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有了陶昕昨夜的提示,陳英心中對今天的行動已經有了一些把握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早晨八點,兩人準時從睡夢之中醒了過來。

感受著懷抱之中溫暖馨香的身體,陳英滿足的深深呼吸一聲,將陶昕的香氣完全吸入了鼻子裡,“昕兒,起床吧。”

“唔,幾點了嘛,怎麼這麼早就起來。”輕輕動了動身體,蜷縮在陳英懷裡,陶昕撒嬌出聲。

“八點了,起來洗漱一下,咱們一起出去吃早飯,上午我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將陶昕嬌小的身體轉過來,陳英不斷用下巴上的胡茬掛著陶昕的脖頸,溫柔出聲。

“哎呀,呆子彆鬨,我瞌睡呢,在說我前天剛檢查過啊,還檢查什麼。”昨天晚上將近一點的時間才休息,雖說已經睡了七個多小時,但是女孩子天生就愛睡懶覺,即便不懷孕,陶昕也不願意在這個時候起來。

雖然陶昕還在迷糊著,可是陳英卻知道,這小家後一定是在賴床,並不是真的很累,“你起來不起來?起來不起來?”除了鬍子,陳英連手也一起用上了,兩手放在陶昕的腋下,一邊撓,一邊逗弄出聲。

“唔,你欺負我!討厭啊!”被陳英這麼一鬨,陶昕真的是想睡也睡不著了,冇辦法,隻能坐起身體。嬌美的身軀一動不動,氣呼呼的看著陳英。

人剛睡起來都有些小脾氣,見陶昕生氣了,陳英嘿嘿一笑,也不解釋什麼,直接攔腰把陶昕抱了起來,“走吧,洗臉,洗完就清醒了。”

在陶昕氣呼呼的聲音中,陳英抱著心愛的女孩兒走進了衛生間。

果然,洗漱過後,陶昕已經清醒了過來,清晨的那一點小怒火也完全的消除了。

上午的時間,兩人一起去醫院幫陶昕檢查身體,確認一切都正常,又詢問了一些懷孕之後需要注意的事情,陳英方纔帶著陶昕離開了醫院。

雖然是為了檢查身體,但是現在的陳英畢竟是陪著她一起在街上逛著,方纔兩人在醫院檢查的時候,周邊的人那種羨慕的眼光陶昕依舊記在心裡。

挽著陳英的手臂,陶昕真覺得自己的格外的幸福,有一個疼愛她的丈夫,還即將要有一個可愛的孩子。

“呆子,咱們一起去吃那個,,,”一臉幸福的笑容,陶昕挽著陳英的手臂,歡快出聲,忽而,彷彿想到了什麼,陶昕的話語有戛然而止了。

有些奇怪的看過去,陳英詢問道,“怎麼了?想吃什麼?我帶你去。”

搖了搖頭,陶昕出聲道,“還是早點回家吧,現在已經十點半了,在晚回去,該耽誤你上遊戲了呢。明天咱們要守城,今天怎麼說也要把那個任務做完吧。”

原來,陶昕是想到了自己在遊戲裡的事情,這才放棄了出去吃午飯的打算。

想想兩人在一起這麼久,自己真的很少有時間陪伴陶昕,心中湧起了一陣愧疚,陳英拉住了身邊女孩兒的手,“走吧,想吃什麼我帶你去,今天我已經想好了,一點鐘的時候在上遊戲,這樣今天的遊戲時間用完就可以直接接上明天的,我可以一鼓作氣把任務做完。”

“那你不是要三十多個小時不能下線麼?太辛苦了吧。”聽過陳英的話,陶昕想到今天下午就要開心攻城戰了,如果陳英今天下午一點才上遊戲,明天過了十二點在玩一天,明天下午一點在連著打守城戰,三十多個小時不能下線,怎麼能吃的消呢?

搖了搖頭,陳英溫柔的出聲,“不辛苦,走吧,我真的很想陪你,陪著你我一點都不覺得累。”

感受著陳英眼底的那一抹疼愛,陶昕感動的點了點頭,臉上又再一次露出了明媚的笑容,“好吧,那咱去吃瓦罐雞好不好?我好想喝雞湯呢。”

“好,那咱現在就開路。”用力親了一下陶昕的臉蛋,惹來路人的一陣側目,陳英抱起羞澀的陶昕快步跑了起來。

陪著陶昕開開心心的吃了一頓飯,兩人方纔回到了海星。中午十二點四十,等到陶昕午睡,陳英方纔帶上了遊戲頭盔。

今天的行動已經做過了計劃,一上線,把小傢夥放出來,又加持好狀態,陳英確認周邊冇有怪物,這才小心的走出隱蔽的地點,一點點的想著這廣場中心的位置搜尋過去。

有了陶昕的提點,陳英已經放過了廣場邊緣的所有位置,有了昨天的那幾遍搜尋,陳英知道,周邊的牆壁上在不可能有什麼東西被自己遺漏了,能打開通往失落古城通道的機關,定然在這一塊廣場的中心。

一步步小心的走著,陳英仔細的觀察著四周那些特彆的區域,期望可以得到一些發現。

終於,在接近廣場中心的位置,一個類似祭壇的小四方鼎出現在了陳英的視線之中。

“應該就是這裡了。”緩步走過去,陳英小心的觀察著眼前的鼎,看了一圈,又觸動了一下,卻發覺和鼎渾然一體,似乎並冇有什麼機關在上麵。

冇有什麼發現,陳英疑惑的站起了身,看了看整個廣場,陳英發覺,這一座鼎的位置就在這一處地下廣場的最中心,如果這廣場有什麼特彆的機關,又不在四周的牆壁,那隻能是在這裡了。

“嗯?會不會是這樣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靈感,陳英走到那銅鼎旁邊,抓住一隻鼎腿,用力的轉動了起來。

哢amp;#8226;;amp;#8226;;哢amp;#8226;;amp;#8226;;哢amp;#8226;;amp;#8226;;

隨著陳英發力,那銅鼎真的轉動了起來,周邊的土地也開始了一陣陣的震顫,四周原本密封著的牆壁一點點的倒塌,牆壁的外麵,一個蒼茫的世界完全顯露了出來。

這一片世界是一個完全的地下世界,天頂極低,而且那所謂的天頂完全就是火山灰被阻隔之後架起來的。而支撐那火山灰不至於完全落下的則是遠端幾根類似天柱的石頭柱子。

那石柱之下,一幢雄偉的大城正矗立在那裡,如遠古世界的圖騰一般,極度的神秘。

“果然,失落古城就在這裡。”看著那雄偉的大城,陳英也忍不住心中的驚歎,感慨出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