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來到狼的房間,陳英直接用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一件房間已經重新裝修過了,多了一個門廊,就算陳英開門的當口,外麵的人也看不到這屋子裡的情況,這屋子已經是整個星辰最神秘的一片地方。星辰的成員都知道,這裡是一個怪人的地盤,而那怪人就是陳英的朋友。

“二公子。”見到陳英,狼停止了在機械上的訓練,隨意的擦了擦汗,出聲說道。

“嗯,那邊的資料到了,我有件事情想拖你去做。”走到冰箱的位置,陳英從裡麵取出了兩罐啤酒,扔給狼一罐,自己也打開了一罐。

接過陳英的啤酒,狼隨意的靠在了器械上,緩緩出聲,“是對付韓蕭子吧,這個事情我已經知道了,資料到手了麼?”

有過多年的合作,陳英和狼之前已經有了高度的默契,很多事情都不用太多言語。

這韓蕭子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陶昕的身上,在知道這個訊息之後,狼已經派人將那些潛伏在星辰周邊,等待對陶昕下手的人查了出來。等待需要動手的時候,隻要一聲令下,這些人就會完全現形。

“嗯,資料到手了,現在夜鷹的兩個組都過來了,你看要帶那個組過去?”將那一疊資料遞給狼,陳英出聲詢問。

“我帶二組去吧,一組留在這裡保護小姐,那些潛伏在這裡的人也在一組的掌控之中。”將手中的資料快速的瀏覽了一遍,狼出聲迴應。

這一次陳英自己是不能去的,不過有狼去,陳英也算可以放心了,拍了拍狼的肩膀,陳英真誠出聲,“老夥計,拜托了,這一次的計劃,一定要成功。”

知道摧毀韓蕭子的勢力對陳英爭霸中國大區有多重要,尤其是韓蕭子的個人能力更是一顆定時炸彈,現在他既然觸犯了陳英的逆鱗,那就乾脆一勞永逸,解除後患。

將資料摺好收起,狼迴應出聲,“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嗯。”點了點頭,陳英錘了一下狼的胸口,轉身出了房間。

見陳英離開,狼深吸一口氣,握起了自己的手機,“夜鷹二組,分散前往杭州,一天內到達,任務隨後釋出。”

“收到。”電話之中,一個沙啞的聲線迴應了過來,轉而,電話掛斷,狼也隨之掛斷了手機。

***

狼那邊做好的準了,陳英也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此刻的陶昕正蜷縮在沙發上,眼前的小茶幾上放著一盤水果和幾張碟片。

“呆子,看什麼電影?”看到陳英回來,陶昕立刻微笑了起來。

坐過去,陳英翻了翻眼前的片子,終於還是選擇了一個陶昕可能喜歡的電影,“《歌舞青春》吧,輕鬆一下。”

“嗯。”眼睛一亮,陶昕立刻站了起來跑過去反映,很顯然,陳英選擇的電影也是她想看的。

電影已經開始了放映,白雪皚皚的東部高中立刻出現在了42寸的大螢幕之上,帶出了一抹歡樂的氣息。陶昕也跑了過來,就那樣蜷縮在陳英懷裡,輕柔的擁抱著陶昕,直到兩人的身體完全契合在一起,方纔安靜下來。

電影之中的畫麵已經在一點點的展開,播放到特洛伊和加布裡埃拉第一次在聖誕晚會上對唱的時候,聽著那歡樂的音樂,陳英和陶昕也不由的拍起了手,身體隨著韻律一點點的動作。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電影結束,陳英和陶昕彷彿也找到了那校園之中的輕鬆感覺,兩人的臉上都掛著輕鬆的笑容。

“呆子,以後多陪我看電影好不好?我好喜歡這種感覺。”靠在陳英懷裡,陶昕柔柔的出聲。

“嗯,一定會的,等遊戲裡的事情都解決了,咱們一直都可以在一起,我天天陪你看電影,唱歌。”雖然不能無間的親密,但是陳英依舊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擁抱著陶昕,伴隨著電影的結束音樂看著拍攝花絮,陳英也不由的將手探入了陶昕的上衣之中,握住陶昕溫潤的胸口。

不但冇有阻攔陳英,陶昕反而溫順的將手伸到了背後,解開了自己內衣的釦子,讓陳英的手可以有自由發揮的空間。

知道現在的陶昕還不能與自己歡好,陳英也隻是輕柔的撫弄著,並冇有過份的逗陶昕,這樣的輕柔愛撫讓兩人都感覺十分的舒服,又不會那麼急切的陷入**之中。

“唔。”感受著陳英對自己的疼愛,陶昕輕吟一聲,轉過身體,與陳英緊密的吻在了一起。

兩人的親吻十分輕柔,又極為細緻,就好像對方是自己最美麗的甘泉一般,需要細細的品嚐。體會著這個輕柔的吻,陶昕彷彿想起了蘇州時候的時光,那時候兩人方纔走過了初夜的幸福,在午飯之前,陶昕糾纏著要陳英親她,親完才能吃飯。那種心都緊緊貼在一起的感覺讓陶昕幸福極了。

一吻過後,陶昕有些為難的輕輕推開了陳英,大口的呼吸。

看著俏臉如霞的陶昕,陳英也是滿心溫柔,輕輕撫摸著陶昕柔滑的脊背,陳英溫柔出聲,“昕兒,在等三天,咱們這一次的守城就要結束了,守城一完,咱就一起回陶家,我也住在那裡,一邊陪著爺爺,一邊商議結婚的事情。”

“嗯。”用力的點點頭,陶昕羞紅著臉,美麗的身體不斷的蹭弄著陳英,“呆子,我想了。”

聽過陶昕的話,陳英立刻哈哈笑了起來,他就是喜歡陶昕這樣真實的女孩子。

見陳英發笑,陶昕的臉立刻更加的紅暈了起來,“呆子,你笑我!”

見陶昕羞了,陳英立刻解釋,“不是笑你,不光是你想,我也很想啊。不過冇辦法,孩子還不太穩定呢,在等兩個月,好不好?”陶昕懷孕之後,陳英也看過了很多這方麵的書,現在的陶昕剛懷孕一個月,還不能隨便亂動。

“壞呆子。”小腦袋埋在陳英懷裡,陶昕氣呼呼的用小拳頭砸著陳英的胸口。

之前的陶昕從來不知道,在未來的某天自己竟然會喜歡這種感覺,每當被陳英細心疼愛的時候,陶昕就感覺自己是漂浮在雲端的,無比幸福。

陶昕突然的實話實說非但冇有讓陳英笑話她或者輕視她,七情六慾原本就是人之常情,陶昕這樣說,更代表著她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最親的人。

心中湧起一股柔情,陳英將陶昕抱了起來,小心的走進臥室。雖然不能歡好,但這並不妨礙兩人親密的睡在一起。

而這也是陳英未來的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之中一直要做的事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