一直幸福,我就一直默默的守候他,如果他不幸福,我就會努力,用我自己的一切,讓他幸福。而且,紫盈臨走之前交給我一個任務,這個任務很重要,自我接下那個任務,我們兩的一生,註定都要綁在一起了。”

看著月光之下柳風拂葉安靜恬淡的側臉,沉香輕輕的歎息一聲,不再多說什麼,沉香拿起了酒瓶,幫柳風拂葉倒了一杯。

“姐姐隻希望你的堅持可以換來幸福。”

“會的,我現在做的事情,就可以讓我感覺到最大的幸福。”

酒杯輕輕的相撞,隨著這一口葡萄酒,柳風拂葉也心情也完全敞亮了起來,對未來,對感情,不再有一絲一毫的迷茫。

————————

大年三十斷網了,冇辦法更新,夏天現在是在網吧裡。

過年的更新確實很少,辛苦了一年,夏天現在隻想睡覺,可是又不能睡,就算混混寫的少,還有出版稿要忙。好在出版隻剩下最後一冊或者兩冊了,完稿在即。

正月十五之前讓夏天輕鬆一下吧,因為初八要去參加一個同學的婚禮,的坐10個小時的車回老家,婚禮完了再回老家農村看奶奶,一走就是7、8天,期間儘量保持更新,但也就一章了。

混混不會如大家擔心的那樣,越到後麵越慢,夏天會在正月過後出門,房子租好之後馬力全開。

請大家讓夏天輕鬆半個月吧,不算輕鬆的輕鬆,謝謝大家的包容,感謝你們。一切安定之後,混混的更新會如何,咱們拭目以待。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