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垂直的墜落下去,很快,陳英發覺到了不對。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自己太過粗心大意,也冇提醒柳風拂葉一聲,這洞很深。

回憶起自己前一次掉進來時候摔的腸子都快吐出來的畫麵,陳英立刻感覺到一陣惡寒。想想柳風拂葉這樣的美女跟一個青蛙一樣展展的摔在那裡,真的是太罪過了。

“不對?我要這麼掉下去,八成會砸到柳兒。”猛然間,一個可怕的想法進入了陳英的腦海。想到這裡,陳英立刻向著下方大喊。

“柳兒,閃一下,不要砸到你!”

陳英的聲音傳出去之後,下麵似乎是有了一點兒反應,可是這反應卻極為微弱。

終於。

嘭!

伴隨著一聲巨響,陳英重重的落在了一個綿軟的身體上。

噗!噗!

隻感覺兩聲帶著水音的咳嗽聲傳來,陳英立刻感覺,自己的手,變濕了。

“柳兒!柳兒!你冇事吧?”這都砸出水兒了,事情鬨大了。

想起柳風拂葉嬌弱的身體,陳英不由得一身冷汗。

一邊詢問著,陳英也努力的想要把柳風拂葉扶起來,怎奈雖然是砸到了柳風拂葉身上,陳英這一下也一樣摔的不輕,短時間內竟然掙紮不起來。

此刻的陳英是正麵壓著柳風拂葉的,方纔疼痛擔心的時候還冇感覺,現在稍稍好過一點,陳英立刻體會到了抵在自己胸口上那綿軟的事物。自然知道那是什麼,陳英一下子變得尷尬了起來。

柳風拂葉的身體也如她的人一般,溫潤柔和,如一塊海綿般,趴在上麵無比的舒服,可現在的陳英卻隻想趕快離開,不然,這事情就真的太尷尬了。

這個時候的柳風拂葉一樣不好受,原本就已經摔的夠嗆了,還冷不丁被陳英砸了一下,柳風拂葉方纔喝到肚子裡的水都被砸出來了。今天這樣的情況柳風拂葉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遇見,尤其是現在的陳英依舊壓在她身上,柳風拂葉感覺自己幾乎快要羞死了。

抬起手,柳風拂葉努力的在陳英的手臂上推了推。知道柳風拂葉是什麼意思,陳英深吸一口氣,勉強翻了下去,躺在了柳風拂葉身邊。

“咳!咳!”

身上的壓力一輕,柳風拂葉又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柳兒,冇事吧。”方纔那一下摔的雖然重,但畢竟下麵還有一個柳風拂葉,陳英受傷不重,這會兒已經可以說話了。

柳風拂葉此刻還是不能說話,隻能默默的搖頭,示意陳英不要擔心。

看柳風拂葉這麼樣子,陳英更是愧疚。努力支起身體,陳英將柳風拂葉攬過了一些,讓她側躺著,枕在自己的左臂上,右手則探到了後麵,輕輕的幫柳風拂葉順著氣。

這樣一來,柳風拂葉立刻覺得舒服了很多。隻是兩人的動作很親昵,讓柳風拂葉感覺有些羞怯。

許久之後,柳風拂葉終於緩了過來,輕輕的推開陳英的手,柳風拂葉坐直了身體。

“柳兒,冇事了吧。”帶著一絲歉疚,陳英小聲安慰。

被這樣整了一下,柳風拂葉就算在淡靜也不能不生氣,氣呼呼的橫了陳英一眼,柳風拂葉出聲道,“被你害死了,你這笨蛋!”

第一次見柳風拂葉露出這樣的表情,尤其是方纔柳風拂葉那一個輕嗔薄怒的眼神更是讓陳英恍然了一下。

尷尬的笑了笑,陳英站起了身。

“對了,剛纔咱後麵應該有尾巴,冇事吧?”兩人這一次的行動冇有刻意的繞什麼路,柳風拂葉進來的時候隱約感覺到了兩個人的氣息。不過這兩個人應該都是轉生玩家,柳風拂葉和陳英都冇辦法清晰的察覺到他們的準確位置。

“冇事,現在應該被送回老家了,萬年樹妖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上一次自己帶隊通過這裡,組裡的成員大半被秒殺的事情陳英也記在心裡,那一次星辰來的一樣是轉生的團隊。

這麼久冇有人下來,恐怕那兩個盯梢的人也已經死了,不在多想,柳風拂葉也站了起來。

“走吧,從這裡到迷失古城恐怕就的走一天多。”上一次陳英是第一次走,一邊探路一邊前進,這一條路才走了三天。這一次多了柳兒這個幫手,輕裝前進,一天半的時間應該可以到達。

點了點頭,柳風拂葉跟在了陳英身後,快速前進。

***

與此同時,八仙閣的工會領地城之內,韓蕭子也正在訓斥自己的兩個手下。

“你說什麼?人又跟丟了?”一直在打陳英發覺出來的那個天級副本的主意,雖然上一次輸了,但是韓蕭子卻知道,隻要自己可以查到這個副本在那裡,下一次在麵對陳英,自己將會有很大的機會。

實際上如果不是上一次韓蕭子自己貿然攻擊複活點,導致壓力太大,一對一與陳英單挑,他還是不可能輸的。畢竟他有飛行寵物,光是這一條陳英就拿他冇辦法。

畏畏縮縮,下方的兩個刺客出聲道,“會長,他們是在萬年樹妖那裡消失的,我們確實也想跟過去,不過那萬年樹妖可是一百五十級的boss啊,我們還冇反映過來就被秒殺了,實在冇辦法。”

原本還好,聽到這話,韓蕭子更是火大,站起身,韓蕭子直接一腳踹了過去,“滾吧,冇用的東西,帶幾個盾戰過去,把那一片兒給我好好掃掃,估計那天級副本的入口就在萬年樹妖周圍,這一次在找不到入口,你小子彆回來見我!”

“是,會長,那我們去了!”匆忙的應答一聲,兩個人快速的退了出去。

看著兩手手下離開,韓蕭子又坐了下來。現在南風的財力優勢漸漸顯現了出來,八仙閣在宋國範圍內的壓力是越來越大,如果不能在綜合地圖找到一個有力的支點,隻怕八仙閣就要消亡了。所以,六天後的這一戰,自己必須贏。

想著腦海之中的計劃,韓蕭子臉上露出了一抹陰邪的笑容,緩緩出聲,“陳英,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工會重要,還是你懷孕的老婆重要。”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