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聽到這聲線,星辰的眾人全都激動了起來,紛紛轉頭,看向這聲線傳來的方向。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城主府通往複活點的路上,一個渾身染血的身影正踏著堅定的步子一點點的接近這裡,背上斜揹著一柄超過兩米的巨大斧頭,這人,正是星辰的成員萬分想唸的陳英。

“是老大!老大回來了!”

“兄弟們,大哥回來了!”

一瞬間,星辰的成員全都吼叫了起來,自夏天方纔的那一句話之後,星辰的成員就都在等待陳英回來,而戰鬥進行到這個關鍵的時刻,陳英終於回來了。

此刻的陳英身上的戰甲都已經是破破爛爛的了,頭盔竟然也被砍出了一道鈍器的痕跡,渾身是血。但即便是這樣,現在的陳英身上依舊冇有頹敗的感覺,相反的,此刻的陳英竟然還給人一種幾乎無法抗拒的威武雄壯氣勢。

“你終於回來了。”騎在小朱雀上,韓蕭子淡笑看著陳英,緩緩出聲。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之中,韓蕭子一直在尋找陳英,因為那時的他已經一轉三十級以上,陳英才方纔過一百級,他的能力要比陳英高很多,找到陳英就一定可以殺死他。

“那是自然的,我特地趕回來送你一程。”嘴角微微的牽起,陳英緩緩出聲,同時對著手下的眾人打出一個手勢。陳英的這個手勢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讓所有的星辰成員立刻離開,去前麵抵抗八仙閣的進攻,這韓蕭子交給自己就好。

看著周邊的玩家全部離開,柳風拂葉似乎想說些什麼,一直停滯的腳步也向著陳英微微跨出一些。

轉過身,陳英對柳風拂葉露出一個笑容,示意她立刻離開這裡。

雖然柳風拂葉也很強,但是韓蕭子無疑更加離開,柳風拂葉畢竟是仙,血量太少了,即便是韓蕭子的寵物小朱雀也很有可能一擊秒掉柳風拂葉。畢竟,這小朱雀是聖獸級的boss。

感受到陳英的眼神,柳風拂葉躊躇片刻,還是拉著芊芊寶兒離開了這裡。雖然柳風拂葉對於陳英一個人與韓蕭子對抗還有許多的擔心,但是這一次陳英回來,身上似乎已經有了某種變化。

“柳風姐,咱不幫他麼?實在不行在旁邊加個狀態也好啊。”被柳風拂葉拉著離開,芊芊寶兒不解的出聲。

微微歎息一聲,柳風拂葉輕語道,“他是不想讓咱們白白掉級,咱們畢竟是仙。再說,咱們兩加狀態的效果比得上他的寵物麼?留在那裡,隻能分他的心。”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芊芊寶兒終於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陳英已經走到了韓蕭子下方的一座斷牆上,輕輕拍了拍胸口,陳英懷裡的小傢夥立刻會意,開始幫助陳英加持各種狀態。

看著一臉淡然的陳英,韓蕭子冷笑出聲,“菸灰,你真的那麼自信,可以戰勝我?”

狀態已經加持完畢,陳英淡然出聲,“咱之間的戰績很快就是二比零了。”說著話,陳英將手伸到了後方,將背上的赤血戰斧取了下來。一根看起來太過巨大的戰斧拿在陳英的手上竟然有一股彆樣的韻味,並冇有突兀和不恰,相反的,這戰斧似乎就是為陳英設計的一般。

其實,這個時候的陳英是因為融合了野蠻之心,擁有了野蠻人的體質和氣質,這才顯得這麼適合用這個斧頭。

看著陳英身上奔湧的戰義,韓蕭子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這陳英,難道真的有辦法戰勝自己?按說,自己與他之間相差了五十級啊,而且,自己的裝備和寵物都要好過他。

由於複活點的危機已經在陳英出現後自然解除,星辰的壓力頓時小了很多,而八仙閣的壓力則越來越大。看著下方的戰鬥情況,韓蕭子知道,如果今天自己想要取勝,必須要在這裡擊敗陳英。八仙閣與星辰聯盟這兩個大工會之間的戰鬥最終還是有兩個工會的老大來決定的。

“去!”低吼一聲,韓蕭子立刻騎乘著胯下的小朱雀向著陳英飛撲過來。

這一招,韓蕭子是攜帶著必殺的意誌的,胯下的小朱雀噴出了一顆巨大的火球,尖利的爪子也向著陳英爪過來,而韓蕭子手中的短劍更如催命的帖子一般,直奔陳英的脖頸。

麵對韓蕭子的攻擊,陳英微微眯起了眼睛,雙腳緊緊的踏住地麵,在那火球即將到來的一刻,陳英竟然迎著火球跳了起來。

轟!

劇烈的爆炸傳來,伴隨這一個7000點的傷害數字,陳英竟然直接衝破了這火球,跳躍到了那小朱雀的身下。

這一下,陳英直接跳進了那小朱雀兩個爪子之間,讓她的爪子根本冇有發力的餘地!

由於那爆炸帶起了一片火光,韓蕭子的眼中一瞬間失去了陳英的身影。根本就冇想到陳英竟然會直接迎著火球跳上來,韓蕭子一瞬間也懵了。原本他計劃著陳英會躲避那個火球,這樣一來,自己快速衝擊下去,可以用背刺製服陳英,接下來的事情就太簡單了,卻不想陳英的路數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噗!

“呱!”

正當韓蕭子迷茫的時候,一股寒冷的氣息卻從身冊突然傳來,伴隨這小朱雀的悲鳴,韓蕭子體會到了一股深刻的死亡氣息。

低頭一看,韓蕭子赫然發覺一個尖銳的斧尖竟然從自己小朱雀的翅膀之下穿了出來,直擊自己的胸口!

“捨命刺擊!”爆喝一聲,已經刺穿了那小朱雀翅膀的陳英繼續使用巨力,手中的斧頭尖子直攻韓蕭子。

根本冇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刺穿神獸的翅膀,韓蕭子一下子就呆住了,他不知道,現在陳英的力量已經破了一千二百點,這樣的力量即便是轉生六十級的全力量狂戰士也無法比擬!

危機關頭,韓蕭子爆發起了一陣求生的**,手中的短劍橫向壓下,點向陳英的斧尖。

碰!

碰撞的聲線傳來,韓蕭子手中的短劍竟然被陳英的斧尖生生擊斷!

但是韓蕭子也藉助了這一股巨力跳起,脫離的戰鬥。

在看過去,韓蕭子卻發現自己的小朱雀已經被陳英甩到了一邊,不斷的哀鳴。

震驚的看著陳英,韓蕭子張口結舌,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一句。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