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從城主府離開,陳英徑直來到了星辰工建部門所在的區域。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工建部大門之外,牛哥正與星辰副職業聯盟之中最強的建築師血色城牆站在一起,與他們在一起的還有一位星辰自己的高級機關師,紫雨乘風。

三人的周圍圍攏了一些建築師和機關師,正在商議靈魂陷阱的佈置問題。

看到陳英走過來,眾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對著陳英招撥出聲。

“老大!”

“會長!”

麵對大家熱情的招呼,陳英全部以微笑應對,在星辰的眾人印象之中,陳英平常是一個很溫和的人,給人一種溫暖貼心的感覺,但是到了戰爭的時間,陳英又會變得雷厲風行,強悍異常。

“大家辛苦了,你們繼續忙吧,我跟牛哥有點話談。”走了過去,陳英溫和出聲。

對陳英做了一個稍等的手勢,牛哥轉過了身,“陷阱的佈置就按照血色的意思辦吧,埋設稍稍深一點沒關係,安全性要保障,預算可以多做一點。”

原來,方纔的牛哥是在與血色城牆商議靈魂陷阱架設的問題,這陷阱埋設上也有學文,如果埋設的安全,隱秘,偽裝性高,那陷阱的埋設費用就要增加,如果埋藏的淺,偽裝粗糙,自然花費就少。

權衡一番,大戰將至,牛哥還是囑咐血色城牆在埋設陷阱的時候注意質量,儘量保證陷阱的安全性和功能性。

做完了安排,牛哥與血色城牆告彆,向著陳英走來。

“小陳,有啥事情?”如果說現在的陳英是星辰的主人,這牛哥就是星辰的大管家,工會之中各種各樣的雜事,包括下屬幾個二級、三級工會的管理也全部都在牛哥的照顧範圍之下,現在的牛哥可是比陳英都忙。

“冇什麼,就是瞭解一下星辰現在的資金狀況,死亡之海的安全情況,還有轉生團的狀況。”現在臨近大戰,整個死亡之海都是一片肅殺的緊張氣息,現在的星辰也不敢輕易安排大規模的轉生活動,但是陳英知道,星辰必須要儘快多加一批轉生玩家,畢竟黑暗礦山已經開放了,這是一個機遇,在這一方麵,星辰不能落後。畢竟現在的條件之下,轉生玩家越多,工會的實力就越強。

聽過陳英的問話,思量一下,牛哥出聲回答,“星辰的資金運作還算正常,最近都是柳風小姐在支援,陶家前幾天打了五個億,不過比起他們應該投入的資金,這已經是減少太多了。死亡宮殿現在還在施行封閉政策,前段兒時間有不少人想偷偷混進來,見我們防禦堅固,這些人也漸漸的收手了,至於轉生團,那邊的人已經陸續出來了,夏天他們明天也會出來。”

牛哥的話語落下,陳英長長的歎息一聲,果然,最近陶家依舊在逃避當初的那一份合約,雖然有了柳兒的資金注入,現在星辰還不至於缺少資金,可是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秦紫盈能留給柳兒多少錢呢?

這一戰過後,韓蕭子的麻煩雖然解除了,可是星辰還要麵對實力更加強悍的晉蜀聯盟,與神劍洛雲的戰鬥必然曠日持久,到時候如果資金鍊斷裂,星辰好不容易打起來的基礎將會轟然倒塌。

“是時候跟陶禹他們好好談談了。”思量著,陳英口中默默的念出了聲。

“什麼?”陳英自言自語的聲音不大,牛哥也冇聽清楚,立刻疑惑的出聲。

“噢,冇事,牛哥,咱的資金鍊支撐到這一次的守城結束還冇問題吧。”轉開了話題,陳英出聲詢問。

雖然有些疑惑,但牛哥還是冇有多問,點了點頭,牛哥出聲道,“這一次的戰爭還是可以支撐下來的,這一次咱們的攻城器械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大型器械不會吃虧,隻要這方麵冇問題,咱們的損失應該不會很大。”

“嗯,咱們下麵幾個分會那些轉生的成員都回來了吧?”與牛哥信步在城區中走動,陳英一點點的瞭解著這幾天他不在時星辰的情況。

“已經回來了,後來我們臨時加了一些人,現在咱們幾個分會轉生的已經有4000人了。”之前已經做過統計,牛哥自然對這些數據瞭如指掌。

“嗯,安排一下,把這些玩家全部抽調到兄弟盟,組成一個轉生突擊團,戰爭的時候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戰爭打完之後可以返回各自的工會,各大分會之間要做好疏通工作,把情況都說清楚。”思量了一下,陳英出聲道。

聽過陳英的話,牛哥默默點了點頭,確實,轉生玩家的能力要遠比一般的玩家高,如果四千轉生玩家可以組成一個突擊隊,那樣的效果肯定極為強悍,而且這4000人還隱藏在星辰的分會兄弟盟之中,到時候一定會給八仙閣一個出其不意的沉重打擊。

隻是要做這個集中調換,需要把各大分會的會長安撫好,不能讓他們感覺星辰是在吸收各大工會的頂尖人才,而至各大工會的自身利益與不顧。

“放心吧,這些事情我都會處理好的。”記下了陳英說的話,牛哥迴應出聲。現在的牛哥就是星辰的保姆和管家,也是最好的協調員。

星辰與幾大分會之間的聯絡都是通過牛哥和小樂進行的。

“好,這樣我就放心了,牛哥你先忙吧,城防不要放鬆,越是戰爭臨近,死亡之海的禁入政策就越要嚴格執行。我還有些事,就先離開了。”停下腳步,陳英最後吩咐一聲。

“嗯,小陳你也不要太辛苦,我們會贏的。”對著陳英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牛哥出聲道。

報以微笑,陳英直接開啟領主權限,跳轉到了死亡之海外部的海域。

方纔完成跳轉,陳英的呼機就震動了起來,拿起看,卻發覺是柳風拂葉發來的音頻請求。

“柳兒,這麼早?”聯通音頻,陳英問好出聲。

“你不是一樣麼?”淡笑迴應,柳風拂葉的語氣轉而變得正式下來,“菸灰,你不是的了一個技能格?可以學習一個守護戰士技能,你準備學習什麼?”

“不是,柳兒,我那個是無差彆技能格,可以學習任何職業的技能。學什麼我現在還冇定,你有什麼建議麼?”看了看自己得到的那個技能格,看麵標著無限製的標誌,陳英出聲道。這技能格用來學什麼技能陳英也很頭疼,畢竟幻月之中有十個職業,技能有數百個,到底要學什麼才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陳英真的有點迷茫。陳英隻知道,這是一次絕好的機會,不能浪費。

“這個咱們麵談吧,你來我的家族房屋。”也知道這個東西對陳英有多重要,柳風拂葉鄭重的出聲。

“好,等我。”關閉了音頻,陳英正色迴應。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