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很快,這街道上冇有彈起的罐子都被陳英和柳風拂葉裝進了包裹,那一張陷阱卷軸是一個二級圖紙,有了這一張圖紙,這一下陳英知道,星辰城內的防禦會一下子陡增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柳兒,差不多了,咱該繼續走了。”差不多明天就可以進入地宮入口所在的區域。取出任務日誌看了一下,陳英欣喜的出聲。通過了這高級機師鎮守的區域,前方是一片直線的坦途,隻需要在打通三十多道城牆,基本就可以進入預定位置了。

“菸灰,先等一下,你坐下來。”拉住陳英的衣袖,柳風拂葉輕語道。

轉過身,陳英疑惑的出聲,“怎麼了?”

從包裹之中取出一些棉簽和藥酒,柳風拂葉引導著陳英坐在一塊石頭上,溫柔的出聲,“你張開嘴,我看看你的傷口,雖然是幻月裡,如果這些傷口不解決,以後都會一直掉血,而且會很疼。”知道陳英方纔噴出的那口血一定是咬破的嘴唇,柳風拂葉知道,自己必須要為陳英處理一下。

回想方纔的戰鬥,陳英的那一聲獅子吼似乎比平常威力更足,而且吼出來的時候周邊都充斥著一種雄壯的紅光,想來也是因為陳英的鮮血融合在吼聲之中,才能對那些野蠻人靈魂造成那麼大的傷害。

被柳風拂葉這麼一提醒,陳英也感覺到了嘴裡那股鑽心的痛,不在多說,陳英張開了嘴。

“嘶。”看到陳英口中那觸目儘心的傷口,柳風拂葉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男人,為什麼可以對自己作出這麼殘酷的事情?小心的幫陳英處理著傷口,柳風拂葉的心都在顫抖著,一瞬間,柳風拂葉真的不太理解陳英這個男人。

雖然很疼,但是陳英臉上卻在勉強的笑著,讓柳風拂葉寬心,陳英卻不知道,他越是這樣,柳風拂葉就越心疼。

終於,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柳風拂葉才幫陳英把傷口處理好,直起身體,柳風拂葉小心的囑咐著,“以後不要這麼衝動了,就算你被殺死,不是還有我呢?我會救你的,不要在這麼折磨自己了。”

“那怎麼行,我的級彆不能隨便掉,你也知道的,咱們責任重大。”傷口的情況已經好了一些,陳英站起身,一邊輕鬆的說話,一邊向前走。方纔柳風拂葉的溫柔讓陳英動容,陳英知道,自己不能在繼續在這樣的危險環境中呼吸了。

看著陳英快速離開的腳步,柳風拂葉微微垂下了眼簾,但還是跟了上去。

果然如陳英猜想的一般,過了高級機師這一道檻,後麵的路都順利了起來,晚上七點,陳英跟柳風拂葉終於來到了失落古城的中心位置,而那地宮的入口就在失落古城的後部,明天中午就可以到達。

停下腳步,陳英看了看時間,出聲道,“柳兒,今天就到這裡吧,明天早晨八點繼續。”已經七點半多了,今天的進度比平常快,陳英也想早點下線陪陶昕。

“嗯,那我就先下了,明天見。”對著陳英打個招呼,柳風拂葉退出了遊戲。

柳風拂葉已經下線了,陳英方纔準備下線,忽而,腰間的呼機傳來了一陣震動。拿起一看,卻發覺是蘇長雲的訊息。

“長雲,拿到我要的資料了?”之前陳英曾經拖蘇長雲去收集韓蕭子的資訊,恐怕已經有結果了。

果然,音頻那邊的蘇長雲很快說話,“訊息已經收集到了,我現在就傳給你,等下你下線用電腦列印一下。”

話語落下,一條檔案傳輸的請求傳了過來,陳英也快速的選擇了接受。

檔案傳輸完畢,陳英選擇了儲存至遊戲晶片,這纔出聲,“謝謝你了,長雲。”

“嗯,遊戲裡的事情我們也會解決好,放心吧。”

“好,那我下了。”

“回見。”

簡單的對話過後,兩人一起掛斷了音頻,眼中閃過一抹暗芒,陳英退出了遊戲。

從床上坐起來,陳英將頭盔之中的晶片取出,走出了臥室。

“呆子,就知道你這個時間下來,快吃飯吧。”昨天就已經告訴過陶昕,自己這幾天都會在很規律的時間下線,知道陳英八點下,陶昕也早早的就開始準備晚飯,現在已經做好了。

“謝謝老婆大人。”走了過去,陳英伸嘴在陶昕的臉蛋兒上用力的親了一口。

俏臉一紅,陶昕垂下了頭,羞澀出聲,“我去端菜,你快洗手去。”

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陶昕甚至都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卻還是那麼容易害羞,看著陶昕像一隻小老鼠一樣跑進廚房,陳英安心的微笑了起來。

陪著陶昕吃了一頓晚飯,趁著陶昕洗碗的空蕩,陳英將自己的遊戲晶片用指紋刻印器裝載,連接到了電腦上。

快速的操作著,陳英將蘇長雲傳送過來的資料列印了出來,很快,韓蕭子在杭州的大宅和幾個平常常去的落腳點的資訊被陳英完全調了出來。

“多行不義必自斃,這都是你自找的。”眼中寒光流動,陳英取出了列印好的資料,關閉了電腦。

走到廚房前麵,陳英對著裡麵的陶昕招呼一聲,“昕兒,你先洗碗,我下去有點事情,一會兒就回來。”

“好的,呆子快點回來噢,我洗了水果,等你回來吃。”有陳英陪伴,即便是做這樣的家務陶昕也會覺得開心,一邊刷碗,陶昕歡快的迴應。

聽著陶昕暖暖的聲音,陳英心底浮起一陣感動,這麼好的妻子,怎麼可能讓人傷害她呢?

“好的,選個電影,等下咱們一起看。”微笑迴應一聲,陳英轉身走出了房間,這一次的事情是一個周密的計劃。剷除了韓蕭子這一股勢力,自己距離爭霸中國大區的目標就更近了一步。

拿著資料,陳英一路下樓,向著狼所在的房間走去。自己冇辦法離開北京,這一次的事情就隻能讓狼來帶隊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