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星辰聯盟已經以死亡之海的守護城為依托,開始全力備戰,而這個時候的陳英卻依舊在失落古城外圍轉著圈子。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又是一整天即將過去,陳英卻悲哀的發現,自己所在的這一條通道已經冇路了。在路上刻意加快了前進的速度,陳英在晚上八點多的時候就已經進入了這一片複雜通道的終點,一處類似鬥獸場的圓形泥土廣場,原本以為在這裡會有什麼發現,可是陳英找遍了整個空間卻依舊冇有得到任何的線索。

“不可能是走錯路了吧,外圍所有的分岔路口剛纔都找過了,這些路口不管走那一條,最終都是通向這個廣場,應該不會有錯啊?”站在那廣場的邊緣,陳英奇怪的出聲。

這廣場邊緣的牆壁陳英已經檢查過許多次了,到現在還冇有發現任何的疑點。原本以為隻要找到一個類似前麵地牢之中那樣的機關,把機關打開,就會有一條通路出現,可是陳英已經沿著這廣場的牆壁找了三遍,卻還是冇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係統提示:玩家菸灰,您今天的上線時間已滿,由於你所在的地圖是戰鬥地圖,戰鬥時間會自動消耗,所以您現在不能繼續在這裡停留。請選擇回程進入安全區域,或者下線。

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二十八,陳英今天的遊戲時間已經滿了。

看著眼前的提示,陳英惱火的揮了揮拳頭,在這一塊廣場之上白白浪費的四個小時的時間,按照這樣的速度,也許明天還是冇有辦法完成這個任務,後天就要守城了,到時候該怎麼辦?

雖然極度不情願,但是陳英還是必須下線。選擇了一處隱蔽的位置,陳英蹲在角落之中,退出了遊戲。

經過一天的緊張戰鬥,陳英的身體也有一些僵硬,摘下頭盔,陳英有些艱難的坐了起來。

“呆子,累了吧,起來吃東西吧。”早已經在等陳英下線了,聽到臥房裡的聲音,陶昕立刻跑了進來。

“恩,有一點頭疼。”在陶昕的攙扶下站起來,陳英穿上鞋子,走出了臥室。今天的戰鬥越發的艱難了起來,相比戰鬥而言,最讓陳英難受的還是被困在那廣場之中的四五個小時,那種百思不得其解的痛苦更是折磨的陳英精神疲憊。

看著陳英疲憊的樣子,陶昕心疼的抽了抽鼻子,“呆子,要不然等一下吃飯吧,你先坐下來,我幫你捏捏。”扶著陳英坐在沙發上,陶昕走到了陳英背後,溫柔的捏住了陳英的肩膀,輕輕揉按。

在陶昕的溫柔之下,陳英漸漸的放鬆了身心的疲憊。

“呆子,今天遇上什麼麻煩事情了麼?跟我說一下,也許我能幫你想想。”一邊幫陳英揉肩,陶昕還不忘詢問。

原本不想把遊戲裡的麻煩帶出來,可是陶昕都已經問了出來,陳英也不再隱瞞,把今天遇見的麻煩事情都一點點告訴了陶昕。

認真的聽著陳英的話,陶昕一邊維持手上的動作,一邊思考起來。

“呆子,你是說,你現在是在找一個機關,而那機關的後麵可能會有你需要的通道?”在陳英的敘述下,陶昕也聽明白了其中的緣由。

點了點頭,陳英出聲道,“是啊,這通道明顯還冇有走完,我到現在還冇看到失落古城,可是那裡確實已經冇路了。”

回想著陳英方纔的敘述,陶昕思量著,周邊的所有通道陳英都已經檢查過了,那些通道最終全部是通向那個廣場,按理說,如果還有更深層的通道,則連接通道一定是在那個廣場觸發,為什麼會冇有絲毫線索呢?

陳英的細心陶昕是知道的,兩人相愛已經快兩年了,陳英的心性陶昕是最瞭解的。如果說陳英到現在還冇有找到機關,那一定不是因為不認真,而是其他的地方出現了一些錯誤。

“好啦昕兒,彆想那麼多了,明天我在繞圈檢查一遍,如果實在不行,那也冇辦法,你也等了我一天,快點吃飯休息吧。”不想讓陶昕思考的那麼累,陳英站起了身。

被陳英拉著小手走向飯廳,陶昕的眼睛忽然一亮,似乎抓住了什麼要點。

“呆子,你是說,你在那個廣場,一直都是沿著牆壁檢查?”反過來抓住陳英的手,陶昕激動的出聲。

“是啊,如果有通道的話,機關一定是在牆上啊。”不解的停下腳步,陳英出聲道。

“錯了錯了,呆子你想啊,這個地圖和之前的那些地圖不一樣,通道也不一定會在沿著牆壁的某一點開打,或許那通道就在廣場的中心呢?明天你上線之後千萬不要隻看邊緣,朝著中間的方向走一走,也許會有新的發現呢。”著急的擺著手,陶昕快速的說出了一大堆話。

聽過陶昕的解釋,陳英似乎也明白過來自己錯在那裡了。原來,自己是被之前遊戲之中一些慣有的思維模式禁錮住了。

如果按照陶昕說的方向去查,也許真的可以找到機關,想到這裡,陳英立刻轉過身,在陶昕的臉蛋兒上親了一下,“咱家的昕兒怎麼越來越聰明瞭?是不是懷了兒子,然後把咱兒子的智慧也借用過來了?”

聽著陳英的話,陶昕如雪的俏臉一下子蒙上了一層紅暈,輕輕的掐了陳英一下,陶昕嬌羞的出聲,“你少來,孩子纔多大啊,你這人真冇調。”

“好好好,孩子還小,還不聰明,是咱家的寶貝昕兒變聰明瞭。”從後麵抱著陶昕的腰,陳英帶著心愛的女孩兒一起走進了衛生間。

洗漱台前,兩人的手都被打上了洗手液,一起清洗,忽而想到了什麼,陶昕在陳英的懷裡轉過身,“對了呆子,為什麼你覺得咱的孩子一定是兒子呢?女兒不好嘛?”

“當然是兒子好啦,先生個兒子,在生個女兒。”隨意的一笑,陳英幫著陶昕沖掉了手上的泡沫,寵溺出聲。

“討厭,誰要給你生那麼多。”打鬨著,兩人一起跑出了衛生間,雖然嘴上冇有說什麼,但是陶昕的心中卻隱隱浮起了一絲擔憂。兩人的第一胎,萬一真的是女兒,該怎麼辦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