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現在那個人已經發現自己有了防備,必定會更加小心,陳英知道,即便是這樣,自己也隻能尋求速戰速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陶昕昏迷的時間隻有半個小時,陳英必須要在這點時間之中解決戰鬥。現在的陶昕懷了孩子,陳英不能讓她受到任何的驚嚇。

手腕一轉,三根金針立刻被陳英握在了手裡,身體急速一閃,陳英手中的金針閃電辦甩出,分三個方向順著門縫飛了出去。

刷刷刷!

三道金光閃過,陳英立刻捕捉到了門口的那個身影,這人方纔聚力閃避自己的金針,現在,陳英已經獲得了衝出去的機會。

呼!

身體猛然劃動,陳英已經打開門走了出去,看到了門外右側的那個身影,陳英手中的軍刺直接揮了上去,直取那人的脖頸。

脖頸靈活的一抹,那人的右腿也從下至上向著陳英劃動過來,眼角掃視,陳英已經看到了那人足尖出的一抹寒光。

這一下陳英是不能躲避的,現在臥室的門還冇有關閉,如果現在陳英離開這裡,必定會讓陶昕陷入危險。

眼底閃過一抹寒光,陳英手中的軍刺改變線路,猛力下壓,直擊那人的胸口,同時將左腳抬起下壓,去踩那人的腳腕。

噗!

一陣血光爆出,那身影急速後躍,同時腳尖一挽,立刻在陳英的小腿迎麵骨上化出了一道一尺長的傷口,頓時,陳英的小腿上鮮血橫流。雖然受傷,但這一下陳英也成功的將那人從門口逼開。

碰!

手放在門把上,陳英狠狠的將門關了起來。

這一下,那人在也冇有機會衝進裡麵了,畢竟陳英也不是吃素的。

到了這個時候,陳英方纔有機會好好的端詳一下眼前的這個人。

這是一個給人的印象有些虛幻的男人,一米七左右的小個子,看起來有些瘦弱,普通,扔在人堆裡絕對找不到,就好像是一般的路人,可是這人的眼睛卻是雪亮的,長長的衣袖下掩蓋著一雙極為精巧的手。

這人穿著一件寬大的黑外套,簡單的韓版寬通牛仔褲,登山鞋,雖然看起來毫不起眼,但陳英卻知道,這一套有些寬鬆的衣服下恐怕處處都藏有利刃,這是一個強大的暗殺者。方纔的那一次對招就可以看出端倪,這人的鞋尖,膝蓋,雙臂,肩膀,衣服之下恐怕都藏著利刃。

“韓蕭子派你來的?”用手粘了一點兒自己的血,陳英方纔口中嚐了嚐,味道正常,刀上並冇有喂毒。

看著陳英的動作,那人的臉上露出一抹輕蔑的笑意,“有必要告訴你麼?反正你也即將成為死人了,星辰也會成為曆史。”這人就是韓蕭子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影子。雖然現在還冇有綁走陶昕,但是陳英已經下線了,那麼,幻月之中,韓蕭子的超高能力一定會占儘上風。

這一下,臉上露出玩味笑容的人變成了陳英,“真的麼?我到覺得,這一戰過後八仙閣會成為曆史,而你們韓家也一樣。”

“哼!”聽過陳英的話,影子冷哼一聲,撲了上去。陳英沉著的表現讓他體會到了一絲危機感,難道,陳英真的已經控製住了現在的局麵?

看著撲擊過來的影子,陳英受傷的左腿狠狠的踩了一下地麵,迎了上去。

這影子也是一個使用冷兵器的高手,陳英到想要看看,冷兵器這一方麵,到底是自己強,還是這個影子強。

兩個簡單的對招過後,陳英已經占據了上風,並不是陳英的技巧比影子好多少,而是陳英的絕對力量要比這影子強悍許多,陳英身高一米八零,軍隊出身,身上的那一份壓迫感和力量強度不是影子可以抗衡的,雖然影子的技巧並不比陳英遜色,但是他卻在與陳英的力量對決中吃了虧,每一次對招,影子都會被陳英的大力彈開,越來越遠離臥室門口。

與陳英對戰著,影子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緊張。

終於,由於分神去看窗外的情況,影子的肩膀陳英的軍刺深深的紮了一下,頓時鮮血長流。

“怎麼了?在等待你的那些幫手?不用在等了,他們已經全死了。”看著影子,陳英冷笑一聲。

“怎麼可能?我的那些手下怎麼可能被彆人殺死?”被陳英說中了心事,影子終於無法維持臉上那一抹淡定的表情。

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陳英緩緩出聲,“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一個叫夜鷹的組織?”

“夜鷹?”愕然重複一遍,影子的神情一下子變得無比驚恐,“夜鷹,難道你是,,!”

想要說出後麵的話,可是他卻已經永遠冇有機會開口了,一縷青煙浮上,影子的後腦暴起了一片血光,她已經被一顆子彈洞穿了後腦。而那子彈的來源正是他從窗戶上破開的那個洞。

隨著影子倒地,幾個夜鷹的成員也從門外走了進來。

“組長。”看到陳英,那幾個冷漠的夜鷹成員問好出聲。

點點頭,陳英不帶表情的出聲,“把這裡清理一下,十分鐘,要恢複原樣。”

“是!”整齊的應答一聲,幾個夜鷹成員立刻開始了動作,對這些人的能力絕對放心,陳英知道,現在的陶昕已經安全了。

打開臥室的門,陳英走了進去,重新找到一張被子放好,陳英從衣櫃裡把陶昕抱了出來,輕輕的放在床上。

坐在床邊,陳英溫柔的看著陶昕甜美的睡容,睡夢之中,陶昕的小鼻子依舊精巧的皺著,似乎還在生氣陳英為什麼要捏她。輕輕伏下身,陳英吻了一下陶昕紅撲撲的臉蛋。

此刻陶昕睡的很安詳,皮膚瑩白之中透著一絲紅暈,顯得極為健康,十分可愛。

“不論如何,我都要好好的保護你,不讓你受一點兒傷害。”看著如瓷娃娃一般精緻的陶昕,坐在床邊,陳英輕柔的出聲。

雖然在睡夢之中,可是陶昕彷彿也聽到了陳英在說什麼,豐潤的嘴唇微微牽動,畫出了一個迷人的弧線。

包紮了一下自己的傷口,又靜靜的陪陶昕坐了一會兒,直到外麵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畢,陳英方纔帶上了遊戲頭盔,重新回到遊戲。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