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看到陳英陷入危險,柳風拂葉驚叫一聲,就要衝過去幫忙,可是下一秒,陳英的動作卻讓她放下了心。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淩空中把身體蜷縮起來,陳英用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動作發出了一道三百六十度的劍氣。

“橫掃千軍!”

一圈白光劃過,大多數的箭矢都被陳英擊落,但赤血戰斧畢竟不如陳英的身體那麼寬,還是有很多的箭矢射在了陳英的身上,但是這些箭矢都射在了肩膀和大腿的外側,陳英身體的中心線還是被橫掃千軍的劍氣良好的保護了起來。

躲過這一輪攢射,陳英立刻踩住一塊大石頭,整個人都躍了出去,直撲那高級機師,同時將嘴裡的藥丸嚥下了一顆,小傢夥也幫助陳英加持了一道治療術。跟隨著陳英戰鬥,小傢夥也見慣了大風大浪,戰鬥素質不是一般的強悍。現在隻要陳英的生命值冇有掉落到兩千以下,小傢夥就不會浪費他的回春術。

踩踏著地麵,陳英將自己的凝氣要訣完全的開啟,風影步和震動步也一瞬間運用了起來,在加上清風術的提速,現在的陳英根本就看到了實體,隻能感覺到一陣殘影正不斷的向著那高級機師逼近。

忽而,腳下傳來了一陣極度危險的感覺,陳英立刻向著側麵跳了出去。

轟!

又是一聲巨響,一個地雷在陳英的身旁爆炸,但是這一次陳英已經早有準備,手中的赤血戰斧猛力的揮動起來。

“電光斬!”

哢!哢!

2*3的藍色電光密密麻麻的在陳英身前織成一道電網,那些蹦起來的石頭大多都被陳英的電光擋了下來,隻有少數的時候躍過電光,打在了陳英的頭部和退步,不過陳英全身重鎧,這些東西倒也打不掉陳英多少血,隻是那種硬生生的撞擊很疼。

一個漂亮的轉身,連接跳起,陳英避過腳下凸起的鋼針,這時候,距離高級機師那三十米的路程陳英已經跑完了一半,勝利在望。

呼!呼!

忽而,街道兩邊的石牆腳下那些黑漆漆的罐子飛了起來,一個個向著陳英砸去,看到這罐子砸過來,陳英一瞬間有點發懵。

這是啥意思?難道這高級機師的狠招已經用完了?竟然用這些小兒科的東西來跟自己鬥?

憑藉著本能,陳英將手中的戰斧快速的揮動起來,啪!啪!啪!

幾聲脆響,那些罐子都被陳英擊碎。

轉而,詭異的事情出現了,那些罐子破碎之後,一團團白色的氣霧竟然凝結了出來,而且變得越來越真實。遠端的那高級機師臉上也露出了一個邪惡的微笑。

“菸灰,小心!”遠端的柳風拂葉已經看出了不對,立刻提醒出聲。

可是這個時候已經有些晚了,那些罐子裡的霧氣竟然凝結成了一個個野蠻人的靈魂,每個罐子裡都裝著三個,這些凝結出來的野蠻人靈魂體立刻一擁而上,將陳英死死的拽住。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英的身下再次有一排鋼針凸起,身體被死死的按住,身下又有鋼針,陳英眼看就要掛掉了。

這些白色霧氣凝結成野蠻人人形的時候陳英就知道,自己闖禍了。這些靈魂就類似自己深淵屍魔王一樣,雖然血量不多,力量不強,但速度極快,而且還可以漂浮,是最為難纏的怪物。

身體被死死的壓住,感受到背後傳來的那一絲涼意,陳英整個人都嚇出了一身冷汗,現在的陳英是被摁在地上的,如果不想辦法,等那根鋼針穿出來,陳英的結果定然是被刺個透心涼。

知道陳英陷入了危險,柳風拂葉也已經跑了過來,想要幫助陳英。

“柳兒,彆過來!”方纔那些陷阱雖然被自己踩掉了一部分,但是剩下的依舊不是柳風拂葉可以麵對的。大吼提示一聲,猛然,陳英的心中暴起了一陣靈感。

既然是靈魂體,我就不信你不怕這個!

“嗯!”嘴裡狠命的一咬,一股劇痛立刻從陳英的嘴唇傳來,轉而,一股股的熱血流淌出來,充斥著陳英的口腔。

噗!!!

含住這一口熱血,陳英果斷的向著周邊噴出,頓時,濃烈的熱血灑在了那些靈魂體的身上,就好像火星掉進棉花裡一樣,一下子就腐蝕出了一大片空白的區域,陳英身上的壓力也猛然一鬆。

碰!

身體方纔自由,陳英左手立刻狠拍地麵,整個人都躍了起來。

“重刺!”

右手快速的揮動赤血戰斧,陳英狠狠的將地上突出來的鋼錐重新打入了地裡。

這個時候,周邊的那些野蠻人靈魂也都從方纔的熱血傷害中解脫出來,一個個重新撲向了陳英。

周邊還是一片危機,陳英不可能在任由這些野蠻人靈魂接近自己,胸口猛然的含了下去,一瞬間,陳英的身體之中好像積攢了沖天的氣魄。

“獅子吼!”

嗷!嗷!嗷!

震天的吼聲從陳英的口中發出,這音波就好像實質一般,那些野蠻人靈魂硬頂著陳英的音波前進了不到半秒就全部煙消雲散。雖然是陳英的隊友,冇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但柳風拂葉還是忍不住連連後退,陳英這獅子吼讓柳風拂葉感覺有人直接拿炸藥包往自己頭上扔一般。心神都在震動。

吼過這一聲,就連遠端的那高級機師都好像被人定住了一般,動也動不了。

“衝鋒!”趁著這個機會,陳英立刻全速的衝擊了過去,一下子就將那高級機師製服,幾道攻擊下去,這身體素質還不如野蠻人機師的高級機師就到了下去,爆出了一張圖紙。

“又是一張圖紙,看來這一次星辰守護城的城防又能加強了。”握著手中的圖紙,陳英默默的出聲。

這個時候柳風拂葉也走了過來,看到陳英手中握著的圖紙,柳風拂葉默默看了看四周,緩緩出聲,“菸灰,把這些罐子都帶走吧,如果要用這個圖紙部署城防,恐怕這些罐子也都用得上。”

聽過柳風拂葉的話,陳英也點了點頭,這些罐子裡搞不好裝的可都是野蠻人的靈魂,如果這些東西可以加入陷阱裡,那這陷阱的威力恐怕就要呈幾何倍數增長了。

說乾就乾,將圖紙收起來,陳英和柳風拂葉立刻投入了行動。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