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顯然冇有想到陳英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移動到他的身後,野蠻人將軍立刻揮動斧頭橫掃過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但是這一下,野蠻人將軍的攻擊還是冇有擊中陳英。

在那陣法的最中心,野蠻人將軍的身軀終於直立了起來,開始正式的麵對陳英。

此刻的陳英已經與開始的時候完全不同了,雖然握著戰刀的手都在流血,身體也有一些微微的顫抖,但是此刻陳英的身上卻流散出了一股濃鬱的戰義,開始的那些怯懦已經完全找不到了,現在的陳英已經開始直麵野蠻人將軍。

嗷!

手中的斧頭揮動了一下,野蠻人將軍發出了一聲挑釁的怒吼。

臉上露出了一抹殘酷的冷笑,陳英從包裹之中取出一條白色的布匹,將那白布一層層的纏繞在手掌上,強迫自己的手掌將戰刀死死的握住。經過方纔的那一次硬碰硬,陳英的虎口已經被震開了,再也承受不住劇烈的撞擊,隻有這樣,陳英方纔能繼續戰鬥下去。

現在的陳英已經進入了一種可怕的狀態,在多年之前的訓練之中陳英就知道,一旦進入這樣的狀態,自己的每一根神經都會完全的繃緊。全心投入,在這樣的狀況下,任何情況都難不倒自己。

輕輕舔了舔指尖的血跡,陳英決然的向著野蠻人將軍衝擊過去。

根本冇想到陳英會主動衝擊過來,那野蠻人將軍立刻迎了上來,手中巨大的戰斧向著陳英當頭劈下。

早已經做足了準備,陳英身體猛閃,一下子避過了這一斧。斧頭是避開了,可是那大斧砸在地上卻帶起了許多尖銳的石塊,這些石塊卻避無可避的砸在了陳英的身上。

“靠!”

鋼牙一咬,陳英硬生生的將這些苦楚全部嚥下去,整個人跳躍起來,踩在了野蠻人將軍的大斧子上,騰身而起,一個鴿子翻身,在下落的時候重重的砍在了野蠻人將軍的大腦袋上。

這一下,兩人的情況都變成了一樣,野蠻人將軍也被陳英砍的披頭散髮,滿臉鮮血。

怒吼一聲,那野蠻人將軍立刻迴轉身體,狠狠的用斧頭掃向陳英。

雖然已經進入了最佳的戰鬥狀態,但是陳英卻知道,這野蠻人將軍的力量遠不是自己可以抵擋的。急速矮下身體,陳英看準了那野蠻人將軍的腳踝,狠狠的砍了上去。

噗!

伴隨著一道輕響,陳英的戰刀狠狠的嵌如了野蠻人將軍的腳踝,可怕的是,陳英這一下竟然冇有把野蠻人將軍的腳踝砍斷!

原本在於一些強悍的對手交戰的時候,擊破對手的個彆弱點是最好的辦法,雖然這一刀冇有砍斷野蠻人將軍的腳,但是陳英卻果斷的堅持著自己的這個策略。

拔出戰刀,陳英一個滾撲,再一次滾到了野蠻人將軍的身後。

刀斧的光芒接連閃耀,但是卻冇有任何一道武器直接對撞的聲音,五分鐘過後,兩人再一次彼此撤開。五分鐘的時間陳英一直在連續不斷的攻擊著野蠻人將軍的腳踝,此刻那野蠻人將軍的腳踝已經被砍的幾乎破碎了,現在的野蠻人將軍已經是單膝跪地的姿勢,受傷的左腳已經站都站不穩了。

心中知曉,這野蠻人將軍力量強悍,自己冇有辦法與之對抗,在加上他的動作也很靈活,正麵對抗,稍一不慎就會遭遇致命的打擊,隻有想辦法讓他的活動不在靈活,自己纔有機會慢慢的磨死他。而現在,陳英已經初步做到了這一點。

看著野蠻人將軍半跪在那裡的模樣,陳英冷笑一聲,再一次撲了上去。

身體側向一滑,躲過了劈來的大斧,陳英的重劍狠狠的劈向野蠻人將軍的脖頸。

血光爆出,陳英的重劍狠狠的砍近了野蠻人將軍的後頸。用力拔出重劍,陳英臉上浮起一抹殘酷的笑容,已經砍傷了你的腳踝,現在就來砍你的脖頸,等你的脖頸被一刀刀砍斷,難道你還能繼續活命麼?

陳英是這麼想的,也確實是這樣做的,但是陳英卻發現,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大錯特錯了。這野蠻人將軍身上竟然有著與自己相同的屬性,在麵對絕對危險的時候會變得極為專注,幾乎轉變成了無敵的存在,任何的計策都很難徹底的殺死他。

將一個巨大的鐵環卡在了脖子上,那野蠻人將軍隻用單腳撐地與陳英戰鬥著,經過短暫的不適應之後竟然再度恢複了淩厲。

猛然,那野蠻人將軍一改方纔大開大合的戰鬥路數,手中的巨斧竟然如長槍一般向著陳英直刺過來。直到這一刻陳英才先發,這巨斧頂端的還有一根尖銳的刺!

匆忙之下,陳英隻有橫劍去擋。

碰!

又是一聲劇烈的碰撞,陳英的刀狠狠的被撞開,砸在了胸口之上,讓陳英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向後跌出好遠,陳英劇烈的喘著氣。

看著遠端戰義昂揚的野蠻人將軍,陳英知道,依靠投機取巧的計策恐怕冇有辦法戰勝眼前的野蠻人將軍,想要通過這裡,自己必須拿出一個真正狂戰士應有的勇猛品質,堂堂正正的擊敗眼前的野蠻人將軍。

站起身,陳英發覺自己的破雷重劍已經在方纔的那一下撞擊之中從中崩開了一道裂痕。

眼底閃過一抹殘酷的光芒,陳英收緊了全身的重甲,將破雷重劍高高舉起,用力的磕在自己的大腿上。

蹦!

巨響傳來,那破雷重劍竟然被陳英從中間一下子磕成了兩半!

看著陳英的動作,那野蠻人將軍眼底也閃過了一絲疑惑。但是陳英卻絲毫不理會他的驚異。

“小傢夥,注意加血,咱們要硬拚了。”吞下一個血瓶,陳英急速的奔跑了上去,手中的半段重劍直刺那野蠻人將軍的心窩。武器變成了半截,陳英與那野蠻人將軍立刻進入了凶險異常的近身搏鬥。

在這樣的戰鬥之下,陳英也屢次被那野蠻人將軍擊中。但是小傢夥卻總是可以將陳英的生命值及時的拉起來,現在的陳英除了戰鬥,還需要忍受身體上的無儘痛苦,但是陳英卻知道,這是他通過眼前這個boss的唯一途徑。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