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對於衝鋒的用法,陳英多有心得,衝鋒,一看氣勢,二要精確,隻有在怪物發力之前的一刻快速的衝擊過去,擊中怪物的關節點,在加上強悍的攻擊力,這纔可以控製住怪物。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雖然這萬年樹妖的關節點並不像活動的怪物那般,在腰部或頸部那麼明顯,但是以陳英之前的經驗來看,這植物類的怪物弱點一般都在主乾到分支的連接點。

快速的衝擊過去,陳英手中的重劍狠狠的撞在了那萬年樹妖樹乾分叉的地方。

轟!

“-7653!”

伴隨著一聲巨響,陳英成功的將那萬年樹妖控製在了自己的衝鋒之中。在這一次衝擊之中,陳英的攻擊力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雖然製服了萬年樹妖,但是陳英也遭到了等級反噬,生命值狂掉7000。

“帝王刀!”猛力劈下一刀,打出了4900點傷害,陳英遙遙的看著柳風拂葉和夏天,隻有等他們兩個人完全脫離危險,自己纔可以離開。

一擊過後,那萬年樹妖的衝鋒狀態緩解了過來。

“斷筋!”

紅光閃耀,陳英的技能隨之發出,斷筋的光芒發出,這boss再一次成功的被鉗製,雖然想要繼續攻擊柳風拂葉,但是這boss的攻擊速度卻已經遭到了極大的抑製。

知道時候到了,陳英再一次揮動自己的召喚牌。

“召喚深淵屍魔王!”

靈魂狀態的深淵屍魔王一出現,立刻將那萬年樹妖緊緊的纏繞住,依舊處在斷筋狀態,行動遲緩,萬年樹妖雖然極力想要躲避,但依舊被纏了個結結實實。

這一下,柳風拂葉和夏天終於跑的不見蹤影了,陳英知道,離開的時候到了。

“小傢夥,來!”低喝一聲,陳英轉身跑了起來。

“清風術!”轉而,一陣清涼的光芒浮上,陳英的速度立刻暴漲起來,一瞬間就竄出了五六米。

嗷!嗷!

這個時候,那萬年樹妖終於掙脫了深淵屍魔王的控製,柳風拂葉和夏天已經跑出了攻擊範圍,那萬年樹妖立刻將自己的所有攻擊都轉移到了陳英的身上。

妖異的黑綠色光芒瞬間充斥了整個空間,大地都開始了強力的震動。

刷!刷!刷!

萬年樹妖的頭上再一次分散出了無數的樹枝,就好像天雷一般,連續不斷的對著陳英攻擊下來。

“震動步!”感受到威脅,陳英立刻全力應對,震動步被開啟到了極限,配合著氣玄步的位移,陳英在黑綠色的霧氣之中連續不斷的穿梭,一道道的樹枝當頭劈下,卻很少有樹枝可以直接命中陳英。

轟!轟!轟!

樹枝如鋼劍一般不斷的插在地上,帶起了強悍的震爆,雖然冇有直接攻擊到陳英,但是這萬年樹妖的攻擊力畢竟太強大了,陳英的生命值還是在這樣的攻擊之中快速的下降著。

“血!”生命值下降到了一個極低的零界點,陳英立刻大喊一聲,轉而,五色光芒浮上,小傢夥的回春術發動了起來,頓時將陳英的生命值拉了起來。

看準了前方的一個草叢,陳英狠狠的一躍,隻要越過這一條線基本就可以擺脫萬年樹妖的攻擊了。

噗!

陳英的身體一下子紮進了草叢,但是陳英落腳第地方卻是空的!根本就冇有實地!

“草!”第一時間就已經發覺了,這裡有坑,陳英憤怒的大罵了一聲,但是這已經不能改變任何事情了,陳英的身體直直的墜落了下去。

***

這個時候,夏天跟柳風拂葉已經脫出了包圍圈,與紅皮老虎帶領的隊伍彙合了,冇有少一個人。

“一切安全!”快速的奔跑過去,夏天出聲道。

看著夏天和柳風拂葉到來,眾人的臉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天哥,柳風小姐,老大呢?”看向兩人的身後,紅皮老虎發覺陳英並冇有跟來,立刻擔憂的詢問。

聽過紅皮老虎的話,夏天和柳風拂葉的神色立刻一變。

“菸灰說了,他掩護我們,以他的能力應該可以衝出來。”看向了後方,夏天出聲言語,但是臉上的神情卻帶著一絲疑惑。按理說,如果陳英成功脫出了包圍圈,現在不可能還冇有過來啊。

“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陳英是這一隊人的主心骨,看到陳英還冇有過來,飛哥帶路的言語也有些凝重,而眾人臉上也隨之浮起了擔憂的表情。

“我去看看!”轉過身,夏天直接就想要退回去。

“彆回去!”還不等夏天有所行動,柳風拂葉的聲音卻已經傳了出來,“你們看咱們的組隊圖標,菸灰的頭像已經暗下來了,生命值還是滿的,他人應該不在萬年樹妖那裡。”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眾人立刻開始檢視自己的組隊資訊,果然,陳英的頭像已經暗了下去,這是玩家離線的標誌。

“難道是萬年樹妖的攻擊太猛,菸灰遇見了危險,被迫下線?”一臉的疑惑,炫舞夜緩緩出聲。

默默搖頭,夏天也鎮靜了下來,開口道,“不會,如果是強製下線,付出的懲罰代價極大,會掉兩級,現在等級就是生命,菸灰不會這麼傻。而且就算強製下線,也會有一點的延遲時間,雖然隻有一秒,也足夠萬年樹妖將菸灰的生命值打空了。他不可能還是滿血。”

夏天的話語落下,眾人立刻默默點頭。

“你們看,老大的生命值動了,生命值少了一半!”一直在關注著陳英顯示為離線的頭像,看到那頭像之後的血條有變化,紅皮老虎立刻大喊起來。

隨著紅皮老虎的話,眾人立刻都將組隊標誌切了出來,開始關注陳英的血量。

正當眾人準備看看陳英的血量到底有什麼變化的時候,陳英的頭像卻突然從組隊之中脫離了出去。

“消失了!”頭像脫離隊伍的一刻,眾人立刻驚異的喊了起來。

握起呼機,柳風拂葉試著傳送訊息,但轉而,柳風拂葉的麵龐之上卻顯出了一絲疑惑,“係統說了,菸灰現在在一片特殊地圖,不能與外界聯絡。”

柳風拂葉的話語落下,眾人的心再一次懸了起來,很顯然,陳英已經遇見了意外,被拉入了一片神秘的地圖,隻是不知道,那地圖是什麼。擔心著陳英的安危,眾人全部都沉默了下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