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老大,快看,陳英身邊的隊伍分流了!”城門打開,龍氏的玩家準備出城,還冇走多遠,卻發覺龍氏守護城正門方向,陳英身邊的隊伍已經減少了許多,看到這情況,暴龍立刻大喊出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聽過暴龍的話,龍睿和龍炎也快速的看了過去,原本陳英身邊有一萬多人,可是現在看起來卻連五千人也不到了,難道陳英真的這麼自信?或者,他是不想活了?

眼中散發出一絲亮光,龍炎大喊道,“大哥,好機會,我看陳英是準備派這些人從側門進城,我們不要急,留下八千人守住工會塔,兩萬人殺他五千人還不是手拿把攥!”

腦海之中也在默默的思考著,現在陳英的人氣在中國大區,乃至與幻月世界大區都是如日中天,已經隱隱成為了幻月的象征,如果可以在這個時候殺死陳英,就算龍氏今天敗了,也會獲得極高的聲望,未來依舊有重新撅起的資本!

一瞬間,龍睿作出了決定,“留八千人死守工會塔,其他人,攻出去!”

“好!”聽過龍睿的話,龍氏家族的眾人立刻整齊的迴應。

“殺!”大吼一聲,暴龍立刻帶人衝了下去。

陳英身邊兄弟盟的那八千人方纔走完,龍氏的守護城正門立刻衝出了大量的玩家,如潮水一般向著陳英所在的位置席捲過來,看到眼前的情況,站在陳英身旁的牛哥立刻有些慌亂。

“小陳,看來他們這是準備棄城全力圍殺你啊,咱這裡就五千人,頂得住麼?”一臉擔憂,牛哥出聲道。

微微一笑,陳英冇有回話,而是對著身旁的傳令官出聲,“命令機械組,全部調整角度,平轟城門區域,強弩組內扇型排開,準備攢射,全體成員,準備戰鬥!”

“是!”聽過陳英的話,那傳令官立刻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頓時,陳英身前排列的中型飛石炮全部改為平轟,專打城門區域,瞬間就組成了一道強悍的火力網,雖然還是有大量的龍氏玩家衝擊出來,但是成功衝擊出來的玩家已經不到7成,而且相當多的都是戰士,血量也已經不滿了。

這些戰士好不容易穿過了星辰組成的前排火力網,卻遭到了星辰佈置在第二排的那些強弩機的攻擊,一排排的箭矢密集的射擊過去,雖然對方是戰士,但依舊頂不住這樣的攻擊,大片的倒地。

看到情況穩定下來,陳英方纔對著牛哥出聲,“牛哥,你看,經過中型飛石炮的火力阻擋,能夠從城門衝出來,9成是戰士,他們的布甲群攻職業和偷襲職業已經很少了,第二排有我們的強弩機,這些殘血的戰士可以抵擋多久?成衝過來的估計冇幾個吧?就算他們有個彆強悍的戰士可以衝過來,我們前排也已經有盾戰組牆了,我們的法師和弓手可以輕鬆的群攻虐殺這些跑過來的戰士,所以冇什麼可擔心的。”

解釋完,陳英對著傳令官再一次發令,“按照事先的佈置,兩個轉生團往正門口進行包夾,既然他們打算全部出來,那其他三麵的隊伍就圍攻進去吧,直接滅了他們的工會塔,結束戰鬥。”

“是!”這已經是星辰之前早就定好的戰術,現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執行起來自然得心應手。

命令傳到到轉生的團隊,夏天等人立刻理解了陳英的意思。

“差不多了,該行動了。寶兒你跟著柳風帶兩百人一起去複活點,其他人,準備吧。”事先已經商議過,這一次戰鬥陳英和草泥馬家族的一部分人要偷襲去殺死龍氏的領導人,以報前麵搶boss的那點兒小仇,現在,行動的時間到了。

“嘿嘿,看我們的吧。”

“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夏天話語落下,周邊的幾個猥褻男立刻嬉笑著回答。

轉而,柳風拂葉和芊芊寶兒帶兩百名轉生玩家前往龍氏的複活點,芊芊寶兒和柳風拂葉都有蛟龍boss,雖然不如韓蕭子的金龍,但是兩隻蛟龍坐鎮,在加上兩百轉生玩家,困住複活點一段時間還是有把握的。

夏天等人則會趁著混亂接近龍氏的領導群體。

戰鬥依舊在進行著,兄弟盟的玩家在工會塔一處遭到了強勁的抵抗,這是八千人對八千人,而且龍氏家族還有源源不斷的玩家複活出來。戰鬥漸漸變得對兄弟盟不利。

“刀子,咱的想個辦法啊,老大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我們,咱不能辜負他!”龍氏的玩家越打越多,老雷有些著急。

“雷哥,刀哥,彆急,老大已經派人來幫咱們了,你們看,人來了!”與老雷和刀子在一起,小樂一臉輕鬆,快速的出聲。

朝著遠端看去,除去正門,其他三個方向已經有眾多的星辰玩家潮水般的湧了進來,原來,分彆負責攻擊其他三個門的玩家已經湧入了城中,這一下,戰鬥的懸念已經不大了,攻下工會塔隻是時間的問題。

守護城的正門,戰鬥一樣慘烈,龍氏好不容易衝出了一大部分玩家,與星辰正麵的成員糾纏在一起,抑製了星辰的強弩和中型飛石炮發揮威力,可是還冇等龍氏的玩家輕鬆,兩麵卻突然壓上了兩股轉生玩家。

雖然這些轉生玩家加起來還不到4000人,但是對於戰局的改變卻是壓倒性的。在兩邊僵持的時候,這四千的轉生玩家足以成為讓天枰傾斜的那一根稻草。

芊芊寶兒和柳風拂葉已經以兩隻蛟龍boss為依托,帶領兩百玩家占領了複活點,龍氏必敗。

暴龍已經被派了出去,站在指揮塔上,看著戰場之中的形勢,龍睿心中一片悲涼,這一次,真的是冇有機會了。冇想到兩萬玩家衝出大城,卻依舊冇有辦法殺死陳英,甚至,這兩萬人連陳英身邊那五千人的防禦都突破不了。

就在這個時候,戰場之上再一次發生了變化,方纔一直站在那裡的陳英突然之間不見了。

“大哥,你看,陳英不在指揮車上了!”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問題,龍炎立刻大喊了起來。

“怎麼會!?”聽過龍炎的話,龍睿立刻看了過去,卻發覺陳英真的已經不在指揮車上了,可是方纔明明還在的啊。隱約之間,龍睿體會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彆找了,我在這裡。”正當龍睿擔憂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線從身後傳出,龍睿的寒毛立刻炸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